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林昔拾 专题研究中医古籍经方论道
专题研究
条文
方剂
中药
病证
医案
中医古籍
伤寒论类
金匮要略类
经方论道
杏林昔拾 » 专题研究 » 医案
中风
1#
小昔
小昔
  标题:中风
中风医案集
2#
冉雪峰
冉雪峰
  标题:冉雪峰中风案1
  来源:冉雪峰医集
汉口剧界余洪元,前当六十岁时,曾患中风,口眼喎斜,半身不遂,卧床不起,不惟不能坐行,且不能转侧,面赤气粗(风犹未熄),痰声轳轳,神识半昏,时或晕瞀,食不易下,非难吞即自落下。时历四月,中西方药无效,延予诊治。脉乍密乍疏,弦劲中带滞涩象,病机脉象均颇坏。此病乃素问所谓血之与气,并走于上,则为大厥,血菀于上,使人薄厥。病者年逾花甲,春秋已高,献身文艺界,无暇休息,平时血压即高,工作又忙,烦劳则张,平衡失驭,风阳上冒,激荡不宁,均是促成此病的暴发因素。且病逾百日,犹复面赤气粗,气血上并,冲激未已,病之坏处在此。然气来犹盛,未成痼疾,以我阅历,病犹可愈。此际治疗,镇敛浮越,平戢孤亢(熄未熄之风),冀可暂免急速变化,再商办法,拟方:
白薇、百合各三钱  龙骨、牡蛎各四钱  紫石英、灵磁石、赤石脂各三钱  寒水石、滑石各六钱  大黄一钱五分  铁锈末三钱  竹沥荆沥各五钱(二沥冲服)
一星期略安,得大便一次,原方减大黄为一钱,加琥珀末五分,怀牛膝四钱。又一星期渐佳,大便二次,面赤气粗,痰壅神昏等象锐减,手足能动,勉能起坐,原方去大黄、铁锈,加鲜生地一两、山萸肉三钱。约二星期,病愈大半,后于前方去寒水石、滑石、荆沥,时加菖薄、泽兰、甘松、桔络、青木香等,前后约六十日,全愈。
3#
冉雪峰
冉雪峰
  标题:冉雪峰中风案2
  来源:冉雪峰医集
汉口高某,其爱人患中风,口眼喎斜,半身不遂,言语塞涩,转侧维艰,延予商治。见其颜面灰白,并不红润,脉亦微弦劲,并不数急,无诸热型。看不出热极生风,风阳上冒等象。以为实则非纯实证,且年方四十岁月,并不为老,身犹壮健,体质并不为弱;以为虚则非为纯虚证,病机不甚紧追,病理却多纷岐。询知经事适来,偶因烦劳折回。予日:盖月事轮回,偶因情志激荡阻隔,迫而逆流上冲,干犯于脑。不显气盛热炽等象,只显半身不遂。不显神识昏管者,此与血厥、血晕类似,乃中风病之又一原因。不得局限于外风之一途,亦不得局限任何内因之一途。拟用许氏白薇汤及杨氏紫金丸合裁加减:
白薇四钱 归尾 白芍各三钱 甘草一钱 怀牛膝三钱 白茅根四钱 桔络一钱 青木香五钱。
同煎,紫金丸三钱(即蒲黄、灵脂二味炼制),用前药汁二次吞服。三剂,经畅行,手足渐次活动。原方去紫金丸,续服三剂,渐能起坐。前方去牛膝,归、芍各加为五钱,守服一星期,全愈。病者已能用人牵扶步行住宅左右一周,自示能行以为快。
冉雪峰中风案1侧重降逆豁痰,此案则侧重消瘀通络,因病施治。
4#
冉雪峰
冉雪峰
  标题:冉雪峰中风案3
  来源:冉雪峰医集
康某,湖北人,向在汉营商,年五十,体弱阴亏,素患头晕心慌,不安寐,状若怔忡。当时(解放前)竟逐互争,操烦过度,精神因愈损坏,突而昏仆,口眼喎斜,言语差涩,半身不遂,不能转侧,面间热气虽不甚大,而唇色过赤。脉弦数,弦为阴伤,数则为热,阴不与阳平,阳不秘藏,烦劳则张,气血上并,世所谓阴虚生内热,阳化为风,厥阴虚风上巅者。拟润沃阴液,戢敛浮越,逐瘀通络,豁痰醒窍,方用:
干地黄二两蒸绞浓汁 大黄一钱渍取清汁 藏红花八分酒拌沸水渍 犀角八分磨汁 鲜竹沥六钱
五味和匀,炖微温,二次服。三剂,病略减;再三剂,又减;改为煎剂:
白薇 百合各四钱 生地八钱 山萸肉三钱 茯神 枣仁各三钱 龙齿三钱 珍珠六钱 怀牛膝白茅根各四钱 甘草一钱
续进六剂,更大减。后各随病机,加桑螵蛸、阿胶、泽兰、木香之属,约二十剂,全愈,能步行出街。查中风多属实证,然亦有血不营周,气不充贯(不仅贫血,而且少气),纯属虚证。且有虚实错杂,互为因果,或下虚上实,上实下虚,或虚中夹实,实中夹虚。此案乃下虚上实、实中夹虚之一例。
5#
冉雪峰
冉雪峰
  标题:冉雪峰中风案4
  来源:冉雪峰医集
万县苏某,湖北人,高万多年,抗日战争时期,苏年六旬,春秋不高,体不胖,亦无中风素质,偶尔跌仆,感觉心烦头晕,手足麻痹。湖北同乡某因他事往唔,自调知医,为处方,满纸参芪术附,麻桂羌薄。服二剂,因而口眼l喝斜,半身不遂,昏瞀不知人,痰声轳轳,势颇危殆,此时已音喑不语,语亦不清晰,请予往诊。脉弦数劲急,气升痰升火升,一派风火激荡,实证景象。拟方:
白薇 百合各四钱 鲜生地汁二两 大黄(泡汁)一钱 怀牛膝六钱 石决明八钱 犀角八分(磨汁) 鲜石菖蒲六分 天竺黄三钱 竹沥八钱。
白薇等六药煮取一杯,兑入三汁一沥,分三服,日二夜一。明晨复诊,气火略平,神识略清,见予知点头。以多日未大便,原方去菖蒲、竺黄,加火麻仁、郁李仁各三钱(研)。越日再复诊,病机大转,已能言。后因误信人言,改清他人诊治,以致病情剧变,方隔三日,街市即传苏已病故,我深为愕然。此事始误在彼之漫不经心,后误在彼之仓皇失措。
6#
熊寥笙
熊寥笙
  标题:羚羊钩藤汤治类中风
  来源:中医难症论治
李某,男,60岁。
患“高血压”已两年,昨日晨起,突然昏倒,人事不省,牙关紧闭,面赤气粗,痰声如锯,二便闭阻;苔黄厚,脉弦滑。辨证:肝火上炎,风阳妄动。治法:平肝,潜阳,息风。处方:羚羊钩藤汤加减:
羚羊角骨(先煎)31g,钩藤钩15g,白芍15g,干地龙9g,生石决明(先煎)31g,天竺黄9g,白茯苓12g,淮牛膝15g,酒黄苓12g,僵蚕9g,紫雪丹(分三次先服开窍)1瓶。
三剂,水煎,分三次服,每日一剂。
药后人事稍清醒,能张口灌流汁,续进三剂,吐岀黏稠痰涎碗许,黄厚苔退去,脉转弦缓,能自诉所苦。继以育阴汤调理一月而安。
生石决明(先煎)15g,桑寄生18g,滁菊花12g,旱莲草18g,生地9g,熟地9g,生龙骨(先煎)15g,白茅根31g,竹沥片(每次吞服4片)1盒。
诊治心得:本案为类中风,病情至为险恶,治不如法,每多不救。张伯龙氏谓类中风为:“阴虚阳扰,水不涵木,木旺生风,而气升,痰升、火升上冲所致。”故以平肝,潜阳,息风为治,与外风治法天渊悬殊,医者临证时应严加鉴别,不可混同施治。
7#
熊寥笙
熊寥笙
  标题:天麻钩藤饮加减治中风半身不遂
  来源:中医难症论治
钟某,女,60岁。
患者有“高血压”病史。一日晨起外出买菜,忽跌仆在地,当即言语蹇涩,左半身不遂,口眼喎斜,不能行走。午后,由人抬来医院就诊。自述颈部右侧胀痛,胸脘闷滞,心烦欲呕,口干思饮,大便结,小便黄,咯稠痰;舌苔黄燥微腻,质红,脉弦数;血压202/110mmHg。以素有肝阳上亢旧疾,知其为水枯木横为患,脉症均见水不涵木之象。治宜平肝潜阳,清热祛痰,活血通络为法,拟天麻钩藤饮加减:
天麻9g,钩藤18g,白芍12g,白薇12g,白菊花12g,酒黄芩12g,生石决明(先煎)31g,牛膝9g,桑寄生12g,全瓜蒌12g,水竹沥(分三次兑服)9g
三剂,水煎,分三次服,每日一剂。
药后头胀痛减,仍痰稠便秘,乃遵丹溪法,治痰为先,本方同导痰合进,兼服当归芦荟丸一粒,大便遂通,痰浊亦减。前后共进八剂,胃纳恢复,惟左半身仍不遂,继以小活络丸徐徐图治,历时三月余,恢复如常。
按:本案为中风之中腑证。中风为大病,《黄帝内经》《金匮要略》均详论及,因其名与《伤寒论》之太阳中风相混,故后世医家别称为类中风。其病因多为七情内伤,将息失宜,肾水枯涸,肝木肆横,或饮食内伤,膏粱厚味生热,引动内风所致。本案良由水不济火,心火暴盛,热而生痰,痰生风,风火上亢所致,投以平肝潜阳,清热祛痰之天麻钩藤加减方,证治相符,肝阳得潜,内热得清,痰浊得除,气血畅达,故诸症得平。
8#
万泽东
万泽东
  标题:中风证(风从外中)
  来源:万泽东医案
陈×庆,男,48岁,职员。
时值仲秋,天气尚热,晚间贪凉未闭门窗,睡时感寒。翌晨,神志清醒,言语不清,手足不能动转,亦不知痛痒,延为诊视。见其言语謇涩,状若痴呆,四肢不仁、不用,口眼㖞斜,六脉皆浮兼有涩象。断为中风直入经络兼瘀闭关窍所致。治以疏风达表、通经活络之法。
处方:生黄芪六钱,当归六钱,知母四钱,防风四钱,川羌三钱,乳香三钱,没药三钱,桂枝尖三钱,全蝎一钱半,全蜈蚣二条。
水煎两回,分二次温服,令其微出汗。
午前十时服药,二小时后周身皆出微汗。午后二时手足稍能动转,亦微知痛痒,周身舒适,能起坐思食,午后服完二煎又得微汗,先后汗出三小时,霍然而愈。
按语:其人素禀健壮,因夜眠当风,外邪乘虚入于经络,而证现语言謇涩,四肢不仁、不用,用养血祛风、通利经络之剂即可收效。脉证皆无虚象,证既属实,何用黄芪以补其气?黄芪虽能补气,而《本经》黄芪原主大风,且与羌、防、全蝎、蜈蚣等祛风药同用,能增其散风之力兼扶正气,使邪去而正无伤,犹白虎汤加人参之义也。所谓有制之师,战无不胜,佐以乳、没、归、桂等以疏通经络兼开瘀闭。风为阳邪,六脉皆浮,恐服药后生有浮热,伍花粉、知母以清之。俾药力能直达病所,故服药二次皆得微汗,因而荣卫和、络脉通,风邪尽解,故一剂而愈。
本方加减法:兼寒者加干姜、肉桂、附子,兼热者加知母、花粉、石膏;兼湿者加防己、防风;邪盛者倍羌、防、全蝎;气血虚者重加参、芪;病在左者加鹿角胶,在右者加虎骨胶。
9#
万泽东
万泽东
  标题:中风证(痰火内发)
  来源:万泽东医案
李氏,女,65岁,农妇。
时值仲秋,因处境不顺,着急上火,醒后觉精神恍惚,言语謇涩,渐觉右半身不仁、不用,延医诊治,数日不应。舌苔黄微干,尿赤便燥,脉滑,沉候稍弱。断为痰火内发,兼有伏气之热转入阳明,故苔黄脉滑。治以清火涤痰之法。
处方:党参二钱,陈皮二钱,甘草二钱,节菖蒲四钱,大黄四钱,胆星三钱,竹茹三钱,枳实三钱,清半夏三钱,茯苓三钱,芒硝三钱。
水煎两回,合一起,入硝、黄,再煎数沸,分二次服。
复诊:服药后下大便二次,舌苔退半,但其脉仍有余热。按前方服之,去芒硝,大黄改用三钱。水煎二回,分二次服。
三诊:又下大便一次,言语见清楚,意识稍明了,手足略能动转,脉仍有滑象,按前方加减。
处方:党参二钱,陈皮二钱,甘草二钱,节菖蒲六钱,胆星三钱,竹茹三钱,枳实三钱,清半夏三钱,茯苓三钱,花粉三钱,当归三钱,丹参三钱。
水煎两回,分二次服。
连服五剂,意识明了,言语清晰,手足动转较前大好。嘱其调养,月余而愈。
按语:《素问·逆调论》曰:“营气虚则不仁,卫气虚则不用,营卫俱虚则不仁且不用。”说明风虽从外入,亦由内虚所引。卒倒、神昏、半身不遂、抽搐痉挛、口眼㖞斜等症皆属于风,故有真中、类中、肝风之别。本例为痰火内动,痰涎壅塞,荣卫脉络失和,证现言语謇涩,右半身不仁、不用。用清火涤痰之法治之,二剂轻,七剂愈。
10#
万泽东
万泽东
  标题:中风证(痰火内发)
  来源:万泽东医案
中风证(痰火内发)
何×仁,男,68岁,农民。
某日午餐后卧息,幼儿在炉旁玩火,势将被焚,在情急之时起身去救,着急动火,转身间即觉右手足不能遂用,头目眩晕,神志不清,舌强语謇,舌苔白厚微黄,大便微燥,脉弦而有力,右部有滑象,断为痰火内发之中风证。因遽然着急,情志过极,动其痰火,挟气血上逆于头,冲击脉络,发为偏枯不遂,脉象弦滑,尤为足征。年事虽高,亦为痰火内发之实证。治宜清痰火,开瘀降逆,引气血下行之法。
处方:生赭石末五钱,怀牛膝五钱,节菖蒲五钱,白芍四钱,当归四钱,丹参四钱,大黄三钱,清半夏三钱,天花粉三钱,甘草二钱,黄芩二钱,栀子二钱。
水煎两回,分二次温服,每次送服安宫牛黄丸一丸。
复诊:服后下大便一次,按前方又服一剂,煎服如前。神志已清,手足能屈伸活动,并能翻身转动。其脉滑象稍减,仍弦而有力,系痰火尚未全清。按前方去黄芩,加胆星三钱,煎服如前。
三诊:下大便二次,诸证悉减,能起床活动,惟脉尚未缓和,前方大黄改用一钱半,继服二剂,调养数日而愈。
按语:本证患者虽年近七旬,但脉来弦滑有力,为痰火内发之实证。重用安宫牛黄丸搜风化痰,宁心通窍;佐以清热利痰,舒郁降逆,引气血下行之汤剂,其效甚显。
返回医案 12
冉雪峰·中风案1《冉雪峰医集》
冉雪峰·中风案2《冉雪峰医集》
冉雪峰·中风案3《冉雪峰医集》
冉雪峰·中风案4《冉雪峰医集》
万泽东·产后中风《万泽东医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