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林昔拾 专题研究中医古籍经方论道
专题研究
条文
方剂
中药
病证
医案
中医古籍
伤寒论类
金匮要略类
经方论道
杏林昔拾 » 专题研究 » 中药
防风
1#
小昔
小昔
  标题:防风药材
来源产地 本品为伞形科植物防风的干燥根。春、秋二季采挖未抽花茎植株的根,除去须根和泥沙,晒干。产地:东北、华北及陕西、甘肃、宁夏、山东等。
炮制 除去杂质,洗净,润透,切厚片,干燥。
药材性状  本品呈长圆锥形或长圆柱形,下部渐细,有的略弯曲,长15~30cm,直径0.5~2cm。表面灰棕色或棕褐色,粗糙,有纵皱纹、多数横长皮孔样突起及点状的细根痕.根头部有明显密集的环纹,有的环纹上残存棕褐色毛状叶基。体轻,质松,易折断,断面不平坦,皮部棕黄色至棕色,有裂隙,木部黄色。气特异,味微甘。
饮片特征 本品为圆形或椭圆形的厚片。外表皮灰棕色或棕褐色,有纵皱纹、有的可见横长皮孔样突起、密集的环纹或残存的毛状叶基。切面皮部棕黄色至棕色,有裂隙,木部黄色,具放射状纹理。气特异,味微甘。
品质要求 以条粗壮、皮细而紧、无毛头、断面有棕色环、中心色淡黄者为佳。外皮粗糙、有毛头,带硬苗者质次。
2#
小昔
小昔
  标题:防风图片
防风植物.png
防风手绘.png
防风.png
防风饮片.png
3#
小昔
小昔
  标题:防风功效主治
性味归经 辛、甘,微温。归膀胱、肝、脾经。
功效 祛风解表,胜湿止痛,止痉。
临床应用
1.外感表证。本品辛温发散,气味俱升,以辛散祛风解表为主,虽不长于散寒,但又能胜湿、止痛,且甘缓微温不峻烈,故外感风寒、风湿、风热表证均可配伍使用。治风寒表证,头痛身痛、恶风寒者,常配伍荆芥、羌活、独活等,如荆防败毒散(《摄生众妙方》);治外感风湿,头痛如裹、身重肢痛者,每与羌活、藁本、川芎等药同用,如羌活胜湿汤(《内外伤辨惑论》);治风热表证,发热恶风、咽痛口渴者,常配伍薄荷、蝉蜕、连翘等辛凉解表药。又因其发散作用温和,对卫气不足,肌表不固,而感冒风邪者,本品与黄芪、白术等益卫固表药同用,相反相成,祛邪而不伤正,固表而不留邪,共奏扶正祛邪之效,如玉屏风散(《丹溪心法》)。
2.风疹瘙痒。本品辛温发散,能祛风止痒,可以治疗多种皮肤病,其中尤以风邪所致之瘾疹瘙痒较为常用。本品以祛风见长,药性平和,风寒、风热所致之瘾疹瘙痒皆可配伍使用。治疗风寒者,常与麻黄、白芷、苍耳子等配伍,如消风散《和剂局方》);治疗风热者,常配伍薄荷、蝉蜕、僵蚕等药;治疗湿热者,可与土茯苓、白鲜皮、赤小豆等同用;若血虚风燥者,常与当归、地黄等配伍,如消风散(《外科正宗》);若兼里实热结者,常配伍大黄、芒硝、黄芩等药,如防风通圣散(《宣明论方》)。
3.风湿痹痛。本品辛温,功能祛风散寒,胜湿止痛,为较常用之祛风湿、止痹痛药。治疗风寒湿痹,肢节疼痛、筋脉挛急者,可配伍羌活、独活、桂枝、姜黄等祛风湿、止痹痛药,如蠲痹汤(《医学心悟》)。若风寒湿邪郁而化热,关节红肿热痛,成为热痹者,可与地龙、薏苡仁、乌梢蛇等药同用。
4.破伤风证。本品既能辛散外风,又能熄内风以止痉。用治风毒内侵,贯于经络,引动内风而致肌肉痉挛,四肢抽搐,项背强急,角弓反张的破伤风证,常与天麻、天南星、白附子等祛风止痉药同用,如玉真散(《外科正宗》)。 此外,以其升清燥湿之性,亦可用于脾虚湿盛,清阳不升所致的泄泻,可与人参、黄芪、白术等药配伍,如升阳益胃汤(《脾胃论》)。若用于土虚木乘,肝郁乘脾,肝脾不和,腹泻而痛者,常与白术、白芍、陈皮同用,如痛泻要方(《景岳全书》引刘草窗方)。
用法用量 煎服,4.5~9g。
使用注意 本品药性偏温,阴血亏虚、热病动风者不宜使用。
4#
冉雪峰
冉雪峰
  标题:冉雪峰论防风
  来源:冉雪峰医集
本经言主大风不多见,最著者日黄芪、日防风,二者为一虚一实,一内一外之对峙。黄芪所主为内风,或脾阳下陷,或真阳外泄,身中气机陡起变化,冲激脑部,亦如空气不得平衡,奔流有势,搏击成声然,此即后贤之所谓内风也。防风所主为外风,风乃阴阳摩荡,寒风由寒带吹来,热风由热带吹来。人身肝木挟肾水生者为寒风,亦寒带吹来者也;包络挟心火发者为热风,亦热带吹来者也。是风原有内、有外、有寒、有热。唐宋后误将晕替猝仆、喎斜不遂、拘挛瘛疭等证,纯指为外风,暗如长夜者数千年,近代非风之说渐倡,内风之说已明。确指其病之区域曰在脑,实指其病之原理曰内风,实指其治法曰益水敛阳,镇引潜纳,固足以教古人肯定外风之误,而济其偏。然风乃脑病因素之一,其所以使脑部生理起变化,脑所主之神经生障碍,能成此等证象者甚多,如血塞、血栓、脑水肿、脑脓疡、脑硬固、大动脉硬化、心房瘀血、甲状淋巴腺肿等,不可胜数。如张山雷氏云,中风分南北,此亦犹伤寒分南北,同为剿袭后世似是而非俗说,不可为训。且必谓外风不能犯脑,不能致此等证象。南人所以病此等现象者,亦绝无寒风,岂复有理由可说。黄芪主内风,防风主外风,观于本经意旨,内风外风两两昭然。黄芪防风均性温,风之不仅为热,而亦为寒,亦昭然若揭。又山茱萸枳实亦主大风,一为辛温,一为苦寒,亦一寒一热之对峙。本经于恶风,风邪同行周身之外,特标明主大风,其功用之大何如。李东垣氏谓防风为卒伍卑贱之职,听人使命,原意非轻蔑防风,乃推崇防风,意若曰防风泛应曲当,能循诸经之药,相互为功。如同解毒药,则能除湿扫疮,同补气药,则能取汗升举。只以措词失当,比凝不伦,遂开后人攻击之渐。要之防风色黄味甘性温,得土之敦厚,似春之蔼和,擬重不佻,非仪票悍滑急者比,驱风之中,大有回生之力。羊叔子缓带轻装,卓尔大将风度,徐灵胎称为风药统帅,洵不诬也。医林有善将将者乎,防风当奏赫赫特殊之绩矣。
返回中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