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林昔拾 专题研究中医古籍经方论道
专题研究
条文
方剂
中药
病证
医案
中医古籍
伤寒论类
金匮要略类
经方论道
杏林昔拾 » 专题研究 » 医案
头痛
1#
小昔
小昔
  标题:头痛
头痛医案汇集
2#
熊寥笙
熊寥笙
  标题:和肝汤治头痛头晕
  来源:中医难症论治
谢某,男,50岁。
病者述常感头晕头痛,但不发热恶寒,时发时止,并非外感,兼目眩,面有时发红,感倦怠,易冒火,心烦难寐,夜尿四五次之多,手指发麻。六脉微弦。舌红无苔。病为血不养肝,肝气遏郁之候,若不早期图治,势必日益加重。法宜疏肝养血,拟自制和肝汤治之。
柴胡6g,川芎6g,白芍12g,女贞子12g,丹皮9g,酒黄芩12g,生地12g,炙龟甲(先煎)12g,制首乌12g,甘草3g
三剂,水煎,分三次服,每日一剂。
药后诸症减轻,嘱每周服两剂,以预防“高血压”头痛复发。
按:本案为“高血压”之初期症状。“高血压病”,根源在肾,变动在肝。肝居胁下,冲任之血,汇于肝脏,故肝主藏血,又名血海。肝气冲和条达而不遏抑,则血脉和畅,血海宁静。若肝郁化火,则火发为怒,气逆血决,血海扬波,而血即上升。方用地黄、龟甲、首乌,滋肝肾以治其本;柴胡、川芎,疏肝以治其标;白芍、女贞子、丹皮,养血和血;黄芩清胆火,共制肝火之上逆;甘草调和诸药,共奏和肝之效。本方对“高血压”,有病能治,无病能防,故名和肝汤,亦治求其本之义也。
3#
熊寥笙
熊寥笙
  标题:清震汤治雷头风
  来源:中医难症论治
刘某,男,46岁。
患头痛已三年,遍试中西药收效不显。痛时头上起核,“脑响”如雷鸣。舌红,苔薄白,六脉数。病系内郁痰火,风热外束。古人名为雷头风证。法宜升清降浊,散热止痛为治。拟清震汤主之:
升麻9g,苍术9g,鲜荷叶1大张。
三剂,水煎,分三次服,每日一剂。
药后头痛愈,“脑响”亦止,三年之疾,三剂而已。快哉!
诊治心得:本案为雷头风痛,与一般头痛有深浅之分,浅而近者名头痛,深而远者名头风。头为诸阳之会,若其人素有痰火,又外束风热,致令郁热作痛。本方用升麻之辛寒以升清止痛;荷叶苦平以散热;苍术辛温,燥湿降浊。盖震者,雷也,震仰盂,用青荷叶者,象震之形与色也,故重用荷叶而病愈。
4#
熊寥笙
熊寥笙
  标题:补中益气汤加味治气虚头痛
  来源:中医难症论治
杨某,男,55岁。
患头痛已半年,时作时止,医作外感风寒治,至今未愈。见症头痛绵绵,朝重夕轻,过劳则痛势加剧,休息则痛又减轻,似病非病,不可捉摸,精神短少,食欲不振,面色少华,唇色淡白,舌质淡,苔薄白,六脉细弱。病为气虚头痛,治宜补中益气。拟补中益气汤加味:
黄芪31g,红参(另煎兑服)6g,白术9g,白芍9g,当归9g,陈皮6g,甘草3g,柴胡3g,升麻3g,川芎9g,蔓荆子6g,天麻15g。
三剂,水煎,分三次服,每日一剂。
药后头痛大减,精神好转。嘱续服三剂后,继以补中益气丸善后调理。
诊治心得:本案为气虚头痛证。头为清阳之府,诸阳之会,五脏六腑之气血皆上会于头,五脏六腑发生病变,均能影响头部而为痛。病者为气虚不足以上养头部,故头痛绵绵达半年之久,时作时止,非外感头痛,十分显然,医作外感治,此误也,得补中益气而痛顿失,此虚则宜补之也。若仍头痛医头,习用一般头痛治法,而不辨证求因,则病愈无日矣。
5#
熊寥笙
熊寥笙
  标题:四物汤加味治血虚头痛
  来源:中医难症论治
沈某,女,45岁。
患头痛已三月,午后痛甚,如细筋牵引,痛连眼梢角,目涩,心悸,舌淡红,脉细弱。病属血虚头痛。法宜补养气血为治。拟四物汤加味。
生地18g,当归12g,酒炒白芍15g,川芎9g,蔓荆子6g,炙甘草3g,菊花3g,酒芩6g。
三剂,水煎,分三次服,每日一剂。
药后头痛减大半,嘱续服三剂,继以八珍丸调理之。
诊治心得:本案为血虚头痛证。病久气血虚损,气虚则滞,滞则血瘀,头为五脏六腑气血之会,头部经络阻滞,血虚不足以上养头部,故令头痛。四物汤一方面补血,活血,行血三者兼备,佐以蔓荆子、菊花引经上行,故血虚得之而愈。
6#
熊寥笙
熊寥笙
  标题:六味地黄汤加味治肾阴虚头痛
  来源:中医难症论治
吕某,男,60岁。
患者头脑空胀而痛,作止无常,已六月余。眩晕耳鸣,记忆力差,腰酸足软,面色暗淡。舌红无苔。六脉沉细而数。病属肾阴虚损头痛,法宜滋补肾阴。拟六味地黄汤加味:
熟地24g,净枣皮12g,山药12g,丹皮6g,白茯苓12g,泽泻9g,甘枸杞15g,五味子9g,天麻15g,菊花6g。
三剂,水煎,分三次服,每日一剂。
药后病减,头脑不空痛,腰酸耳鸣亦减轻,方已获效,嘱续服一周以巩固。
诊治心得:本案为肾阴虚头痛。脑为髓海,为肾所主,头脑空胀作痛,显系肾亏髓海不足之候。六味地黄补肾滋阴,肾固髓充,则头痛自愈,此为上病下取之治法。
7#
熊寥笙
熊寥笙
  标题:二陈汤加味治痰湿头痛
  来源:中医难症论治
申某,男,45岁。
患头痛月余,天阴雨则痛作,俗谓“信天气”。头部昏矇如戴重物,胸胶满闷,呕吐痰涎,食欲呆滞,身重懒言,眼睑微肿,苔白腻,脉滑。病属痰湿头痛,治宜燥湿化痰。拟二陈汤加味:
法半夏12g,白茯苓15g,陈皮9g,甘草3g,川苇9g,藁本9g,苍术9g,天麻9g。
三剂,水煎,分三次服,每日一剂。
药后头痛减轻,痰涎稀少,白腻苔退。嘱续服六剂后,继以陈夏六君丸以善后。
诊治心得:本案为湿痰头痛证。丹溪云:“杂病头痛多主于痰,甚必兼火。”头为天象,六腑清阳之气,五脏精华之血,皆会于头。如经气上逆,干犯清道,不得运行,则壅遏而为痛。本案为痰湿蔽覆其清明,故头昏矇而痛。二陈健脾燥湿,理气和中,痰浊去,清阳升,则头痛愈。痛证中唯头痛最为常见,外感杂病均有之,患者以头痛为苦,医者治头痛久久无功,亦最感头痛。痰湿之体,尤多此症。二陈汤治头痛,效果较佳。
8#
熊寥笙
熊寥笙
  标题:六味地黄汤合四物汤治头风
  来源:中医难症论治
尹某,男,41岁。
患者头痛年余。病初仅后枕部麻木,继而延至头顶疼痛,剧烈时头如火灼,如刀割锥刺,知觉丧失,苦楚莫明。走路迷失方向,白日站立做梦,耳闻声响则头痛加剧。胃纳呆滞,入夜失眠,手足心热。迭经诊治,均无效果。初步诊断为神经性头痛。查形容憔悴,精神恍惚,舌质红,脉沉数略弦。病属肝肾亏损,上实下虚,血虚失养,气乱于上而为患。治宜上病下取,滋肾养肝,益气生血,佐以息风为治,使血得养而风自除。六味地黄汤合四物汤加减:
生地18g,净枣皮12g,山药12g,丹皮9g,朱茯神15g,炒泽泻18g,酒白芍15g,川芎6g,当归12g,天麻15g,菊花9g,生龙骨(先煎)24g,黄芪18g。
七剂,水煎,分三次服,每日一剂。
本方连服七剂,头痛缓解,痴呆渐轻,入夜可寐一二小时,饮食稍增。继以本方合甘麦大枣汤进退用药两月余,头风痼疾告愈。
诊治心得:头风一证,外感内伤均有之。经云:“头痛巅疾,下虚上实,过在足少阴,巨阳,甚则入肾。”又谓:“肝病者,气逆则头痛。”中医学认为,头为诸阳之会,六腑清阳之气,五脏精华之血,皆朝会于上巅顶。天气所发,六淫之邪,人气所变,五贼之运,皆能犯上而为患。古人治头风,每喜用风药,以高巅(头)之上,唯风可到。但脉症仍须详辨,不可知其一,不知其二。本案为下虚上实,气乱于上之候,非一般风药所宜,故治疗法则按上病下取,滋肾养肝,益气生血以息风为治。顽痼之疾,仅两月而获愈,非偶然也。
9#
万泽东
万泽东
  标题:阳亢头痛
  来源:万泽东医案
刘×唐,男,56岁,职员。
二年前患头目胀痛,时发时止,渐次加重。近来有时痛不能忍,言语略有涩滞,手足渐觉不仁不用,大便二三日一行,饮食较少。脉多弦硬,左部尤甚,沉取稍弱。
诊断:脉象弦硬,左部尤甚者,以左候心肝肾之病。头目胀痛是肝胆之火挟气血上充,但未至充极,尚可医治,宜用镇降收敛之法治之。
处方:生山药一两,怀牛膝一两,生赭石末八钱,生石膏六钱,生牡蛎六钱,白芍四钱,柏子仁四钱,山萸肉四钱,生地五钱,丹参三钱,茵陈三钱,甘松三钱。
水煎二回,分三次温服。
复诊:连服六剂。脉弦硬大减,头痛减半,饮食稍加,大便二日一行。药既有效,仍照前方服之。
三诊:又服六剂,诸证已愈八九。遂制丸药服之,便于休养。
处方:生山药一两五钱,怀牛膝一两五钱,生赭石一两五钱,生龙骨八钱,生牡蛎八钱,白芍八钱,柏子仁八钱,山萸肉八钱,生地一两,丹皮五钱,茵陈五钱,朱砂四钱。
共研细末,炼蜜为丸,重三钱,早、晚各服一丸。
丸药服尽,诸证皆愈。诊其脉尚未十分柔和,可知病根未除。照前方又制丸药半料,服尽病愈,未见复发。
按语:阳亢头痛,是气血上冲之力过亢,下降之力较缓,致使升降失调。用赭石、牛膝以降下,龙骨、牡蛎以敛冲气,茵陈清肝火、和肝气,伍丹参、甘松者,以通经活络,予治其不仁、不用也。
返回医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