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林昔拾 专题研究中医古籍经方论道
专题研究
条文
方剂
中药
病证
医案
中医古籍
伤寒论类
金匮要略类
经方论道
杏林昔拾 » 专题研究 » 医案
心悸
1#
小昔
小昔
  标题:心悸辨证论治
心悸辨证论治
2#
熊寥笙
熊寥笙
  标题:复脉汤合瓜蒌薤白白酒汤加味治心气虚气滞瘀阻心悸
  来源:中医难症论治
周某,男,51岁。
患心脏病已一年余,曾在中西医院住院治疗,效不显,因不能上班工作,心情十分焦急。予诊之。症见心悸,筑筑然动,胸闷憋气,胸前区时作绞痛,夜间更甚,少寐,多梦,饮食不佳;舌淡,苔白,根部稍腻,六脉沉细,有结代。证属心气虚,气滞瘀阻,治宜补益心气,调气行瘀。拟复脉汤合瓜蒌薤白白酒汤加减:
红参(另煎兑服)9g,熟地(砂仁末拌打)15g,瓜蒌12g,薤白9g,白酒(分三次下)15g,五味子9g,麦冬12g,炒枣仁15g,炒丹参15g,桂枝6g,细辛4,5g,当归12g,黄英15g,炙甘草6g,炒五灵脂6g
六剂,水煎,分三次服,每日一剂。
药后心悸减,结代脉好转,饮食渐增。嘱原方续服半月复诊换方。
按:本案为心气虚,气滞瘀阻心悸证。治以补益心气,理气行瘀为主。气为阳,主上升,虚则下陷而行滞。气行则血行,气滞则血滞,血滞则瘀,瘀则脉道不利而血流障碍。故有胸痹心绞痛之证。心气虚,以补益心气为首要,人参为补气要药,辅以行气活血,使气行则血行,瘀去络通,气血流畅,而病可愈。方用复脉汤以复脉,瓜蒌薤白白酒汤以开胸、行气、通阳而止痛。生脉散以益气强心。更加黄芪、当归以益血,五灵脂以散瘀止痛,共奏调气行血之功。
3#
熊寥笙
熊寥笙
  标题:天王补心丹加减治心阴虚心悸重证
  来源:中医难症论治
马某,男,59岁。
病者为我先师马祖培,在乡里行医素负盛名。某年温病流行,日夜应诊不暇,诊务过忙,积劳成疾,得心悸怔忡。自病自医,历时一月,病无起色。不得已,乃邀其老师刘某诊治,谓虚烦不得寐,乃少阴阴虚阳亢,鸡子黄连阿胶汤证也。疏方以黄连阿胶汤主之。药后病仍不解,计无所出,乃邀予诊治。症见心烦不寐,心悸怔忡,极为难过,易惊醒,卧室内寂静无声,始能合目,家人行走,必须步履轻举,毫无声响,时有低热,盗汗,额红,口干,舌尖红,脉细数。患者素体阴虚,又吸鸦片,患病以来,阴日亏损,病日加重,此为心阴虚亏重证。治宜重剂养心阴,安神志,拟天王补心丹加减:
炒枣仁18g,柏子仁15g,麦冬15g,生地24g,天冬15g,炙远志6g,五味子6g,炒丹参15g,朱茯神24g,西洋参(另煎兑服)31g,玄参15g,当归6g,真琥珀末(三次兑)3g,桔梗6g,珍珠母(先煎)62g
三剂,水煎,分三次服,每日一剂。
药后病减,能入睡3小时以上,室内有步履声,亦不感惊恐。继与大剂复脉汤,加桂枝生姜服六剂,西洋参每剂用31g,药尽而病大减。后以人参归脾汤为丸,调理两月而康复。
按:本案为心阴虚损,心悸重证。心阴虚,为心血虚之进一步演变而成,故用大剂补心丹而病愈。病愈后,养阴必继以补血,归脾丸调补心脾,双补气血以治本。本案为予治之心悸重证,亦予平生治验中最快意之作,因录之以志吾对祖培师之追念。
4#
熊寥笙
熊寥笙
  标题:温胆汤加味治心气虚夹痰热心悸
  来源:中医难症论治
魏某,男,48岁。
患心悸气短已月余。近更加烦躁失眠,易惊恐,胸闷不舒,不思饮食,咳吐稠痰,自疑心脏有病。去西医院检查,听诊有期前收缩音,谓心脏有问题。因习惯服中药,特就中医院治疗。舌象:苔白厚腻;脉诊:脉结。病系心气虚,兼痰热内蕴之候。法宜补心气,清热和胃,祛痰镇惊为治。拟温胆汤加味:
北沙参15g,太子参15g,辛半夏9g,陈皮6g,白茯苓12g,炒枳实9g,水竹茹9g,甘草3g,生姜9g,大枣9g,瓜蒌皮12g,酒黄芩9g,珍珠母18g,广藿梗6g。
三剂,水煎,分三次服,每日一剂。
药后胸闷、心悸、气短减轻,惊恐亦除,白厚苔退。继以十全温胆汤调理而愈。
诊治心得:本案为心气虚,夹痰热心悸。心与胆通,心为君火,胆为相火,二火一气相通,故心病、心悸,宜温胆为治。温者,温之以气,是益其气也,故用温胆汤加味,非补火也。患者舌苔厚腻而脉结,法宜补消并施,温胆汤加太子参、北沙参,补不助邪,消不伤正,故病得愈。此心病之又一治法也。
5#
万泽东
万泽东
  标题:心悸
  来源:万泽东医案
佟×之,男,48岁,职员。
两年来常觉心跳无力,初轻渐重。心悸,怔忡,神志不宁,食少,体倦。或操劳过度,或遇有音响,即惕然惊恐,其心跳更甚。脉浮濡,左寸脉较甚。断为久病虚损,致伤心气。治以滋阴理血、宁心安神之法。予定心汤加减。
处方:龙眼肉一两,酸枣仁六钱,山萸肉六钱,柏子仁五钱,生龙骨六钱,生牡蛎五钱,乳香一钱,没药一钱,茯神八钱,鸡子黄四枚。
水煎二回,分二次服。每次送服鸡子黄二枚。
复诊:连服五剂,诸证大减。按前方服之月余,共进汤药二十余剂。其病竟愈。
按语:本证由于操劳过度,心神暗伤,以致于有音响则觉心悸不安,甚则不能安眠。乃心阴不足,心阳独亢所致。故用滋阴安神之法治之,服药二十余剂,其病若失。
6#
万泽东
万泽东
  标题:惊悸
  来源:万泽东医案
张×珍,女,27岁,家务。
素患心神怯弱,惊恐难眠,遇有音响,其证尤甚。脉象濡弱,不任寻按。断为气血亏损,心气不足,复受惊恐,而患斯疾。治以补正宁心、镇惊安神之法。
处方:龙眼肉一两,酸枣仁五钱,山萸肉五钱,柏子仁四钱,生龙骨一两,生牡蛎四钱,乳香一钱,没药一钱,党参四钱,当归五钱,茯神八钱,鸡子黄一枚,朱砂三分。
水煎二回,分二次服,每次送服鸡子黄半枚,朱砂一钱五分。
复诊:经服五剂,病愈过半,按前方继续服之。服至十剂,其病痊愈。
按语:本证由于血不荣心,而神志不宁。主用龙眼肉、酸枣仁、柏子仁以补心气不足,辅以龙骨、牡蛎以定魂魄之失宁;佐山萸肉滋肾水以济心火,又能收敛耗散之心气;使药为乳香、没药,能引药入血,且能理血通经;加茯神、鸡子黄,能使心肾相交以安神定志。若心气过弱者加党参,心跳甚者加朱砂,心热甚者加黄连,心血虚甚者加生地、当归。
7#
万泽东
万泽东
  标题:怔忡
  来源:万泽东医案
张×氏,女,28岁,家务。
产后两月,偶受惊恐,则心悸怔忡不宁,以至失眠,甚则彻夜不敢闭目。偶困极而寐,稍有音响,则蓦然惊醒,心即惕惕而跳。气乏无力,稍有劳作,则喘而汗出。脉象皆沉弱,左部尤甚。断为产后气血虚弱,突受外惊,而得斯证。治以镇惊安神、补气养血之法,佐以收敛之品。
处方:山萸肉六钱,柏子仁五钱,酸枣仁五钱,党参四钱,当归四钱,生地四钱,茯神四钱,生龙骨八钱,白芍三钱,生山药八钱,玄参三钱,橘红二钱。
水煎二回,分三次服,每次送服散剂一付。
散剂方:朱砂末三钱,酸枣仁三钱,生山药五钱,知母二钱。
共研细末,分为六付。
复诊:连服二剂,夜能安睡二三小时,诸证皆减轻,其脉稍见浮数。按前方服之,玄参改用五钱,煎法如前。
三诊:能彻夜安睡,不觉惊恐,心中安稳,气力充沛,脉象和缓。仍按前方加减。
处方:柏子仁五钱,酸枣仁五钱,山萸肉五钱,党参三钱,当归三钱,白芍三钱,节菖蒲三钱,玄参四钱,生地四钱,生山药六钱,生龙骨六钱,鸡内金三钱。
水煎二回,分三次服,每次送服朱砂末五分。
四诊:连服二剂,诸证悉除。更以补养心神之剂调之,以善其后。
处方:朱砂三钱,党参三钱,生山药三钱,节菖蒲三钱,当归三钱,玄参三钱,白芍七钱,酸枣仁四钱,山萸肉四钱。
共研细末,分为十付,早、晚各一付。
药服尽剂,病未复发。
按语:产后体弱,心血虚损,突受惊悸,自觉心中惕惕然而不宁,乃因心血不足,阴血亏损所致,血少则心失所养,神气不宁而心悸不安,甚至不敢闭目。《内经》曰:“惊则心无所倚,神无所归,虑无所定,故气乱矣。”一般多用镇惊安神之品治之,亦能奏效。但不如重用山萸肉、酸枣仁、柏子仁、参、归、龙、牡等,以培其本。朱砂镇惊安神,系治标之品。标本兼顾,疗效始著。
返回医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