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林昔拾 专题研究中医古籍经方论道
专题研究
条文
方剂
中药
病证
医案
中医古籍
伤寒论类
金匮要略类
经方论道
杏林昔拾 » 专题研究 » 条文
94.太阳病未解脉阴阳俱停必先振栗汗出而解但阳脉微者先汗出而解但阴脉微者下之而解若欲下之宜调胃承气汤
1#
小昔
小昔
  标题:伤寒论第94条
太阳病未解,脉阴阳俱停(一作微),必先振栗,汗出而解;但阳脉微者,先汗出而解;但阴脉微(一作尺脉实)者,下之而解。若欲下之,宜调胃承气汤。
2#
任应秋
任应秋
  标题:伤寒论第94条
  来源:伤寒论语译
【校勘】《玉函经》:“脉阴阳俱停”句下作“必先振汗而解,但阳微者先汗之而解,阴微者先下之而解,汗之宜桂枝汤,下之宜承气汤”。《脉经》:“调胃承气汤”作“大柴胡汤”;“阳”“阴”下无两“脉”字;“汗出”作“汗之”。
【句释】“脉微”,心弱血少,脉管又不能适量紧张,便见微脉,是神经衰惫,动脉血压低降的征候。“脉阴阳俱停”,成无己以下各家,都解释为均调的意义,但《素问》《灵枢》《难经》《脉经》等,均没有“停脉”的记载,程应旄、钱潢、《医宗金鉴》等又释为“停止”,亦不妥,仍以原注的“微脉”为是。
【串解】成无己云:“脉阴阳俱停无偏胜者,阴阳气和也。经曰:寸口、关上、尺中三处大小浮沉迟数同等,此脉阴阳为和平,虽剧当愈。今阴阳既和,必先振栗汗出而解。但阳脉微者,阳不足而阴有余也,经曰:阳虚阴盛,汗之则愈。阴脉微者,阴不足而阳有余也,经曰:阳盛阴虚,下之则愈。”
“但阳脉微”,就说明阴脉不微,阴液充足,容易蒸化成汗,所以可能汗出而解;“但阴脉微”,就说明阳脉不微,阳脉不微,就是阳盛,阳盛化燥,当然可以泻下而解。但是仍须配合现实症状来分辨,较为万全。
【语译】太阳病表证不解,诊察他的脉搏,无论在浮部沉部都极微弱,说明他的体力不强,即或要发汗,都必先有振栗战震很吃力的经过,汗才能发得出来。假使只是阳部的脉搏微弱,而阴部的脉搏还充实,这时还可以发汗解表;假使阴部的脉搏虽稍为微弱一点,但阳部的脉搏却是充实的,如有里实证,还可以用泻下药攻里。用那一类的泻下药呢?最好是调胃承气汤一类的方剂。
3#
刘渡舟
刘渡舟
  标题:伤寒论第94条
  来源:伤寒论诠解
【解析】本条主要论述伤寒热病有从战汗作解的机理。
太阳病在未解之时,突然见“脉阴阳俱停”。对“停”字,各注家有不同的解释,有说停者,止也,认为脉有停跳;有说停者,调也,认为脉搏调和,以上两种说法都很牵强。赵本把“停”作“微”,亦有把“停”作“沉”的,我们认为,作微、作沉的说法,比较有道理。因为脉阴阳俱微或阴阳俱沉,正是正邪相争的一种表现,此时阳气欲拒邪而外出,有一积蓄力量的过程和先屈而后伸的程序,所以阳气向内,从而使寸、关、尺三部脉俱见沉、微。邪压正气,正气起而与争,正邪相搏,同时病人还见有振振摇动,从内心感到寒栗发冷的证候,这种现象叫“战、振、栗”,俗称为“寒战”。不过这种寒战是有劲的,与真武汤证阳虚无力的振振欲擗地不同。寒战时间的长短,取决于患者体质的强弱。体质较好,正气旺盛者,一般寒战十几分钟后就开始发热。发热是阳气得伸的表现,随之则正胜邪却,见身出大汗而其病得解,脉亦恢复正常。但也有正不胜邪,不能拒邪外出,见战而不汗者,此时当用药物助正以抗邪,以求汗出病解。还有战汗之时肢体无力振摇的,这表明正气大衰,将有虚脱之险,应积极用药救治。此外,对战汗病人的护理也甚为重要,每当战汗发生之时,患者及家属难免为之惊惶,医者应预先叮嘱“见战勿惧”。同时要注意季节的寒暖,室温和通风的适宜。若战汗之时,有口渴或饥饿感的,可令其稍进饮食,如热汤、热水,夏天亦可饮以清凉饮料之类。张景岳的医案即有战不得汗,经进食炖烂的羊肉而使汗出之例。无论伤寒、温病,凡外感热病都能发生战汗,尤以温疫为多见。据临床观察,战汗发生多有一定诱因,其中不少发生在服药之后。如服小柴胡汤或小陷胸汤,甚至服硝黄泻剂亦可诱发战汗。至于发生战汗的机理,犹如服栀子豉汤作吐一样,均是药物助正,驱邪外出的反映,并非是某方某药专可使人战汗。曾治一产后高热患者,扪其肌肤高热灼手,脉来洪大,舌见黄苔,大渴欲饮,但家人又不让饮。时值炎夏,家人以产后避风为戒,密闭门窗,并使病人身着棉衣。审此情况,即命开窗启户,并嘱产妇畅饮凉水。饮后片刻,寒战大作,脉见沉伏。其家人皆惊惶不已,向余问罪,指为误治。但未料病人战后汗出,竟热退身凉而愈。联系前后病情分析,此患者原是产后邪热伤津,本无汗可以作战,今饮水后增其汗源,益其津液,故有战汗作解之资本。
“但阳脉微者,先汗出而解;但阴脉微者,下之而解”,这是以脉象为依据,以判断疾病或从汗而解,或从下而解。阳脉微即寸脉微,寸以候表,候上而属阳;阴脉微即尺脉微,尺以候里、候下而属阴。邪气闭郁之所,有表里上下之异;正气驱邪外出,又有在阴在阳之别。邪闭郁于阳,则从汗而解;邪闭郁于阴,则从下而解,即通过下利而解。如太阴病“脾家实,腐秽当去”的暴烦下利,即是从下而解的实例。若不能自行下利作解,可酌用调胃承气汤等泻下。
返回条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