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林昔拾 专题研究中医古籍经方论道
专题研究
条文
方剂
中药
病证
医案
中医古籍
伤寒论类
金匮要略类
经方论道
杏林昔拾 » 专题研究 » 医案
喘证
1#
小昔
小昔
  标题:喘证辨证论治
喘证辨证论治
2#
熊寥笙
熊寥笙
  标题:肾气汤治肾阳虚气失摄纳气喘
  来源:中医难症论治
桑某,男,50岁。
患咳喘月余,经用中西药物综合治疗,咳嗽已愈,而喘促不休,精神疲惫,呼多吸少,动则喘甚,舌质淡,苔薄白,脉细弱,尺脉尤甚。病为肾失摄纳,气不归根,法宜温肾纳气,拟肾气丸为汤加味主之。
熟地24g,净枣皮12g,山药12g,丹皮9g,泽泻9g,白茯苓12g,熟附片(先煎两小时)6g,肉桂末(分三次兑服)3g,另黑锡丹1瓶,每次服10粒,日2次。
三剂,水煎,分三次服,每日一剂。
药后喘促大减,呼吸和缓,精神好转。嘱续服金匮肾气丸以善后。
按:本案为肾阳虚,气失摄纳喘促。肾气丸温补肾阳,纳气归肾,加服黑锡丹,则功力大而效更速,故服之病愈。仲景云:“病痰饮者,当以温药和之。”肾气丸温肾纳气,即温之也。
3#
熊寥笙
熊寥笙
  标题:苓桂术甘汤加味治脾肾阳虚水停气逆喘促
  来源:中医难症论治
江某,男,58岁。
素患痰饮宿疾,感寒即易发作。三日前出差受凉,今日感头晕目眩,脘部闷满,有振水音,咳出清稀痰,气逆心悸,喘促不能平卧,高枕而不能入睡,心烦难受,苔薄白,脉弦。辨证:脾肾阳虚,水停心下。治法:温化痰饮,健脾利湿。处方:苓桂术甘汤加味。
白茯苓15g,川桂枝12g,焦白术12g,炙甘草6g,五味子3g,化橘红9g,法半夏12g,杏仁12g,川厚朴9g
三剂,水煎,分三次服,每日一剂。
药后病减轻,能平卧,气逆减其大半。嘱原方续服三剂以善其后,不须换方。
按:本案为脾肾阳虚,水停心下气逆证。此种饮证,最为多见。水饮之成,必脾阳不运,水液内停,肺失通调肃降,肾失调节(排泄),饮留于上下内外,故见症蜂起。前人认为痰属阳,饮属阴,痰因于热,饮因于湿,治痰宜清热,治饮宜温阳,此扼要之法也。
4#
万泽东
万泽东
  标题:停饮喘嗽
  来源:万泽东医案
李×氏,女,30岁,居民。
秋后外感喘嗽,为之诊视。其人体壮,病已四日,喘嗽交作,喘甚于嗽,喘时抬肩。痰壅肺促,舌苔薄白,口不甚渴,六脉皆浮紧。断为表邪未解,水气停胸。病虽四日,尚未化热。治以降肺定喘、解表利水之法。
处方:麻黄三钱,桂枝三钱,干姜三钱,白芍三钱,半夏三钱,茯苓三钱,黄芩三钱,五味子三钱,甘草二钱,细辛一钱。
水煎二回,分二次温服。
复诊:喘轻,脉略数,舌苔稍厚。此客邪未解,微生内热。仍按前方加减治之。
处方:白芍三钱,半夏三钱,五味子三钱,黄芩三钱,天花粉三钱,茯苓三钱,生姜三钱,麻黄一钱,桂枝二钱,甘草二钱,细辛八分。
煎服如前。继服二剂,病遂痊愈。
【按】外感风寒,内停水湿,相助为虐,壅肺作喘,但尚未化热,脉兼紧象,治以小青龙汤加减,一剂外感渐解而内热微生,复诊则干姜易生姜,麻黄减量,复加花粉,防热于未然,继服二剂而愈。
5#
万泽东
万泽东
  标题:风热喘咳
  来源:万泽东医案
王文义,男,16岁,学生。
患春温证,延为诊视。脉象浮数有力,寸部尤甚。喘咳不休,痰稠气逆,不时冷饮。喘甚时不能言,二肩上耸,病已五日。断为风热凝痰,壅塞肺络,肺气不降,致不能容纳吸气。且病延五日,内热已炽。治以清热疏表,降肺化痰之法。
处方:麻黄一钱半,杏仁三钱,生石膏一两,甘草一钱,炒瓜蒌仁四钱,天花粉四钱,黄芩三钱。
水煎二回,分二次服。
复诊:喘稍见轻,视其舌有黄厚之苔,脉仍有力,兼有滑象。知系表邪已解,内热转甚,复予清解重剂。按前方麻黄改用一钱,生石膏改用一两半。
三诊:连服二剂,喘咳皆见减轻。脉已不滑,舌苔退去一半。
处方:杏仁二钱,天花粉三钱,玄参三钱,黄芩三钱,瓜蒌仁三钱,甘草一钱。
煎服如前。二剂痊愈。
按语:外感风温,化热甚炽,脉象兼滑,治以麻杏石甘汤加减,重用石膏大清内热而愈。
6#
万泽东
万泽东
  标题:春温坏证兼喘嗽
  来源:万泽东医案
王×信,男,47岁,工人。
春患温病,延误二十八日,已成坏证。饮食甚少,大便不实,气弱神疲,不能起床。一日忽然加重,喘息迫促,又似无气以息,危在顷刻,急求诊视。脉象似有似无,沉候异常微细,汗出身颤。审证论脉,断为春温坏证,而兼喘嗽。因延误多日,阴气大伤,不能翕纳,气欲上脱,喘而汗出,急宜峻补。
处方:大熟地一两,生山药一两,山萸肉一两,枸杞子八钱,党参五钱,酸枣仁五钱,柏子仁四钱,生龟板四钱,麦冬四钱,生赭石末四钱,甘草一钱,紫苏子一钱。
水煎二回,徐徐温服。因喘息迫促,一次只饮一匙,渐饮渐多,三十分钟内服完。脉仍似有似无,但沉取有力,喘与汗亦见收敛,知其病有好转。遂照方继服三剂。
复诊:汗已不出,喘已大见减轻,脉象见起。照前方去紫苏子,加白芍三钱。
三诊:连服五剂,遂能起床,已不作喘,饮食渐增,诊其脉尚欠充盈。按后方又服五剂,以培其本,病遂痊愈。
按语:此证乃温病失治,延续日久,耗伤真阴,致肾阴欲竭,失其翕纳之职,故其脉象异常细弱,喘汗交作,危笃万分。因予大补肾阴、益气固脱之剂,卒能收效。方以地黄汤加减,主用山萸肉、地黄、山药、枸杞等,重其分量以宏其药力;辅以党参大固元气,赭石降逆,麦冬清热,甘草和中,而成斯方。
7#
万泽东
万泽东
  标题:痰喘咳嗽
  来源:万泽东医案
高×亮,男,50岁,职员。
患痰喘咳嗽已七年,病渐加重。喘嗽痰壅,不得卧。曾在西医院诊治数年,并作过组织疗法一年之久,病未少减。脉象浮大,沉分极弱。治以理肺化痰之法。连服二十余剂,脉浮大已减。遂服滋阴养肺汤,山药改用五钱、蒌皮改用四钱。连服十剂,喘嗽减轻,夜能得卧,气息较充,脉亦见起。仍投前方又连服二十余剂,调理二周,病竟痊愈。七年沉疴,竟服四十余剂而告愈。
滋阴养肺汤 治日久喘嗽,肺气大虚,阴液将竭,痰壅气促,夜不得卧,或燥咳频频,或痰中带血,或痰有臭味。凡肺气虚损,肺阴大伤,肺无客邪者,均可用之。 方:百合六钱,生山药六钱,枸杞子四钱,沙参四钱,麦冬四钱,川贝母三钱,瓜蒌皮三钱,清半夏三钱,白芍三钱,玄参三钱,牛蒡子三钱,甘草二钱。水煎二回,分二次服。
方义:百合、山药、枸杞、沙参、麦冬能保肺气,滋阴养肺;芍、草甘苦化合,是养肺之佳品;佐牛蒡、川贝、瓜蒌皮以化其痰涎,玄参清肺热。半夏性虽燥,有滋阴药佐之,则不显其燥。《金匮要略》麦门冬汤中半夏、麦冬并用,能治肺虚燥咳,且半夏能引浊水、降逆气,治咳气上逆等证,尤为特效。若肺虚甚者,可倍加百合、山药、枸杞、沙参;肺热盛者加知母、黄芩;气伤虚陷,喘不息肩,脉沉微者,可加参、芪以扶正气。
8#
万泽东
万泽东
  标题:气伤虚陷
  来源:万泽东医案
唐×信,男,20岁。
体质素弱,负重远行后,自觉酸软无力,气不上达,呼气甚感困难。胸中沉坠,似有石压之感,稍一动作则气不足而作喘,头汗出。脉一息不足四至,寸部沉弱已极。
诊断:气不上达,胸中沉隧,乃胸中所积之大气,因劳力过度而虚陷所致。大气既陷,则不能正常行其呼吸作用,故呼气甚感困难;气不足不能上贯心脉,故脉现沉迟微弱;大气不敛,则头汗出。脉证合参,断为大气虚陷之证,治以升补之法。
处方:生黄芪八钱,知母四钱,桔梗三钱,柴胡二钱,升麻一钱。
水煎二回,分二次服。
复诊:连服二剂未效,是病重药轻之故,改用重剂。
处方:生黄芪一两五钱,党参五钱,知母四钱,天花粉四钱,柴胡三钱,桔梗三钱,升麻一钱半。煎服如前。
三诊:服二剂后,气息较壮,脉亦见起。按前方续服四剂,病愈强半。患者停药调养。
四诊:月余后,病复发,且增胸膈疼痛等症,按前方加治瘀之品。
处方:生黄芪一两五钱,党参五钱,天花粉四钱,乳香三钱,没药三钱,当归三钱,丹参三钱,桔梗三钱,柴胡三钱,山萸肉四钱,知母四钱,升麻一钱半。
水煎二回,分三次服。
五诊:连服八剂,病愈七八。照方加汉三七六钱,党参改用一两。制成丸药,每丸重三钱,早、晚每服一丸,间服汤剂。药服二十余日,病遂痊愈。
按语:初方系《医学衷中参西录》之升陷汤。连服二剂未效,于复诊加参,重用黄芪,其效始显。其服药之多,病程之长,系因患者停药之故,也与首诊处方药轻有关。学者应从中吸取经验。
9#
万泽东
万泽东
  标题:大气下陷
  来源:万泽东医案
张×玉,男,32岁,工人。
素有胃病,适因工作过劳,初觉气不足用,其后病渐加剧,前来就诊。见其喘息而不息肩,呼气甚难,似不相续,胸中满闷,有沉坠感,大便微溏,小便频数,饮食甚少。脉象沉迟而弱,两寸尤甚,间有歇止。
诊断:此证之喘原非真喘,以不息肩为辨;胸中满闷,也非实邪之满,以沉坠不痛为辨。大便微溏,小便频数,脉来沉弱等症,系胸中大气下陷,不能内充所致。断为气伤下陷之证,治以补气升提之法。
处方:生黄芪一两,党参四钱,知母四钱,山萸肉四钱,柴胡三钱,桔梗四钱,升麻一钱半。
水煎二回,分二次服。
复诊:服三剂,诸证稍减,胸中不觉满闷,喘亦见轻,惟气息仍感不足,心中有时觉热。按前方加天花粉四钱。
三诊:连服三剂,诸证悉平,气力充足,脉也平复。照方又服二剂,调养数月,病遂痊愈。
按语:复诊时心中有时觉热,系服参、芪所生之虚热,用天花粉、知母以调之。本案与前案均系气伤下陷的重证,但前案有自汗出,较本案为重,用药剂轻,故治愈较缓;而本案始即重用参、芪,故收效甚速。
返回医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