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林昔拾 专题研究中医古籍经方论道
专题研究
条文
方剂
中药
病证
医案
中医古籍
伤寒论类
金匮要略类
经方论道
杏林昔拾 » 专题研究 » 条文
64.发汗过多其人叉手自冒心心下悸欲得按者桂枝甘草汤主之
1#
小昔
小昔
  标题:伤寒论第64条
发汗过多,其人叉手自冒心,心下悸欲得按者,桂枝甘草汤主之。
桂枝甘草汤方
桂枝四两(去皮) 甘草二两(炙)
上二味,以水三升,煮取一升,去滓,顿服。
2#
任应秋
任应秋
  标题:伤寒论第64条
  来源:伤寒论语译
【音义】叉,音差,指相交也,叉手,即拱手。唐·温庭筠,八叉手而八韵成,时号“温八叉”,与此同一意义。冒,音帽,复也,冒心,犹言覆按心脏部位。
【串解】成无己云:“发汗过多,亡阳也,阳受气于胸中,胸中阳气不足,故病叉手自冒心,心下悸欲得按者,与桂枝甘草汤,以调不足之气。”汗出多而心悸,是脱水而心脏勉力挣扎的感觉,所以柯韵伯云:“叉手冒心,则外有所卫,得按,则内有所依,如此不堪之状,望之而知其虚矣。”
【语译】因发汗而失水过多,病人感觉到心脏悸动得难过,便不得不用双手交叉覆按着心脏部,冀其稍安,这时急宜用桂枝甘草汤温补心阳。
【释方】柯韵伯云:“此方用桂枝为君,独任甘草为佐,以补心之阳,则汗出多者,不至于亡阳矣……甘温相得,气和而悸自平。”
陆渊雷云:“此证似可用芍药以弛下行大动脉之挛缩,所以不用者,以发汗已多,血浆被泄而血压已降,若更弛张血管,恐血压从此低落,而心脏愈益大张大缩以为救济,则动悸将益甚耳。”这和柯韵伯说“并不用芍药者,不欲其苦泄也”,同一意义。
3#
刘渡舟
刘渡舟
  标题:伤寒论第64条
  来源:伤寒论诠解
【解析】本条论述心阳不足而致心悸的证治。
汗为心之液,由阳气蒸化津液而成,即所谓“阳加于阴谓之汗”。所以过汗必然要耗伤心阳,心阳被伤,使心失去了阳气的庇护,则空虚无主,故见心中悸动而又喜按,借以安定心悸之苦,此乃外有所护则内有所恃之故。所谓“其人叉手自冒心,心下悸,欲得按”是矣。据临床观察,此类患者可见到心前区憋闷不适等证。治用桂枝甘草汤调补心阳则愈。
桂枝甘草汤仅桂枝、甘草二药。桂枝辛甘以补心阳,甘草甘温以滋心液,且二药相合,辛甘合化为阳,又以补阳为主,阳生阴化以奉于心。心阳得充,则悸动自安。桂枝去芍药汤治太阳病下之后脉促、胸满之证,用生姜、大枣,则有调和荣卫之意;本方单用辛甘合化助阳而不用生姜、大枣,是使药专力锐,直接抵达病所之意。虽然临床有时亦可见到胸满一证,但属阳虚不运,非为邪气干扰,故治疗只宜温补心阳。
4#
陈慎吾
陈慎吾
  标题:伤寒论第64条
  来源:陈慎吾伤寒论讲座
下面这条又是一个方子,这个方子有两味药:桂枝、甘草。这记方子非常方便了,这个方名就叫桂枝甘草汤,药物是桂枝、甘草两味,虽然简便,效果却大,治心脏病,很多的心脏病不能离开桂枝、甘草。桂枝这个药治上冲、能解肌,它能帮助行水,也能帮助行血、使血液循环,还有一个最大的用处是它能够强心。
“发汗过多”,汗为心液,发汗多就伤心液。“其人叉手自冒心”,叉手是把两手叉起来,自冒心就是按着心,“叉手自冒心”,这样按着舒服。这是虚还是实呢?是虚。“心下悸,欲得按者”,他为什么喜欢按着呢?他因为心下跳,所以才按着舒服。这说明什么?心阳虚,这是心阳虚的现象。心阳为什么虚啊?因为发汗太多伤了心液了,心液亡失的太多了心阳当然也就散了,所以他心阳虚。心阳虚了就镇不住了,百病趁虚而入,下面的气就往上来聚于心下,所以“心下悸”、心下跳动,用桂枝甘草汤来治,桂枝甘草汤可以强心,恢复心阳。桂枝能止冲,心下悸吗它就往上面冲了,桂枝止冲。一方面它止冲,一方面它可以强心,因为桂枝这个药它有刺激性,它能刺激心脏兴奋。甘草能缓和胃气,它不但能缓和胃气,甘草这个药只要身上有疼痛,有紧急、急迫的地方,它都能缓和。所以桂枝甘草汤两味药就治这个病。
这个方子很好记,桂枝四两,甘草二两,服法是顿服,一次就吃了,这个量比较大。照着原书上说,这个量应该加三倍,但是我们用的时候是酌量加,单纯用这个加到六钱。假如要是因为有别的合病,要用合方,这份量还要减,合方的份量要减轻。你看这个桂枝麻黄各半汤,那就是合方啊,剂量减得很多,桂枝二越婢一汤、桂枝二麻黄一汤,合方的量都减轻。
返回条文
任应秋·伤寒论第64条《伤寒论语译》
刘渡舟·伤寒论第64条《伤寒论诠解》
陈慎吾·伤寒论第64条《陈慎吾伤寒论讲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