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林昔拾 专题研究中医古籍经方论道
专题研究
条文
方剂
中药
病证
医案
中医古籍
伤寒论类
金匮要略类
经方论道
杏林昔拾 » 专题研究 » 病证
腹痛
1#
小昔
小昔
  标题:腹痛
腹痛临证指南
2#
姚国美
姚国美
  标题:腹痛
  来源:诊断治疗学讲义
大腹隐隐作痛,喜按,得温稍减,不食不饥,脉沉而迟,乃中土虚寒,法宜温化,《外台》附子汤主之;虚冷甚者,附桂理中汤主之。
《外台》附子汤:附子 炙甘草 干姜 半夏 白术 陈仓米 大枣
附桂理中汤:附子炮 肉桂 白术陈壁土炒 人参 干姜炮 甘草炙
小腹奔豚作痛,肠间沥沥有声,乃肾阳不能化水,水气相搏,宜温肾化气,苓桂术甘汤主之。
胸胁痞满,少腹作痛,痛有定所,按之有块者,此属癥结,拈痛丸加乳没、橘皮;若或聚或散,痛无常处者,乃气郁成瘕,与新定吴茱萸汤。
拈痛丸加乳没、橘皮:五灵脂 蓬莪术煨 木香 当归 乳香 没药 橘皮
新定吴莱萸汤:吴茱萸黄连茯苓半夏人参木瓜生姜
腹中奔响作痛,痛即泄泻,色青,脉弦者,乃木土不舒,宜肝脾两治,痛泻要方主之;
若泻痢病后,利止而痛绵绵不休者,此属营气不和,主以芍药甘草汤,温气分则加肉桂,和血分则加当归之类。  
腹中急痛,时作时止,热手按之不减,脉洪数者,此火热之气郁于小肠,法宜苦温宣泄,可与栀子、乌药、黄连、木香、香附之类治之。
若腹痛胀急,溺赤便秘,甚则潮热谵语者,此为热结,治以咸寒,调胃承气汤主之。
小腹坠胀,或硬满作痛,按之有块,大便色黑,小便自利者,主有蓄血,轻则失笑散,重则桃仁承气汤。
痛时耕起,往来上下,按之不见,口吐清涎,甚则腹现青筋,或唇生白点,乃虫积内扰,宜理中安蛔散或乌梅丸。
理中安蛔散:白术 茯苓 干姜 川椒 乌梅 人参
3#
姚国美
姚国美
  标题:腹痛
  来源:病理学讲义
脾为坤土,腹其所司,故昔贤有云:腹痛者,脾病也。然同循其外者,有冲任及三阴经脉,杂处其内者,有大肠、小肠、膀胱,而焦膜更漫布其腔,血室夹居膀胱之后。或脏腑自失通畅,或经脉因外邪所阻,邪正相搏,皆足以致腹痛。故腹分三部,随其所主,而痛各应之。三部者,脐以上曰大腹,其痛应脾,证如太阴中寒;脐以下曰小腹,其痛应肾,证如阳虛奔豚;小腹两侧曰少腹,其痛应肝,证如郁结癥痕。以脾主中宫,肾主下焦,肝主两侧也。若邪传大小肠,为结为泄,则痛多绕脐;邪客焦膜,为膨为胀,则痛散满腹,亦有膀胱疝气,及女子经前作痛,本关冲任血室,而痛在小腹;及热入血室,而痛在少腹者。皆以其所居之地,而现痛于各部耳。夫痛属各经者,既可以部位而分,则痛之原因,亦未尝不可以情状而辨。大抵隐隐作痛者,多因于寒,以寒则凝敛,阳气不舒也;痛兼胀急者,多因于热,以热则膨胀,其性急迫也;若寒热骤闭,则腹中绞痛,以气机暴阻,脏腑经脉,顿失安宁也。以上皆因于气,病属无形。至于有形之邪,则或因食,或因痰,或因血与虫。因于食者,滞积中焦,气机为阻,故寒滞则腹满而痛,痛则欲便,便则痛减,不思饮食,食则嗳腐吞酸;热结则腹满坚结,肠中急痛,便秘溺赤,甚且潮热谵语。因于痰者,阳气遏郁,清不升而浊不化,故痛辄眩晕,甚且呕冷涎,下白积。血痛则小腹坠胀,或少腹硬满,甚则按之有块,大便色黑,小便自利,以血停为瘀,阻塞脉络,病在血分,而水气尚行也。虫痛则痛时耕起,往来上下,按之不见,心中懊浓,口吐清涎,饱安饥甚,以虫扰无常,得食暂安也。以上皆病属有形。无形者统之以气,有形者统之以滞。气则聚散无常,痛无定处;滞则积聚不移,痛有常所。无形者多虚而喜按,有形者多实而拒按。虽亦有无形之热气作痛,按之不减。有形之虫痛耕起,而按之不见者,但一则必不拒按,一则必不喜按,加以兼证显异,自易置辨。然有不可不知者,有形之滞,亦莫不因于无形之气。以气行则津布血行,饮食得化精微,虫亦无自而有;气滞则津停为痰,血蓄为瘀,食积为滞,阻塞腐化,虫得乘机繁殖矣。故治腹痛之无形者,但调其气;有形者,则攻滞之外,必当更行其气,气行则滞自消,所谓治病必求其本也。
4#
万泽东
万泽东
  标题:腹痛
  来源:万泽东医案
腹痛指痛在胃之下部、脐周围及少腹部而言,不包括因其他疾病(如吐泻、痢疾、癥瘕、妇科病)而引起的腹痛,是以单独出现的腹痛而言。其原因不外乎寒、热、食、虫、气等。在辨证上必须分清寒、热、虚、实。腹痛拒按,或食后痛甚者,属实;喜按,或食后痛减者,属虚;走窜不定,散者痛减,聚者痛甚,属气;痛处不移,按之有块,属血;肠管膨起,手按则痛,属食;腹中起包块,痛而能食,属虫。再辨新痛、久痛;在脏、在腑,或在经络。经曰:“通则不痛,痛则不通”。在治疗上,宜辛散温通,初用通腑,久用通络。
返回病证
姚国美·腹痛《诊断治疗学讲义》
姚国美·腹痛《病理学讲义》
万泽东·腹痛《万泽东医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