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林昔拾 专题研究中医古籍经方论道
专题研究
条文
方剂
中药
病证
医案
中医古籍
伤寒论类
金匮要略类
经方论道
杏林昔拾 » 专题研究 » 病证
咳嗽
1#
小昔
小昔
  标题:咳嗽
咳嗽证治
2#
熊寥笙
熊寥笙
  标题:咳嗽论治1
  来源:中医难症论治
《内经》说:“肺为咳。”外感内伤多种疾病,如感冒、哮喘、痰饮、肺痨等都可引起咳嗽。因此,《内经》又有“五脏六腑皆令人咳,非独
肺也”的说法。咳嗽的含义,前人每多误解,认为有声无痰叫“咳”,有痰无声叫“嗽”,有声有痰叫“咳嗽”。这种说法,由来已久,各大名家均附和其说,从未有人明辨其非者。考咳嗽一词,《辞源》解释为气上逆之证,余无别义。谁都知道有声无痰固然是咳,而有痰无声则不是嗽,因咳嗽连声而无痰者诚有之,若嗽之有痰者,必须由咳,痰乃随咳而出,是嗽必不能无咳。故咳可独言,而嗽则不能独言。若无声而痰出者,谓之痰饮,或从唾出,或从呕出,名曰呕吐痰涎,实非咳嗽。呕吐之痰,其痰在胃,从咽而出,咳嗽之痰,其痰在肺,咳时痰随咳而上,从喉而出。可见痰之在内,有在脏在腑之分,痰之出口,有由咽由喉之异。由此说明,只能说咳嗽有无痰的,有有痰的,有痰无痰,都叫咳嗽,才符合临床实际情况。
肺居至高之位,为五脏之华盖,主气,司呼吸,外合皮毛,主一身之表,其体至清至轻,为娇脏,寒热皆所不宜,外感邪气,内伤寒热,均能犯肺而致病。如遇风寒、风热外侵,邪束肌表,皮毛受邪,内从其所合,肺气不宣,清肃失职,气道不清,痰涎滋生,就会引起咳嗽;或感受燥气,气道干燥,肺津受灼,咽喉不利,痰涎黏结,亦易发生咳嗽。又"肺朝百脉”,为脏腑之华盖,七情饥饱,内有所伤,则邪气上逆,肺为气出入之道,五脏之邪上触于肺,即能引起咳嗽。如平素嗜好烟酒,好吃油炸火炕食物,化火化燥致咳;或劳役过度,情志郁结,火热上升致咳;或脾胃虚寒,贪食生冷,寒痰内生,上拢肺络致咳,咳嗽病虽然牵涉面广,病情极为复杂,但其病因病理,执简御繁,总的不外外感和内伤两途。
由于“五脏六腑皆令人咳”,又由于外感内伤皆可致咳嗽,因此,咳嗽一病,辨证极为繁琐,方书俱载,兹不重复。对于咳嗽辨证,要言不繁,古今论咳,莫如景岳,其论咳嗽云:“咳嗽之要,只有二证,一曰外感,一曰内伤。夫外感之邪,必由皮毛内入,盖皮毛为肺之合,而凡外邪袭之,必先入于肺,久而不愈,则必自肺而传于五脏也。内伤之咳,必起于阴分,盖肺属燥金,为水之母,阴损于下,则阳孤于上,水涸金枯,肺苦于燥,肺燥则痒,痒则咳不能已也。咳嗽虽多,总由肺病,而肺之为病,当分阴阳表里寒热虚实。盖外感之邪,阳邪也,阳邪自外而入多有余。内伤之咳,阴病也,阴气受伤多不足,此其大别也。”景岳此论,可谓孤住了咳嗽病辨证的要点。根据咳嗽病的病因病理,结合分型辨证,外感咳嗽,多属急性,可略分为风寒、风热、伤湿、伤燥四型。内伤咳嗽,多属慢性,可略分为肺火、湿痰、阴虚、阳虚四型。欲求详细辨证,可参考论咳专书,这里只能明其大略。外感病起病较急,多伴有外感表证,咳多整日不休。内伤病起病较缓,多无表证,咳多早晚为甚。外感咳嗽,治不及时,迁延反复,也可变成慢性。咳嗽辨证,多繁而寡要,如坠云里雾中,临证时使人不知所措。清医徐灵胎亦谓其研求咳嗽治法,四十余年而后稍能措手,可见治咳实非易事。
治咳嗽病,古人多存戒惧之心,信心不足,张三锡说:“百病唯咳嗽难医。”徐灵胎亦有《咳嗽难治论》的著述。其实,难治之病甚多,又何只咳嗽一病。主要由于咳嗽病情比较复杂,辨证实为不易,往往阴阳难分,表里夹杂,寒热错杂,虚实兼夹,不能一见了然,遣方用药,稍有不当,皆非所宜,因此说难治,到也不无所见。肺为娇脏,太寒则邪气凝而不散;太热则火灼金而动血;太润则生痰饮,太燥则耗津液;太泄则汗出而阳虚;太涩则气闭而邪结。肺为清虚之腑,空阔无尘好比太虚之境,一点尘埃也不受最好,所以治法一或有差,动辄得咎。然则治咳之法奈何?曰:随其阴阳表里寒热虚实而治之,则得之矣。总括治咳要点,约分六法:
1.治分内外:外感宜解散,内伤宜清理。
2.治分四季:春气上升,润肺抑肝。夏火炎上,清金降火。秋湿热甚,清热利湿。冬风寒重,解表行痰。
以上虽分四时,临证又当从权。时令气候能影响人体,病因体异,医者必须灵活参究。
3.治分脾肺:因咳而有痰者,咳为主,治在肺;因痰而致咳者,痰为主,治在脾。
4.治分新久:新咳有痰者,属外感,随时解散;无痰者,属火热,只宜清之。久咳有痰者,燥脾化痰;无痰者,清金降火。外感久则郁热,内伤久则火炎,俱宜开郁润燥。
5.治分时间:午前咳者,多胃中有火,宜清热泻肺。午后咳者,多阴虚火旺,血分有热,宜养阴退热。黄昏咳者,多阴火上浮,宜滋阴降火。五更咳者,胃有痰火,伏积于内,至火气生养之时,上朝于肺故也,宜清胃涤痰。
6.治分虚实:虚者补之,气充则脏自固;实者泻之,邪去则肺自宁。气虚补气,血虚补血,阴虚滋阴,阳虚温阳。毋虚虚,毋实实,损有余,补不足,治咳大法,如是而已。
3#
熊寥笙
熊寥笙
  标题:咳嗽论治2(治咳方药)
  来源:中医难症论治
治咳方剂,古今成方,汗牛充栋,难以尽述。兹遵景岳咳论,外感为有余之邪,内伤为不足之证,由博返约,以二陈汤、二冬二母汤两方为基础,加减化裁,以示方剂活用之范例,其他常用成方,因限于篇幅,一概从略。
1.外感六淫为有余之邪,主以二陈汤加减:
法夏15g,陈皮15g,茯苓12g,甘草3g,生姜3片。
水煎服,日三次。
取法夏辛温,燥脾湿,化寒痰;陈皮辛温,利滞气,化湿痰。茯苓甘淡,健脾化湿;甘草甘平,补脾缓中,为保护性祛痰药;生姜辛温,健脾和中,能增进食欲,加强消化功能。脾为生痰之源,二陈汤为健脾燥湿,化气和中之剂,系统治痰饮之主方,随证加减,泛应曲当,不但可治湿痰,凡风寒、食积、气滞咳嗽,均可随证加减施用。以二陈治咳,杜其生痰之本,则痰自绝,后人不知制方精义,谬谓半夏药燥,而以贝母代之,殊失立法之义。贝母系心肺二经之药,性能解郁润燥,凡阴虚咳嗽忌用燥药者宜服,故二冬二母汤用之。半夏辛温有毒,诚不可轻用,但经炮制后,即无毒性,药极和平。半夏制成品有多种,功效各有所长,可对证选用。如甘半夏、骥半夏定喘化痰特效;姜半夏燥湿祛痰止呕有功;法半夏辛燥之性大减,宜于体弱痰多,而寒湿较轻者;半夏曲辛平微甘,经发酵而成,能温胃开郁,脾胃虚弱,腹胀作呕者为宜。
加减法:
风:加防风、前胡、羌活;
寒:加麻黄、杏仁、金沸草;
湿:加苍术、赤茯苓、防己;
热:加山栀、黄芩、桑白皮;
燥:加玄参、麦冬、川贝母;
食积:加山楂、枳壳、莱菔子;
气滞:加苏子、桔梗。
1.内伤七情为不足之证,主以二冬二母汤加减:
天门冬9g,麦门冬9g,炒知母9g,川贝母9g。
水煎服,日三次。
取二冬性味甘寒,皆秉少阴水精之气。其中天冬禀水精之气而上通于手太阴肺经。麦冬禀水精之气而入足太阴脾经。冬主闭藏,门主开转,咸名门冬者,俱能开转闭藏而上达。二冬合用,消痰润肺,生脉清心,久服则肾固气平,体健身轻,受益匪浅。川贝母味甘性平,在地得土金之气,在天禀清肃之令而生,可升可降,阴中微阳,入心肺二经,为肺家气分药。知母苦寒,生津、降火、祛痰,二母合用,力能散结、泄热、润肺、清火,且补气利痰而不大寒,于肺胃阴伤者最为适宜。二冬汤治燥痰,以“肺为贮痰之器”,故以化痰治肺为主,凡水亏火炎,咳嗽痰涎腥秽者用之为宜。
加减法:
火:加玄参、黄芩、款冬花;
痰:加全瓜篓、桑根白皮;
郁:加桔梗、炙枇杷叶、紫菀;
阴虚:加黄柏、地骨皮。
治咳方剂甚多,选方不当,疗效不佳。选方最便莫便于以脾湿肺燥两端溯其源,六淫七情所伤探其因,人体之阴虚阳虚究其本,病之寒热虚实辨其证,循此选方用药,方药归宗,则药随病变,病随药愈,效可预期,否则以药试病,必致病随药变,药日多而病愈增。
咳嗽遣方用药,略有十要:
1.治表者,药不宜静,静则留连不解,变生他病,忌寒凉收敛,宜辛甘散邪。
2.治内者,药不宜动,动则虚火不宁,燥痒愈甚,忌辛香燥,烈,宜甘寒润肺。
3.痰滑者,半夏、胆南星燥其湿。
4.痰涩者,瓜篓、杏仁润其肺。
5.寒者,干姜、细辛以温之。
6.热者,栀子、黄芩以清之。
7.虚者,人参、黄夷补之,忌攻伐。
8.实者,葶苈、杏仁泻之,忌温补。
9.气侵者,五味、白芍收其气,使不受邪。
10.积滞者,枳实、瓜篓逐其积,使无来犯。
治咳用药要诀,最要分别肺之虚实,邪之寒热,痰之滑涩,及他脏有无侵凌之气,六腑有无积滞之物。
4#
姚国美
姚国美
  标题:咳嗽
  来源:病理学讲义
有声无痰曰咳,有痰无声曰嗽,声痰俱有名曰咳嗽。然咳非尽无痰,痰不易出也,其病在肺,肺主声故声先而痰后;嗽非尽无声,痰随嗽出,声不甚响也,其病在脾,脾主湿,湿能生痰,因痰而嗽,故痰出而嗽止。此证象之大较也。其为病也,五脏六腑皆令人咳,然总其纲领,不过内外两因。外因者,感六淫之气,或受自鼻孔,或受自皮毛。皮毛为肺之合,鼻为肺之窍。故外邪侵人,必先于肺,久而不愈,亦可波及他脏。内因者,多为情欲损伤精气,精本于肾,气主于肺,而五脏皆有之。故气分受伤,则病必自上达下,由肺而脾,以极于肾;精分受伤,则病必自下达上,由肾而牌,以极于肺。所以内伤劳损之咳嗽,较外感为难治者,正以其病在根本也。然其原因,虽各不同,要皆不离乎肺。盖肺为娇脏,而主清肃,一物不容,畏寒提热,火刑金灼则咳,水冷金寒亦咳。故咳嗽必归于肺者,以肺主气而声从出也。但有肺自受病,与由他脏受病,而传及于肺者之不同耳。
5#
姚国美
姚国美
  标题:咳嗽证治
  来源:诊断治疗学讲义
有声无痰曰咳,有痰无声曰嗽,声痰俱有,名曰咳嗽。然咳非尽无痰,声多痰少,痰不易出也;嗽非尽无声,因痰而嗽,声不甚响也。二者病常互见,论难强分,但当察其现证,求其为六气偏胜,抑正气偏虚而为治不同耳。
感寒咳嗽,痰白而稀,鼻流清弟,恶寒,发热,无汗,法宜辛温宜散,三拗汤主之;若夹水气,或噎或呕,短气而喘者,宜前法佐以温化,小青龙汤主之:若不思饮食,少气,脉沉迟,此乃上中二焦阳气不足,寒动于中,法当温养脾肺,治以加味理中汤。
三拗汤:麻黄不去节 杏仁不去皮尖 生甘草
小青龙汤:略。
加味理中汤:人参 白术 土炒干姜 甘草 炙橘红 茯苓 半夏 细辛 五味子
咳嗽,痰多浮泡,鼻塞声重,头痛,脉浮者,此风邪犯肺,宜杏苏散以疏解之;若鼻流浊涕,头目昏痛,乃风邪夹热。当与桑菊饮辛凉清热;若口干咽痛。或声音不出,小便短赤,脉浮而数者此风火闭肺,治宜疏风散火,《本事)利膈汤主之。
杏苏散:略。
桑菊饮:略。
《本事》利膈汤:薄荷 荆芥 桔梗 牛劳子 甘草 僵蚕 玄参
咳嗽,痰黄而浓,口渴气促,胸膈不利,脉洪数者,此属热邪逼迫,肺不主降,竹叶石膏汤主之,兼表者宜越婢汤:若胸高气粗,目如脱状,不得卧,此属热气上塞,名曰肺胀,轻则泻白散,重则葶苈泻白散主之。
竹叶石膏汤:见霍乱。
越婢汤:麻黄 石膏 生姜切 甘草 大枣
泻白散:略。
葶苈泻白散:即泻白散加葶苈。
咳嗽,痰多声少,滑而易出,面黄身重,胸闷,脉缓者,此属湿痰,治以加味二陈汤理气化浊。
加味二陈汤:陈皮 半夏 茯苓 甘草炙 苏梗 杏仁 桔梗
咳嗽,声多痰少,艰涩难出,咽干而渴者,此燥气偏亢,宜清燥救肺汤,助其清肃;若心烦面赤,辟辟连声不得卧,乃势欲化火,法宜清润苦降,黄芩知母汤主之。
清燥救肺汤:略。
黄芩知母汤:黄芩 知母 杏仁 桑白皮 山栀仁 天花粉 贝母 桔梗 甘草
咳嗽,痰稠,甚则带血,脉数,此火刑肺金,兼伤血络,宜咳血方;若喉痛便秘,小便短赤,乃肺火劫阴,治以养阴清肺汤加清宁丸之类。
咳血方:见痰饮。
养阴清肺汤加清宁丸:原方见痰饮。
咳嗽声低,痰多泡沫,少气懒言,成四肢倦息,痰如鸡子清,一属肺气不布,津聚为痰,宜补中益气汤加半夏、橘饼助其敷布;属脾气不运,津停成饮,宜归芪异功散助其温化。若久咳不已,不但中气受伤,营血亦随之不足,气偏伤者,见风则咳甚,得温则咳减,乍寒乍热,脉象虚弱,法当调其中气,和其营卫,治以归芪建中汤;血偏伤者,干咳无痰,咳则嘈杂似饥,法当养血益肺,四物汤加阿胶、枇杷叶、紫菀之类主之。
补中益气汤加半夏、橘饼:原方见痢疾。
归芪异功散:黄芪 当归 人参 白术土 炒茯苓  甘草炙 陈皮
归芪建中汤:黄芪 当归 桂枝去皮 芍药 生姜切 甘草炙 大枣擘 饴糖
四物汤加阿胶、枇杷叶、紫苑:当归酒洗 地黄 川芎 白芍 阿胶 枇杷 叶紫苑
咳嗽,背恶寒,四肢不温.甚则咳时伛倦,腰痛不可俛仰者,此皆肾阳不足,寒饮内凝,轻则与橘附汤,重则宜真武汤加干姜、细辛、五味之类壮其元阳;若动即气浮,自汗而喘,小腹烦冤者,乃肾阴受伤,不能主纳,都气丸主之。
橘附汤:金橘饼制附片
真武汤加干姜、细辛、五味子原方见眩晕。
都气丸:地黄八两、砂仁酒拌、九蒸九晒
山茱萸酒润 山药各四两 茯苓乳拌 丹皮泽泻五味子各三两。上蜜丸,空心,盐汤下。
返回病证
咳嗽小昔
咳嗽论治1熊寥笙《中医难症论治》
咳嗽论治2(治咳方药)熊寥笙《中医难症论治》
咳嗽姚国美《病理学讲义》
咳嗽证治姚国美《诊断治疗学讲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