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林昔拾 专题研究中医古籍经方论道
专题研究
条文
方剂
中药
病证
医案
中医古籍
伤寒论类
金匮要略类
经方论道
杏林昔拾 » 专题研究 » 条文
62.发汗后,身疼痛,脉沉迟者,桂枝加芍药生姜各一两人参三两新加汤主之
1#
小昔
小昔
  标题:伤寒论第62条
  来源:伤寒论
发汗后,身疼痛,脉沉迟者,桂枝加芍药生姜各一两人参三两新加汤主之。
桂枝加芍药生姜各一两人参三两新加汤方
桂枝三两(去皮) 芍药四两 甘草二两(炙) 人参三两 大枣十二枚(擘) 生姜四两
上六味,以水一斗二升,煮取三升,去滓,温服一升。本云桂枝汤,今加芍药生姜人参。
2#
任应秋
任应秋
  标题:伤寒论第62条
  来源:伤寒论语译
【校勘】《玉函经》《脉经》《千金翼方》:“身”字下有“体”字;“脉”字上有“其”字;并作“桂枝加芍药生姜人参汤”。
桂枝加芍药生姜各一两人参三两新加汤方。《千金翼方》:生姜下有“切”字。成无己本:不载本方,惟于第十卷云:“于第二卷桂枝汤方内,更加芍药生姜各一两,人参三两,余依桂枝汤法服。”《玉函经》:“味”字下有“㕮咀四味”四字;“本云”作本方”。
【句释】“脉沉迟”,心动弛缓,排血量减少,同时脉管收缩,脉搏便见沉迟。第357条云:“大下后,寸脉沉而迟,手足厥逆。”第366条:“下利脉沉而迟,其人面少赤。”说明“沉迟脉”都是气衰血少的脉搏。
“新加汤”,张志聪云:“新加汤者,谓集用上古诸方,治疗表里之证,述而不作,如此汤方,则其新加者也,亦仲祖自谦之意。”
【串解】《医宗金鉴》云:“发汗后,身疼痛,脉浮紧或浮数,乃发汗未彻,表邪未尽也,仍当汗之,宜桂枝汤。今发汗后,身虽疼痛,脉见沉迟,是荣卫虚寒,故宜桂枝新加汤以温补其荣卫也。”
这是因为发汗太过,不惟表证没有消失,反而损耗了体液,血里浆液少了,血管不得不收缩来维持它的血压。因而反应在肌肉方面,是失掉营养而拘挛,全身疼痛;反应在脉搏方面,便现沉迟。于桂枝汤里增加芍药弛张血管,增加生姜、人参振奋生理机能。
【语译】使用发汗剂量太大了,以致发生身体疼痛、脉搏沉迟等津液耗损的症状时,便得用桂枝新加汤的强壮剂。
【释方】陆渊雷云:“加芍药者,弛放血管,疏津液之流委也,加生姜、人参者,兴奋胃机能,浚津液之源泉也,用桂枝汤者,治其未解之太阳,即五十八条(按:本书第57条)更发汗宜桂枝汤之义也,不用附子者,津伤而阳不亡也。”
3#
刘渡舟
刘渡舟
  标题:伤寒论第62条
  来源:伤寒论诠解
【解析】本条论述汗后营气不足的脉证与治法。
汗法本为表证而设。表证常见身疼痛,但汗后表解,身疼痛自应消失。本条言汗后仍有身疼痛,这是何原因?当须凭脉辨证。若脉浮,为表不解,可再发汗,今脉沉而迟,沉主里病,迟为血虚,说明此身疼痛,非为表证,乃发汗太过,损伤营气,以致不能营养四肢百骸所致。治当调补营卫,用桂枝加芍药生姜各一两人参三两新加汤。
所谓“新加汤”,是指仲景在前人所创桂枝汤的基础上重用芍药生姜又加人参而成。由此可推知,《伤寒论》中113方,绝大多数是张仲景“博采”所得,而非其一人所首创。本方以桂枝汤调和营卫,加重白芍之量以养营血,加重生姜之量,使药力达表,专治营卫气血不足之身疼痛。如《金匮要略》中治“血痹”的黄芪桂枝五物汤,是桂枝汤去甘草加黄芪而成。本方生姜用量最大,恃其辛而外达,能领药力走表而治身疼,更加人参可补汗后之虚,亦以益气生津养营为之急务。
本方治营卫气血不足的身疼痛效果很好。曾治一妇女,产后半月,患身疼不休之证,服过生化汤未取效。实习学生曾与八珍汤等,虽见小效而不能根治。诊之,六脉无力,遂用新加汤原方,服用三剂,竟获痊愈。
4#
陈慎吾
陈慎吾
  标题:伤寒论第62条
  来源:陈慎吾伤寒论讲座
下面我们讲《伤寒论》第62条,就是讲这个阴不足。讲了两条阴阳俱虚的治法,讲了阳不足的治法,还没有讲阴不足的治法呢。这一条是举这么个例子:“汗后,身疼痛,脉沉迟者,桂枝加芍药生姜各一两人参三两新加汤主之”。这个方子在药物上就是桂枝汤加人参。我们说人参是不是回胃阴啊,它回胃阳,但终究还是回胃阴,你看那个白虎加人参汤不是回胃阴吗?这个也是,回阴从胃入手还是好的。桂枝汤在里面起什么作用呢?调和气血的作用,阴如果不足也就是血不足,循环必不利,所以需要加强它循环的一个药,加强一个调和气血的药,什么呢?桂枝汤最好。可是还怕力量不够,就多加了一两芍药,和血的力量就比较大了。还恐怕胃力量不够,加生姜一两,生姜是健胃的,津液自然就循环了。所以这个方子是桂枝汤加芍药一两、生姜一两,再加人参三两。
这个症状该怎么看呢?“发汗后,身疼痛”,什么病发汗啊?表病发汗,太阳病一定用发汗来治。太阳病是什么症状呢?太阳病身疼痛,发汗之后身疼痛应该好啊,怎么发汗之后身体还疼痛呢?我们就知道身疼痛有两种,一种身疼痛是表病的身疼痛,另外一种是血不足的身疼痛。血不能荣润了,津液不能够荣润身体也见身疼痛。有时候病人会说:“我肉疼。”如果诊查了不是表病,那就是阴虚。这个“发汗后,身疼痛”,是表病还是血不足?我们看看底下“脉沉迟”就明白了。沉为在里、不在表,不是表病,迟主血少,“尺中迟者,不可发汗,以荣气不足,血少故也”,血少的人才能见迟,沉不是表病,那就说明不是表病,而是血少引起的疼痛。
这个疼痛怎么治?你镇痛只能好一时,必须从根本来治。就是给他生津液。生什么地方的津液呢?还是从根本上来治,什么是根本呢?胃和生津液,所以用人参给胃里增津液,用芍药和血,用生姜来健胃,就这三味药。其余就是桂枝汤原方调和气血。我们常常用这个方子用得很奇怪,来下大便,你看奇怪不奇怪。有的虚人便秘,他总不大便,我们用新加汤。什么道理呢?他血不足,他不滋润,大便就干了,所以这个时候我们调和气血、健胃,大便自然就下来了。不是一般的大便不利都用这个方子,你必须要见“身疼痛,脉沉迟”。这我们要注意啊,每一个方子对应的主要症状必须要注意。不谈脉证,只谈病理,那就不成,必须要谈脉证,辨脉证嘛。现在我们学《伤寒论》就是学一个辨证施治,首先我们要辨证。刚才我们讲的那两条没有症怎么辨啊?就一个烦躁。辨的就是烦躁,昼日烦躁跟昼夜烦躁就不一样,昼日烦躁就是阳虚,昼夜全烦躁就是阴阳俱虚。这就是辨,不是说症状全才来辨,一个症状也能辨。恶寒也是这样子,太阳病必恶寒,可是阳虚的也见振寒,这不就是辨吗?太阳病见身疼痛,阴虚的呢也见身疼痛,这不就是辨吗?在哪辨啊?脉沉迟,不是浮数,“浮数者,可发汗,宜麻黄汤”,“脉沉迟者”呢?属于阴虚,与新加汤,这不就是辨吗?都是这样子辨,每一个症状、每一个脉象、每一个方剂要进行辨。你看着好像没有什么,这里有深意,这就是告诉我们大法。
返回条文
任应秋·伤寒论第62条《伤寒论语译》
刘渡舟·伤寒论第62条《伤寒论诠解》
陈慎吾·伤寒论第62条《陈慎吾伤寒论讲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