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林昔拾 专题研究中医古籍经方论道
专题研究
条文
方剂
中药
病证
医案
中医古籍
伤寒论类
金匮要略类
经方论道
杏林昔拾 » 专题研究 » 条文
98.得病六七日脉迟浮弱恶风寒手足温医二三下之不能食而胁下满痛面目及身黄颈项强小便难者与柴胡汤后必下重本渴饮水而呕者柴胡
1#
小昔
小昔
  标题:伤寒论第98条
得病六七日,脉迟浮弱、恶风寒、手足温,医二三下之,不能食而胁下满痛,面目及身黄,颈项强,小便难者,与柴胡汤,后必下重。本渴饮水而呕者,柴胡汤不中与也,食谷者哕。
2#
任应秋
任应秋
  标题:伤寒论第98条
  来源:伤寒论语译
【校勘】《玉函经》《脉经》:“胁下”上为“其人”两字,不作“而”。成无己本:“本渴饮水而呕者”作“本渴而饮水呕者”。《玉函经》:“不中”作“不复中”。
【音义】哕,音月,逆气也。
【句释】“脉迟”,即迟脉,就是脉搏的搏动很迟缓,凡心动迟缓的结果,脉搏必然现迟。“后必下重”,钱潢云:“后,谓大便也,下重者,非下体沉重,即大便后重。”
【串解】柯韵伯云:“浮弱为桂枝脉,恶风寒为桂枝证,然手足温而身不热,脉迟为寒,为无阳,为在藏,是表里虚寒也,法当温中散寒,而反二三下之,胃阳丧亡,不能食矣,食谷则哕,饮水则呕,虚阳外走,故一身面目悉黄,肺气不化,故小便难而渴,营血不足,故颈项强,少阳之枢机无主,故胁下满痛,此太阳中风误下之坏病,非柴胡证矣。”
这条的病变主要在胃肠,虽然胁下苦满,却和少阳证不同,不可不加辨识地一概用柴胡汤,不仅身面黄、食谷哕是胃肠症状,即它的“满痛”是在胁下肠胃,而与“胸胁苦满”的在体躯,也是大不相同的。脉浮弱,恶风寒,手足温、颈项强,自然很像桂枝证,但脉搏迟而身不热,正如柯韵伯所说的表里虚寒现象。这时,单独的解表都还要慎重,哪里还能一而再、再而三的泻下呢?一再误下了,胃气大伤而不能食,并引起了胁下满痛、饮水而呕、食谷而哕等胃炎症状,身面俱黄、小便难、大便后重等肠炎症状,这样病既在里,当然不是处理半表半里证的柴胡汤可以解决的了。
【语译】害了六七天的病,脉象虽现浮弱,而搏动数却减少了,手足虽觉温热,身上并不发烧,这是表里虚寒的情况。医生没有掌握住这种病情,不惟不温中散寒,反而一再地用泻下剂,便弄得胃气大伤,不仅不能吃东西,同时胁下满痛、喝水便呕、吃东西便哕等胃炎症状,周身黄疸、小便滞寒、大便坠胀等肠炎症状都出现了,这样很显著的消化道疾病,便不能一成不变的再用小柴胡汤。
3#
刘渡舟
刘渡舟
  标题:伤寒论第98条
  来源:伤寒论诠解
【解析】本条论述小柴胡汤的使用禁忌。
得病已六七日,证见“脉迟浮弱,恶风寒,手足温”。脉浮而弱,恶风寒,类似太阳中风。脉兼迟象,似为阳虚,若再见手足冷便可断为夹虚外感证。但反见手足温,说明并非阳虚,仅太阳表证而已。此时可能稍兼有不大便的里气不和证,但不是里实证。而医者见有不大便,竟不察表里虚实,屡用泻下,以致发生下列变证。误下必伤脾胃,使脾不健运,胃失和降,故不能食。脾虚失运,水湿停滞,加之误下后表邪化热入里,形成湿热郁滞,故胁下满痛。三焦之气不利,则小便难。因为湿无去路,郁蒸发黄,以致面目周身皆黄,当属湿热发黄证。湿邪上犯,闭阻太阳经脉,故颈项强。此类湿热证,当以渗利之法治之,使湿热通过小便排除。但医者不明此理,一错再错,误认为颈项强是太阳证,胁下满是少阳证,错当太少合病或并病而用小柴胡汤,从而造成了误治。小柴胡汤内有参、草、枣等甘温之品,服之必增湿热,而柴、芩之苦寒,也对里气不利,以致发生大便如痢一样下重不畅的变证。
“本渴,而饮水呕者”,此属饮家。因胃有停饮,津液不化,故渴;因渴而饮,水停更多,水邪上逆,故而作呕。这种饮家作呕与少阳病的心烦喜呕绝然不同,治当用半夏、茯苓、生姜之类涤饮则愈,切不可用小柴胡汤治疗。若误用之,必因其苦寒伤败胃气,使饮气更逆,而见“食谷则哕”之变。“哕”,即呃逆,类似膈痉挛之类。有的注家认为此句衔接突然,疑有缺文,学者可进一步考证研究。
返回条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