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林昔拾 专题研究中医古籍经方论道
专题研究
条文
方剂
中药
病证
医案
中医古籍
伤寒论类
金匮要略类
经方论道
杏林昔拾 » 专题研究 » 条文
68.发汗病不解,反恶寒者,虚故也,芍药甘草附子汤主之
1#
小昔
小昔
  标题:伤寒论第68条
发汗病不解,反恶寒者,虚故也,芍药甘草附子汤主之。
芍药甘草附子汤方
芍药 甘草(炙)各三两 附子一枚(炮,去皮,破八片)
上三味,以水五升,煮取一升五合,去滓,分温三服。
2#
任应秋
任应秋
  标题:伤寒论第68条
  来源:伤寒论语译
【校勘】《玉函经》《脉经》《千金翼方》:“发汗病不解”句,作“发其汗不解”;“反”字上有“而”字。
芍药甘草附子汤方。《玉函经》:芍药、甘草作“各一两”。《玉函经》《千金翼方》:“五升”作“三升”,没有“疑非仲景方”五字。《玉函经》:“五合”作“三合”,《千金翼方》作“二合”。成无己本:“分温三服”无“三”字;“方”作“意”字。
【串解】钱潢云:“或曰,既云发汗病不解,安知非表邪未尽乎?曰:若伤寒汗出不解,则当仍有头痛发热,脉浮紧之辨矣,而仲景非唯不言发热,且毫不更用解表,而毅然断之曰虚故也,即以芍药甘草附子汤主之。则知所谓虚者,阳气也,与上文虚字无异。其脉必微弱,或虚大虚数,而见汗出但恶寒之证。如附子泻心证,及用桂枝加附子汤,桂枝去芍药加附子汤之类,故曰虚故也。”
惟钱氏所说,病不解,是体弱病不复常,并不是表证不解;恶寒,是由于心脏衰弱的体温低落,而不是表证,所以认为是虚。
【语译】发汗后,所有的表证都已经消失了,但病人还是怕冷,这是体力衰弱体温低落的缘故,应该给以芍药甘草附子汤的强心剂。
【释方】周扬俊云:“汗多为阳虚,而阴则素弱,补阴当用芍药,回阳当用附子,势不得不芍附兼资,然又惧一阴一阳,两不相和也,于是以甘草和之,庶几阴阳谐而能事毕矣。”
3#
刘渡舟
刘渡舟
  标题:伤寒论第68条
  来源:伤寒论诠解
【解析】本条论述汗后阴阳两虚的证治。
文中虽未明言起于何病,但从治以汗法来看,可能原为太阳表证。既为表证,当有恶寒之证,然汗后表解,恶寒当罢。今汗后恶寒反而加重,且不见发热,可知恶寒并非表不解,而是病情变为正虚,“反恶寒者,虚故也”一语,就是对正虚病机变化的概括。本条述证简单,以方测证可见这里的“虚”是指阴阳两虚。阳虚不能温煦肌表,故恶寒反剧;阴虚不足以濡润筋脉,似当有肢挛急之变。夫表证去而转为里虚,故脉不应浮而当见沉迟细弱之象。治以芍药甘草附子汤,扶阳益阴,而达阴阳两顾。
本方芍药味酸微苦以滋营阴,甘草甘温和中缓急,二药相伍,使酸甘合化,以益阴养营。附子辛热扶阳实卫,合甘草则增强辛甘化阳之力。全方共奏阴阳双补之功。本方药少而专,丝丝入扣,可谓组方遣药之楷范。
4#
陈慎吾
陈慎吾
  标题:伤寒论第68条
  来源:陈慎吾伤寒论讲座
现在我们学一个方子,还是炮附子的。“发汗,病不解”,发过汗之后病不能好。他没有说是“表证”,因为什么我们知道他表病没有了呢?“反恶寒者”,表病不能叫“反恶寒者”。发汗是治恶寒的,这个人有恶寒不能叫“反恶寒”,一定是原来没有恶寒,或者是恶寒好了现在又恶寒、反复了,可见这个病没有表证。什么病呢?虚病,“反恶寒者,虚故也”。这个是阴阳俱虚。我们怎么知道是阴阳俱虚呢?你看这个方子,芍药甘草附子汤,芍药、甘草是滋阴的,附子是回阳的,是不是阴阳俱虚?芍药甘草附子汤就三味药。
这一条可以补充前面我们讲的《伤寒论》70条,70条有一个方子记不记得?“发汗后,恶寒者,虚故也;不恶寒,但热者,实也,当和胃气,与调胃承气汤”。同是一个“发汗后”,一个是恶寒虚,一个是恶热实,恶热实的有方子,是调胃承气汤,恶寒虚的呢?“发汗后,恶寒者,虚故也”,没方子,你看看这个,这个“发汗,病不解,反恶寒者,虚故也”,这个就是那个方子。这个芍药甘草附子汤就是70条前半段没写的方子。
“反恶寒者,虚故也”,这个还是阳虚、阴虚,这个方子叫扶阳益阴。我们用这个方子治这个神经痛是很好的,芍药这个药就治拘挛疼痛,附子它能行阳,它能够温经,就是这个神经啊、血管啊,它都能达到。我常常用这个方子治疗神经痛。我们要注意,一定是阴阳俱虚的病人才可以用,单纯阴虚的你不能加附子,单纯阳虚的也不能用芍药。阴阳俱虚我们怎么辨认?现在症状不全,阳虚仅仅就知道一个振寒,阴虚仅仅就知道一个小便不利,当然不止这些症状,将来我们逐渐学的时候,就知道了阳虚的见哪些症状,阴虚的见哪些症状。刚才我们讲了一条,“昼日烦躁不得眠,夜而安静……脉沉微,身无大热者”,像这样的就是阳虚。
《伤寒论》第60条是阳虚,没说治法,第59条阴虚也没说治法,这都是讲病理的。61条有治法了,61条阳虚,用干姜附子汤。68条阴阳俱虚,用芍药甘草附子汤。这都是在引申阴阳不和的含义。
返回条文
任应秋·伤寒论第68条《伤寒论语译》
刘渡舟·伤寒论第68条《伤寒论诠解》
陈慎吾·伤寒论第68条《陈慎吾伤寒论讲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