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林昔拾 专题研究中医古籍经方论道
专题研究
条文
方剂
中药
病证
医案
中医古籍
伤寒论类
金匮要略类
经方论道
杏林昔拾 » 专题研究 » 条文
66.发汗后,腹胀满者,厚朴生姜半夏甘草人参汤主之
1#
小昔
小昔
  标题:伤寒论第66条
发汗后,腹胀满者,厚朴生姜半夏甘草人参汤主之。
厚朴生姜半夏甘草人参汤方
厚朴半斤(炙,去皮) 生姜半斤(切) 半夏半升(洗) 甘草二两 人参一两
上五味,以水一斗,煮取三升,去滓,温服一升,日三服。
2#
任应秋
任应秋
  标题:伤寒论第66条
  来源:伤寒论语译
【校勘】厚朴生姜半夏甘草人参汤方。《玉函经》:半夏“半升”作“半斤”。成无己本、《千金翼方》:甘草下有“炙”字。《玉函经》:“味”字下有“㕮咀”两字。
【句释】“腹胀满”,是胃炎胃扩张一类疾病,程应旄云:“胃为津液之主,发汗亡阳,则胃气虚,而不能敷布诸气,故壅滞而为胀满”,可能是指上列疾病而言,尤其是急性胃炎,初起常有恶寒、发热、头痛等表证,所以也常用发汗剂。
【串解】成无己云:“发汗后,外已解也,腹胀满,知非里实,由脾胃津液不足,气涩不通,壅而为满,与此汤和脾胃而降气。”成氏所谓“非里实”,即是说是里虚,本条当是素有胃病的人因发汗而引发。
【语译】服用发汗剂后,表证已经消退了,继而呈现腹部胀满的胃疾患时,尽可用厚朴生姜半夏甘草人参汤的和阳益胃剂。
【释方】钱潢云:“浓朴味苦辛而性温,下气开滞,豁饮泄实,故能平胃气而除腹满。张元素云,治寒胀而与热药同用,乃结者散之之神药也。此虽阳气已伤,因未经误下,故虚中有实。以胃气未平,故以之为君,生姜宣通阳气,半夏蠲饮利膈,故以之为臣,参甘补中和胃,所以益汗后之虚耳。”
本方辛香健胃,兼有滋养胃液的作用,宜于虚胀。
3#
刘渡舟
刘渡舟
  标题:伤寒论第66条
  来源:伤寒论诠解
这一条论述脾虚腹胀的证治。腹胀满为临床常见症状,病机有寒热虚实的不同。大便燥结,腑气不畅,腹中痞满,疼痛拒按,是阳明胃家实证;便溏下利,腹中胀满,疼痛喜按,是太阴脾家虚证。但是,本条所说的腹胀满与以上两种都不同,是由于发汗损伤了脾气,或脾气素虚,因而运化水湿的功能低下,湿留生痰,痰湿中阻,气机被遏所致。以实证辨,有脾气不足的一面;以虚证辨,又有痰湿凝结,气机壅滞的一面。此证非虚非实,属于虚实夹杂之证。虚与实哪个突出呢?应当以虚三实七来看待,治以健脾利气、温运宽中,用厚朴生姜甘草半夏人参汤。在厚朴生姜甘草半夏人参汤中,厚朴下气燥湿,消满除胀;生姜辛散通阳,健胃以散痰水;半夏和胃开结燥湿去痰。这三味药的用量均较重,以开痰气之滞。人参、甘草是半个理中汤,有健脾气,促运化之能。如果单用消痰利气之药,恐怕会使脾气愈虚,因此必须配甘补;如果多配甘补,又恐怕使中满益甚,因此参、草之量都不宜过重。全方轻重配伍,共成三补七消之法,攻补兼施,堪称是虚中夹实证治之典范。临床上,对汗下后或未经汗下而见脾虚气滞之腹胀满证,都可选用厚朴生姜甘草半夏人参汤。我曾经在一个传染病院会诊一位慢性肝炎病人,主诉就是腹胀难忍,午后更重,自己觉得有气壅滞在腹部,上下不通,暖气不出,放屁不能,要求医生解除他这个腹胀之苦。于是,我就开了这个方加减治疗,使胀满得以缓解。在用厚朴生姜甘草半夏人参汤的时候,应该注意厚朴、生姜要等量而且用量要大,参、草用量宜小,反之则胀满难除。
4#
陈慎吾
陈慎吾
  标题:伤寒论第66条
  来源:陈慎吾伤寒论讲座
这条症状很少,“发汗后,腹胀满”,发汗之后肚子胀满。用什么来治呢?用厚姜半甘参汤,我们把这个方子简称为厚姜半甘参汤,一个药给它用一个字之后是厚姜半甘参,专治这个发汗后腹胀满。要是没有发汗腹胀满治不治?也治。那为什么这写发汗后腹胀满?这里头有两个意思,一个意思是这个不是表证,没有表证了,是里证。另外一个意思是发汗能亡阳,发汗也能伤津液,能伤脾胃。
那他这一条的发汗后呢,是因为发汗而影响到脾胃了。脾虚了。脾虚的结果是什么?它就不转输,吃了东西不动了。因为发汗导致脾虚,吃了东西不动了,在胃里头就要发酵,就由原来的一块东西、一块饮食、一块食物发了很多气体。这是什么?这就是胃病,我们看胃病病人经常打嗝、放屁,他就是气体太多了,他就是吃东西不消化,容易发酵,发酵了就胀气。要是一时胀气呢,打嗝、放屁、肚胀,胃老那么胀气,它缩不回来了,这就属于胃病。
这个脾胀满是由于脾虚不能运化食物,这些食物变成气体而引起的腹胀满。不一定是发汗后,只要是遇见这类的脾虚、里面的食物不消化变成气体、见腹胀满,皆可用厚姜半甘参汤。厚朴治肚子满都知道,厚朴还治胸满。喘呢用厚朴杏子汤,厚朴杏子汤就是肺那地方胀满。它有什么力量能治胀满呢?它能够消食水。生姜、半夏这两味药是止呕的,这叫小半夏汤。上次我谈过了,治什么呕的呢?治胃里有水的呕,治胃里停水不消的呕吐,胃里要是有火不能用它。这个生姜跟半夏全是止呕,全是能祛胃里面的水,但是这两个作用不一样,生姜的作用是往横了散、四下散,半夏是上下降,由上往下降,这两个药合起来又能四散、又能下降,这个胃里面的水就祛了,甘草、人参呢,人参这个药既能恢复胃的功能,又能恢复胃的津液,要祛病存津啊,你只祛水就把胃的津液清干了,变当成干的了,所以正常的津液还要叫它有,废旧的水得叫它去,生姜、半夏是祛废旧的水,人参生有用的津液。甘草和中,厚朴去水、去气,它能去水气,它去什么气啊?发酵的气,刚才我说了里面发酵的那个,那个气得祛,你不把那个气祛了它老在里面胀满,厚朴能祛废气。祛了之后,甘草它助气,助的是正气,所以你要全祛了这个气,这个人也虚了,加上甘草呢,废气祛了正气还不亏。所以厚朴、甘草,一个是补、一个是泻,生姜、半夏祛水,人参生水也是一补一泻。所以说厚姜半甘参这个方子,中间有补有泻。
不过用的时候份量要斟酌,你要泻的时候,厚朴、半夏、生姜重用;你要补的时候,人参、甘草重用,这个方子它是活的。我们得区别对待胀满,不是是胀满就祛。比如有这么一个病人,五天不大便了,肚子胀极了,一口东西也吃不下去,肚子按都不敢按,像这种肚子胀吃厚姜半甘参行不行?不行,这是没大便的原因,大便一通这个胀满就好了,这时候要用这个方子那就不行了,你要用厚朴、生姜、半夏,还给他祛水,那大便更干了,大便更干了大便怎么下来?那需要用芒硝了,芒硝咸能软坚。还得用点大黄让肠子蠕动,大便就下来了。如果是厚姜半甘参证,脾虚的证,你不能用芒硝、大黄,你要是用了,那就越下越满。什么道理?芒硝、大黄能够把胃里刷洗干净了,刷洗干净之后胃就虚弱了。胃要虚弱了,胃与脾有连带关系,脾就弱了,越弱越不动了,越弱它越不转输了,你用点药大便下去了,你不用药他不大便了。往往有人经常性的便秘,他身上老带着一瓶泻药,他说我不吃泻药就不大便,吃多长日子了?吃两年了。这样的人有的是,他经常得要吃点泻药,不吃就不大便。他就不懂这个道理,你越泻越满,越满越不大便,不大便就吃泻药,吃了当时好了,大便下来了,你不吃大便又不出了。这个病应该用新加汤、厚姜半甘参汤啊,应该在这些方子上考虑了。不能再考虑芒硝、大黄了,这个要结合起来,治病的方法得有。
这个方子一两就是一钱,这个厚朴八两,八两应当用八钱,不用害怕,这个份量常用。可是有一点你得配合用,你单用八钱厚朴那把人弄虚了,它这个药要配合,有人参、有甘草,刚才我不是讲嘛,厚朴它不是祛气吗,甘草它助气啊,这个药物的配比用合适了,一点关系没有。这个份量就是这样啊,厚朴是八钱,生姜是八钱,半夏是三钱,甘草是二钱,人参是一钱。这个方子还是泻多补少,泻中有补,治脾虚的胀满。
返回条文
任应秋·伤寒论第66条《伤寒论语译》
刘渡舟·伤寒论第66条《伤寒论诠解》
陈慎吾·伤寒论第66条《陈慎吾伤寒论讲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