杏林昔拾 专题研究中医古籍经方论道
专题研究
条文
方剂
中药
病证
医案
中医古籍
伤寒论类
金匮要略类
经方论道
12345
任应秋
任应秋
82条真武汤
  【校勘】《玉函经》:“发汗,汗出不解”作“发其汗而不解”;“”字下有“而”字。《脉经》《千金要方》《千金翼方》:“真武”作“玄武”。【音义】,见第38条。擗,音僻,倒也。振振,《医宗金鉴》云“耸动不已”貌。【串解】《医宗金鉴》云:“大汗出,仍热不解者,阳亡于外也;心下悸,筑筑然动,阳虚不能内守也;头眩者,头晕眼黑,阳微气不能升也;身动者,蠕蠕然动,阳虚液涸,失养于经也;振,耸动也,振振欲擗地者,耸动不已,不能兴起,欲堕于地,阳虚气力不能支也。”总之,这是汗后亡阳,表里上下俱虚的证候,因而用真武汤的…
刘渡舟
刘渡舟
81条
  伤寒论第81条
  来源:伤寒论诠解
  课题:81.凡用栀子汤,病患旧微溏者,不可与服之
  【解析】本条提出了栀子汤的使用禁忌。“凡用”二字,概括了第79~84条的栀子诸汤证。“旧微溏”,乃指宿疾,即素日脾胃阳虚或脾肾阳虚之人,而大便经常溏泄。此时即使有火郁胸膈之虚烦证,也应慎用栀子诸汤。因为栀子苦寒,走而不守,易伤脾肾阳气而使溏泄更甚。若非用栀子不可时,亦当减少用量,或仿上条栀子干姜汤寒热并用之法,酌加温补脾肾的药物。只要对邪正、寒热、上下能以统筹兼顾,就可以避免医疗失误。综上所述,栀子诸汤证除共有“虚烦”主证外,其兼证有少气、呕吐、胸中窒、心中结痛、腹满卧起不安、中寒下利等证,诸证虽异…
任应秋
任应秋
81条
  伤寒论第81条
  来源:伤寒论语译
  课题:81.凡用栀子汤,病患旧微溏者,不可与服之
  【校勘】《玉函经》:“汤”字下有“证”字;“病”字作“其”字;没有“旧”字。【音义】溏,音唐,大便里水分多而稀薄,所以一般叫作“溏泻”。【串解】成无己云:“病人旧微溏者,里虚而寒在下也,虽烦则非蕴热,故不可与栀子汤。《内经》曰:先泄而后生他病者,治其本,必且调之,后乃治其他病。”这条说明栀子汤是寒凉药,便微溏是肠道吸收机能衰减的里寒证,不能无选择地一概应用。【语译】凡是使用栀子豉汤时,如病人素常便稀薄而有里寒证,便不能随便使用了。
小昔
小昔
85条
  伤寒论第85条
  来源:伤寒论
  课题:85.疮家,虽身疼痛,不可发汗,汗出则痓。
  疮家,虽身疼痛,不可发汗,汗出则痓。
小昔
小昔
84条
  伤寒论第84条
  来源:伤寒论
  课题:84.淋家,不可发汗,发汗必便血
  淋家,不可发汗,发汗必便血。
小昔
小昔
  伤寒论第83条
  来源:伤寒论
  课题:83.咽喉干燥者,不可发汗
  咽喉干燥者,不可发汗。
小昔
小昔
82条
  太阳病发汗,汗出不解,其人仍发热,心下悸、头眩、身瞤动,振振欲擗(一作僻)地者,真武汤主之。真武汤方茯苓 芍药 生姜(切)各三两 白术二两 附子一枚(炮,去皮,破八片)上五味,以水八升,煮取三升,去滓,温服七合。日三服。
小昔
小昔
81条
  伤寒论第81条
  来源:伤寒论
  课题:81.凡用栀子汤,病患旧微溏者,不可与服之
  凡用栀子汤,病患旧微溏者,不可与服之。
刘渡舟
刘渡舟
80条栀子干姜汤
  伤寒论第80条
  来源:伤寒论诠解
  课题:80.伤寒医以丸药大下之身热不去微烦者栀子干姜汤主之
  【解析】本条论述虚烦兼中寒下利的证治。“丸药”指汉时流行的一种泻下成药,常见制剂有两种,一是以巴豆为主要成分的热性泻下剂;一是以甘遂为主要成分的寒性泻下剂,作用均较峻猛。伤寒病在表,误用丸药大下,为治不得法,徒伤中气,以致太阳之邪内陷胸中,而见身热不去,微烦。言“微烦”,似较上述心烦不得眠,心中懊,反复颠倒之烦略轻一点而已。大下之后,脾阳受伤,运化失职,故当有续自下利之证。治以栀子干姜汤,既清热除烦,又温中止利,此即寒热并用不悖之法。
任应秋
任应秋
80条栀子干姜汤
  伤寒论第80条
  来源:伤寒论语译
  课题:80.伤寒医以丸药大下之身热不去微烦者栀子干姜汤主之
  【校勘】《玉函经》《脉经》:“丸”作“圆”。栀子干姜汤方。《玉函经》:“三升”“一升”下,没有“半”字;“吐”字上有“快”字。【句释】“丸药”,王宇泰云:“丸药,所谓神丹甘遂也,或作巴豆。”是否如此,仍不能肯定,总是汉时俗医习用的泻下丸剂。【串解】喻嘉言云:“丸药大下,徒伤其中,而不能荡涤其邪,故栀子合干姜用之,亦温中散邪之法也。”伤寒应先解表,不解表而用下药,是表未解而里又虚,演成上热下寒的局面,因而用干姜温下寒,振奋胃肠机能,栀子清上热,即所以除烦。【语译】患太阳伤寒证,不先行解表而遽用泻下…
刘渡舟
刘渡舟
79条栀子厚朴汤
  伤寒论第79条
  来源:伤寒论诠解
  课题:79.伤寒下后,心烦、腹满、卧起不安者,栀子厚朴汤主之
  【解析】本条论述虚烦兼腹满证治。“心烦”、“卧起不安”与“心烦”、“反复颠倒”词异而义同。“腹满”即腹胀。伤寒见心烦、腹满,当认真辨证。若腹满而痛、大便秘结者,多属阳明腑实;若腹满不痛,二便尚调,则多属气机壅滞。本条为“伤寒下后”之证,可知表邪已化热入里。火郁胸膈则心烦、卧起不安;热及脘腹,气机被郁,而见腹满。但其热并未与有形之物相结,仅是无形之热蕴郁胸腹,故治以栀子厚朴汤清热宣郁,利气消满。栀子厚朴汤即小承气汤去大黄加栀子而成,亦可以看做是栀子豉汤与小承气汤化裁的合方。因其腹满仅是气滞而无腑实…
任应秋
任应秋
79条栀子厚朴汤
  伤寒论第79条
  来源:伤寒论语译
  课题:79.伤寒下后,心烦、腹满、卧起不安者,栀子厚朴汤主之
  【校勘】《玉函经》《脉经》《千金翼方》:“心烦”作“烦而”两字。栀子厚朴汤方。《玉函经》:“枳实”下无“水浸”两字。成无己本、《玉函经》:“炙令黄”作“去穰炒”。成无己本、《仲景全书》“上”字作“已上”两字。《玉函经》:“三升”下无“半”字。《千金翼方》:“吐”字上有“快”字。【句释】“心烦”,即前条所说的虚烦。“卧起不安”,即前条(第76条)所说的“不得眠”症状。【串解】《医宗金鉴》云:“论中下后满而不烦者有二,一热气入胃之实满,以承气汤下之,一寒气上逆之虚满,以厚朴生姜甘草半夏人参汤温之;其烦…
刘渡舟
刘渡舟
78条栀子豉汤
  【解析】本条论述火郁影响血分而见心中结痛的证治。“伤寒五六日,大下之后,身热不去”,而不见恶寒,说明邪已化热,与伤寒表证初起不同。以方测证,可知表邪已化热入里。火热郁于胸膈,必有心烦懊等证。然本证火郁所及,不仅影响气分不和,而且进而影响血脉不利。心主血脉,不通则痛,故见“心中结痛”之证。“心中结痛”较“胸中窒”之证更为深重。因其病因仍是火郁,故仍用栀子豉汤治疗,不必再加丹参、郁金等活血化瘀药物。由此联系到《医宗金鉴》所载之“截法”治疗心痛,方用栀子、乌头二药,偏热者重用栀子,偏寒者重用乌头,以及…
任应秋
任应秋
78条栀子豉汤
  【校勘】《玉函经》:“未欲解也”句作“此为未解”。【句释】“心中结痛”,徐大椿云:“结痛,更甚于窒,栀子豉汤主之,按胸中窒结痛,何以不用小陷胸,盖小陷胸证乃心下痛,胸中在心之上,故不得用陷胸。”是“心中”即“胸中”,心中结痛,仍然是食管的病变了。【串解】柯韵伯云:“病发于阳,而反下之,外热未除,心中结痛,虽轻于结胸,而甚于懊矣。”这可能是急性食道炎症之类。【语译】五六天来本是患的太阳伤寒病,表证还存在,便遽然用大量的泻下剂,结果,不仅发热不退,并增加了胸腔部的结痛症状,这说明病况还在演进,可以用…
刘渡舟
刘渡舟
77条栀子豉汤
  伤寒论第77条
  来源:伤寒论诠解
  课题:77.发汗,若下之,而烦热胸中窒者,栀子豉汤主之
  【解析】本条论述火郁影响气分而见胸中窒塞的证治。心主血,肺主气,二者同居胸中。火郁胸膈,既可影响气分不和,亦可影响血分不利。本条所论则是火郁之邪使胸中气机不畅而见“烦热,胸中窒”的证候。“烦热”,或谓心烦、身热;或谓因热而烦,心烦特甚,二说皆通。窒者,塞也。“胸中窒”,指胸部有堵塞憋闷不畅快之感。本证是在前述虚烦不得眠的证候基础上出现的,因其仅觉窒塞而无疼痛,说明火郁所及,只在气分而尚未影响血分。治则仍用栀子豉汤清散火郁。火郁得宣,则气机自然畅达,其证自会迎刃而解,故不必加用枳壳、香附一类理气之…
任应秋
任应秋
77条栀子豉汤
  伤寒论第77条
  来源:伤寒论语译
  课题:77.发汗,若下之,而烦热胸中窒者,栀子豉汤主之
  【校勘】《脉经》:“窒”作“塞”。《千金要方》:“窒”字下有“气逆抢心”四字。【音义】窒,音至,塞也。方有执云:“邪热壅滞而窒塞,未至于痛,而比痛较轻也。”【句释】“烦热”,程应旄云:“烦热二字互言,烦在内,热在外也。”【串解】张锡驹云:“热不为汗下而解,故烦热;热不解而留于胸中,故窒塞而不通也。”陆渊雷云:“栀豉诸汤,能治轻证膈噎,可知胸中窒即指膈噎,所谓食管狭窄病也,盖因食管黏膜干燥,咽物不能滑利之故。”【语译】已经过发汗,又经过泻下,而出现发热、烦躁、胸腔窒塞等症状时,可以服用栀子豉汤。
刘渡舟
刘渡舟
76条栀子豉汤
  发汗后,水药不得入口为逆,若更发汗,必吐下不止。【解析】本条论述因于误汗以致发生吐下不止的变证。发汗后致使水药不得入口,可知发汗不当而使胃气受伤,这种治疗上的错误,是不顺于理的,故曰“为逆”。若再发汗,则为一逆再逆,必更伤中阳。伤于胃的反应是呕吐不止,伤于脾的反应是下利不止。可见治法若使用不当,不仅不能愈病,反而使病情加重,故临床不可不慎。发汗吐下后,虚烦不得眠;若剧者,必反复颠倒,心中懊,栀子豉汤主之。【解析】本条论述热扰胸膈的证治。邪在表宜汗,在胸当吐,在腹应下。故汗吐下均为邪实而设。今汗、…
任应秋
任应秋
76条栀子豉汤
  【校勘】《脉经》:“发汗吐下后”句,“汗”字下有“其”字。《玉函经》:没有“若更”以下九字。成无己本、《玉函经》:“发汗吐下”以下,另析为一条;“发汗吐下后”句上有“伤寒”两字。《千金翼方》:没有“若剧”的“若”字和“必”字。《外台秘要》:“者必”两字作一“则”字;“心中懊”作“心内苦痛懊。”栀子豉汤。《脉经》《千金翼方》:汤名无“豉”字。成无己本、《玉函经》:栀子“个”作“枚”。《外台秘要》:“二升半”下有“去滓”两字;“取”字上有“更”字。《玉函经》《千金翼方》:“吐”字上有“快”字。栀子甘…
刘渡舟
刘渡舟
75条
  【解析】本条论述重发汗以致心肾阳虚的证候。“病人手叉自冒心”,是形容病人以双手护持于心前区的表现,凡有所冒,必有所苦,据情可知患者当有心悸一证。然心悸有虚、实之异,凡实者,必自护而拒按;凡虚者,则喜按而使悸动减缓。本证属虚、属实,尚须作进一步诊断。医生遂嘱病人咳嗽,若病人毫无反应,说明其人“耳聋无闻”。况又见于重发汗之后,故属虚证无疑。因汗出太多,伤及心阳,则心悸而“手叉自冒心”;伤及肾气,肾开窍于耳,肾气虚则“必两耳聋无闻也”。由于造成心肾两虚、心悸、耳聋的原因,是发汗太重或多次发汗的结果,故…
任应秋
任应秋
75条
  【校勘】《脉经》:“手叉”作“叉手”。《玉函经》《脉经》《千金翼方》:“不咳”作“不即咳”;“重发汗”作“重发其汗”;“如此”两字作“也”字。《玉函经》、成无己本:“发汗后”以下十四字,另析为一条。《玉函经》《脉经》《千金翼方》:“多”字下有“者”字。【句释】“饮水多必喘”,第71条云:“饮水者,少少与饮之,令胃气和则愈”,假如短时间饮水太多,胃肠吸收不及,水势上侵,因而作喘。“水灌”,成无己云“冷水灌洗”,钱潢云“冷水灌濯”,可见“水灌”是冷水疗法之一。【串解】张璐云:“此示人推测阳虚之一端也。…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