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林昔拾 专题研究中医古籍经方论道
专题研究
条文
方剂
中药
病证
医案
中医古籍
伤寒论类
金匮要略类
经方论道
杏林昔拾 » 专题研究 » 病证
黄疸
1#
小昔
小昔
  标题:黄疸
黄疸临证指南
2#
姚国美
姚国美
  标题:黄疸
  来源:诊断治疗学讲义
黄如橘子色,小便不利而赤,大便秘,脉大者,此热邪偏胜,名曰阳黄,宜苦寒兼透,茵陈蒿汤主之;若里邪未实,身热心烦者,可与栀子柏皮汤;若寒湿遏郁,瘀热在里,身热无汗者,宜麻黄连翘赤小豆汤以宣透清利。
色黄如晦,身重便溏,腹满,小便不利者,此湿邪偏胜,名曰阴黄,法宜化气除湿,茵陈五苓散主之;甚则小便自利,身寒,脉迟者,与茵陈附子汤以助其阳;或四肢逆冷而呕者,与茵陈吴茱萸汤以通其厥。
茵陈吴茱萸汤:茵陈 吴茱萸 附子 干姜 木通 当归
发黄烦热,食已如饥,或食难用饱,饱则头眩,心胸不安,腹满不减,此食郁化热,名曰谷疸,茵陈蒿汤主之;发黄,心中懊侬而热,甚则如啖蒜齑状,不能食,时欲吐,小便不利,名曰酒疸,乃湿热上干,宜藿枇饮清胃降逆,或葛花解酲汤以解酒毒;若湿热壅盛,犯上则心下痞满,传下则小便癃闭,宜茯苓茵陈栀子汤,苦泄而兼渗利。
藿枇饮:藿香叶 枇杷叶 陈皮 干葛 茯苓 枳犋子 桑皮
茯苓茵陈梔子汤:栀子 茵陈 黄连 枳实 黄芩 苍术 白术 青皮 汉防己 泽泻 茯苓 猪苓 长流水煎服。
发黄,额上黑,微汗出,手足中热,薄暮即发者,为女劳疸,瘀热偏实,则小腹急满,宜硝石矾石散泄其淤浊;偏虚则小便自利,精神困倦,举动无力,宜《宝鉴》小菟丝子丸以培补之。
硝石矾石散:硝石熬黄 矾石烧 各等分为散,大麦粥汁和服方寸匕,日三服。病随大小便去,小便正黄,大便正黑,是其候也。
《宝鉴》小菟丝子丸:石莲肉二两 菟丝子五两酒浸 白茯苓一两 怀山药二两内七钱半作糊 为末,山药糊丸,温酒盐汤下;腰脚无力者,木瓜汤下。
汗出沾衣如柏汁,但身目均不现黄,名曰黄汗,或因汗出人浴,水入毛孔,或因汗出当风,风湿相合,一宜黄芪汤助卫清透,一宜桂枝黄芪汤益气解肌。
黄芪汤:黄芪 赤芍 茵陈 石膏 麦冬 豆豉 甘草 竹叶 生姜
3#
姚国美
姚国美
  标题:论黄疸
  来源:病理学讲义
黄者,中央戊已之色。脾胃均属中土。脾为已土,体阴而用阳;胃为戊土,体阳而用阴。两者相协,则胃纳谷食,脾行谷气,水精四布,输养经脉。苟一旦失调,脾阴胃阳,不能相济,则运输失常,疾病丛生。但纯阳无阴者,仅现阳明燥热,纯阴无阳者,仅现太阴寒湿,尚不致成黄疸,必因阴阳错杂,湿热交侵,湿郁生热,热郁蒸湿,狼狈为患,酝酿于中,水谷精微,为其所变,犹曲酱以罨,郁而转黄,淫于肌肤,彻于周身,而疸乃成。《经)所谓“湿热相交,民当病疸”是也。其证一身面目悉黄,而目黄又为其特征。盖目为诸经脉所系,湿热弥漫上升,诸经受害,目必现黄。故《经》云:目黄者曰黄疸。但以脾胃之强弱不同,湿热之偏胜各异,而黄亦有明晦之分。热胜于湿者,则湿从热化,病偏于阳,阳主明,故所蒸之色若橘黄之鲜明;湿胜于热者,则热被湿化,病偏于阴,阴主晦,故所蒸之色若熏黄之黑晦。此仅就发黄一证辨之。至其兼证,则偏于阳者,必多阳象,如仲师所谓“发热,渴欲饮水,胸满口燥”之类;偏于阴者,必多阴象,如仲师所谓“欲自利,腹满而喘,不可除热,热除必哕"之类。惟疸病虽现于表,而实根于里。其湿热之偏胜,尤必于二便证之,大便燥结者属热胜,以热伤津液,大肠失润也;大便不坚者属湿胜,以湿性满腻,燥气无权也。若小便不利而黄,则热胜、湿胜者皆有之。盖膀胱者,州都之官,司水道。若热胜则水道塞闭,湿胜则气化不行。故均小便不利。湿热蒸变,浊气下流,故均小便发黄。特热胜不利之黄,必短涩而赤;湿胜不利之黄,则短而浑浊。亦有小便自利,溺色不变者,则又湿胜属虚之变例也。考《金匮》论瘅(瘅与疸通),名称不一,因饮食伤脾而得者,名曰谷瘅;因酒后胃热,醉卧当风人浴而得者,名日酒瘅;因色欲伤肾而得者,名曰女劳瘅。其现证虽不外阴阳两途,要各以所因而具特象。如食已如饥,或食即头眩,心胸不安,为谷瘅之特征,以胃热善消,食人又适足以助湿热而增逆满也。心中憹而热,甚则如噉蒜齑状,不能食,时欲吐,为酒瘅之特征,以酒气熏心,而味归脾胃,湿热内雍,则不能食,湿热上冲,则时欲吐也。额上黑,微汗出,手足中热,薄暮即发,膀胱急,小便自利,为女劳瘅之特征。以热在阴分,下焦虚,又不能制水,黑为肾色,而上犯离位,乃相克之逆象。酒疸病久,虽亦现黑,但黑而微黄,不似女劳疸之黧黑也。更有似黄疸而实非黄疸者,如黄胖之色黄多肿,但目不黄,或洋洋少神,必吐黄水,毛发皆直,好食生米土炭之类,虽病根都发于脾,然疸由脾经湿热,黄胖则由虫与食积侵蚀焦灼所致。又如黄汗之汗出,沾衣如黄柏汁,但身目均不现黄,以身热汗出入浴,水入毛窍而成。是以虽多类似,然皆易辨。至于胆黄则酷肖黄疸,而难卒辨,以其证身目俱黄,与黄疸无二也。特其受病,乃因大惊大恐致伤胆经,胆气散而胆液泄,故神志昏沉,毫无湿热之象。其来也骤,与黄疸之因湿热而渐来者不同为可辨耳。三者本宜别论,以其与黄疸相似,故附及之。
4#
熊寥笙
熊寥笙
  标题:熊寥笙黄疸论治
  来源:中医难症论治
黄疸早在古代经典著作中已有记载,如《内经•平人气象论》说:“目黄者曰黄疸”“溺黄赤,安卧者黄疸”。《六元正纪大论》说:“湿热相交,民病黄疸。”后汉张仲景著《金匮要略》分为“五疸”。隋巢元方《诸病源候论》分为“九疸”,元朱震亨《丹溪心法》说:“疸不必有五,同是湿热。”丹溪此说,可谓开门见山,一语中的。他将黄疸分阳黄阴黄两型,尤为扼要,黄疸病的成因,大都由于感受时疫(病毒),湿浊之邪,或饮食不洁,内蕴中焦,郁蒸脾胃,脾壅肝郁所致。脾壅则失其健运,肝郁则失其疏泄,于是胆液不得下泄,溢于皮肤,遂发为黄疸。湿与热结,湿从热化,则发为阳黄。脾肾两虚,中阳不振,健运失职,湿从寒化,则发为阴黄。湿热夹毒,热化为火,毒入营血,胆液溢泄,则发为急黄。
黄疸辨证要点,根据其病因病理,主要可分为阳黄、阴黄与急黄三型。
阳黄证:湿从热化,瘀热在里,胆热液泄,与胃之浊气共并,上不得越,下不得泄,熏蒸郁遏,病发于腑,主治在胃。症见皮肤鲜黄如橘子色,发热口渴,胸脘闷满,纳差厌油,右胁轻则隐痛,重则拒按,小便黄或涩赤,舌红苔黄,脉象弦数。如热重则发高热,口烦渴,大便结,小便短少,色深黄。如湿重则低热,口干不渴,头重身倦,胃纳呆少,大便稀溏,小便不利,舌苔白腻,脉象濡缓。
阴黄证:湿从寒化,脾阳不振,胆液为湿所阻,浸润肌肉,逆于皮肤,病发于脏,主治在脾。症见肤色如熏黄,晦暗无华,神疲体倦,胃纳甚少,右胁隐痛,脘腹胀闷,大便溏泻,小便淡黄,舌淡滑,脉象弦缓。如寒重则形寒肢冷,腹满胁痛,小便清,苔白滑。脉象沉细。如湿重则身重体倦,腹满肢肿,大便稀,小便黄,舌淡滑,脉象弦缓。
急黄证:毒盛化火,深入营血,治在厥阴包络。症见突然起病,高热发黄,烦渴胸闷,神昏谵语,烦躁不安,胁痛腹胀,便秘,衄血,或皮肤发斑疹,脉象弦数,舌绛无苔。
黄疸属湿热内蕴为患,治疗原则以“清热利湿为主”。治黄大法,主要不外汗、下、清、利、温五种,如能按表里先后灵活运用,自有得心应手之妙。
阳黄治法:有表证,治宜散热利湿,如麻黄连翘赤小豆汤;里湿热证,法宜清热解毒,利湿化浊,如甘露消毒丹;湿热瘀里之阳明里实证,法宜清热利湿,微利大便,如茵陈蒿汤。此三法,一散、一清、一下,为治阳明热盛发黄之正治法。
阴黄治法:太阴湿盛发黄证,法宜通阳利湿,如茵陈五苓散;中阳不足,或过用寒凉药物而成之阴黄证,法宜温阳化湿,如五苓散加干姜、茵陈,甚者可用茵陈理中汤。但若肢厥脉迟,可用茵陈四逆汤。此二法为治阴黄之正治法。
急黄治法:法宜清热、解毒、凉血,如犀角地黄汤。重者神昏谵语,加用安宫牛黄丸。
黄疸调理善后治法:法宜调和脾胃,不思饮食,舌苔不化,小柴胡汤;胁痛胸闷,神疲少食,逍遥散;体倦乏力,消化力差,五味异功散。
黄疸久不愈,肝脾肿大治法:法宜活血化坚,鳖甲煎丸、桂枝茯苓丸加减化裁。
5#
熊寥笙
熊寥笙
  标题:熊寥笙黄疸论治-选方用药
  来源:中医难症论治
证候既已辨明,选方亦属重要。方依法立,药随病变。上举各方,为治疗黄疸之常用方剂,如能灵活掌握,不难解决治黄问题。惟遣方用药时,医者务须匠心独运,灵机化裁,或一方单行,或复方兼施,方外有方,法外有法,不能执一而不知权,守成而不知变。故同一方剂,甲医用之有效,乙医用之不灵,此无它,病是变的,方是板的,如不因人、因时、因地,随症加减化裁,生搬硬套,是不能解决实际临床问题的。目前患黄疸的病人还比较多,为了执简驭繁,简化方剂,特将个人六十年之经验方两个,作一简介,以备参考。
利疸退黄汤:
组成:茵陈30g,金钱草60g,山栀子12g,玉米须30g,板蓝根30g,川郁金12g,败酱草15g。
功能:清热,退黄,除湿,利胆疏肝,恢复肝功。
主治:急性黄疸型肝炎。
适应证:一身面目俱黄如橘子色,小便黄赤,发热或恶寒,口干口渴,胸脘满闷,右胁隐痛,甚则压痛,胃纳差,厌油荤,舌红苔黄,六脉弦数。
加减法:热偏重,便秘腹满,加生大黄9g;胁痛加延胡索9g,醋炒研末吞,每次3g,衄血加白茅根30g。
湿偏重,身倦头重,腹胀便溏,舌苔白腻,六脉濡缓,去山栀子,加薏苡仁30g、广藿香9g、白茯苓15g。
方义:经云:“湿热相交,民病苦疸。”故治黄疸以清热利湿为主。本方以茵陈为君,性味苦寒,功能清热利湿,为退黄药之首选,兼能清血中毒素;金钱草性寒,利胆清热,退黄解毒,佐茵陈以加强退黄之力;玉米须甘平,功能退黄利水,三者合用,力量倍增,善能促进胆汁之分泌,加快退黄作用。败酱草苦寒,清热解毒,活血行瘀,能促进肝细胞再生和防止变性,能降酶降絮,对病毒有较强的抑制作用;板蓝根苦寒,清热解毒;栀子苦寒,清热利湿,凉血解毒;郁金苦寒,理气解郁,活血镇痛,共奏理气活血,清热解毒之效。黄疸型肝炎,为湿热相蒸,胆失疏泄,肝失条达,脾胃失其输化所致。治法关键在于清热除湿,利胆疏肝,故本方名曰利胆退黄汤。
疏肝理脾汤
组成:柴胡9g,制香附9g,制何首乌12g,炒丹参12g,纹党参12g,白术12g,三七粉(分三次呑服)3g,炒泽泻9g。
功能:疏肝理脾,调气活血,软坚通络,恢复肝功。
主治:无黄疸型肝炎。肝炎病程已久,黄疸已退,肝功不正常。
适应证:肝气郁结,脾虚食减,神倦乏力,胸脘痞闷,胁痛,四肢软弱,性情急躁,睡眠不佳,肝脾肿大,大便稀溏,小便短少,色微黄,舌淡红,苔薄白,脉弦缓。
加减法:本方为治肝炎久久不愈,肝功不正常之基础方。临床应用,必须结合具体病情加减施用。如湿热未尽,仍宜加茵陈、玉米须、泽泻等以利湿清热,如阴虚内热,舌红无苔,以银柴胡易柴胡,加麦冬、玄参、石斛等以育阴;如食滞不化,宜加鸡内金、麦芽、谷芽等以和中化滞。
方义:柴胡性味苦平,疏肝解郁为君,佐香附之辛平以理气镇痛。党参甘温,补中益气,白术甘温,健脾理中,共为臣药。“治肝之病,必先实脾”,故以参术为臣。何首乌性味苦温,擅长补肝血,丹参苦寒,活血祛瘀,善治肝郁胁痛,三七味苦性温,止血化瘀,消肿镇痛,并能软肝强心,三味合用,既补且攻,补不助邪,攻不伤正,此为善治。泽泻苦寒,利水济阴,佐参、术一补一泻,一开一合,相反相成,共奏补脾而不滞肝之效。肝病迁延日久不愈,肝郁脾虚,虚实互陈,必须攻补兼施,肝脾同治,故本方名曰疏肝理脾汤,亦治求其本之意。
根据《内经》关于黄疸病理的阐述,为湿热相交所致,不仅肝之一脏为病,与脾胃胆腑均有密切关系。脾与胃相表里,肝与胆相表里,肝胆又能疏达脾胃,故四者的关系十分密切。脾虚则生湿,故曰“黄疸病以湿得之”,利湿必须健脾,是为治本。胆失疏泄,肝郁为火,必须利胆疏肝。湿热久则化热,利湿必须清热。如脾阳虚,则湿从寒化,除湿又必须温阳。在整个黄疸病变过程中,其间治肝治胆,治胃治脾,或清热,或利湿,或理气,或活血,先后缓急,各有攸分,医者务须掌握分寸,不失机宜,如不从整体观念着眼,孤立的或治肝,或治胆,而置脾胃于不顾,是不够全面的。上述两方,利胆退黄汤,着重清热除湿,利胆退黄,治在胆胃,属热证实证者。疏肝理脾汤,着重疏肝理脾,调气活血,治在肝脾,为正虚邪实证。前方清热而不伤正,利湿而不损津,后方理气而不破气,活血而不耗血,照顾整体,较为全面。如能灵活掌握此两方而随证加减化裁,则执简驭繁,由博返约,乃治疸一大助也。
6#
万泽东
万泽东
  标题:论黄疸
  来源:万泽东医案
寒温病发黄一证,分为阴阳两种。湿从阳化,湿热郁蒸,为阳黄,其色鲜明,脉缓大有力;湿从阴化,属于寒湿,为阴黄,其色晦暗,脉迟细无力。二者皆以内停水湿为主因。由于致病诱因不同,在《金匮要略》又有酒疸、谷疸、女劳疸及虚黄、急黄等之分。在治法上不外乎阳黄里实便燥者,宜茵陈蒿汤下之;无表里证,但热盛者,宜栀子柏皮汤清之。阴黄较重者,宜茵陈四逆汤温之;若寒邪较轻而水湿内盛,大便溏、小便秘者,宜茵陈五苓散利之。至于阴黄转为环口黧黑而出冷汗、阳黄呈现身体枯燥色如烟熏,其治效甚缓。
返回病证
姚国美·黄疸《诊断治疗学讲义》
姚国美·论黄疸《病理学讲义》
熊寥笙·黄疸论治《中医难症论治》
熊寥笙·黄疸论治-选方用药《中医难症论治》
万泽东·论黄疸《万泽东医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