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林昔拾 专题研究中医古籍经方论道
专题研究
条文
方剂
中药
病证
医案
中医古籍
伤寒论类
金匮要略类
经方论道
杏林昔拾 » 专题研究 » 病证
头痛
1#
小昔
小昔
  标题:头痛
头痛临证指南
2#
姚国美
姚国美
  标题:头痛
  来源:诊断治疗学讲义
头痛发热,有汗恶风,鼻流清涕,脉浮缓者,乃寒风为患,法宜辛温疏散,桂枝汤主之;
若鼻流浊涕,脉数,或昏眩抽掣者,则属风热,法宜辛凉清散,菊花散主之,葛根葱白汤亦主之。
菊花散:菊花 石膏 防风 旋覆花 枳壳 蔓荆子 甘草 羌活 生姜
葛根葱白汤:葛根 白芍 川芎 知母 生姜 葱白
头紧而痛,得温稍缓,发热,恶寒,无汗,脉浮而紧者,此寒邪凝闭,宜辛温发散,麻黄汤主之。
头热胀痛,近烟火尤甚,发热而渴,脉浮大者,此热邪弥漫,法宜甘寒,佐以辛凉,石膏散主之;若里热偏实,不大便六七日,则宜治以咸寒,调胃承气汤主之。
石膏散:石膏 川芎 甘草 葱白 茶叶
头痛,动作则甚,烦渴苔黄,便秘,夜寐不安,此阳明胃实,燥气偏亢,法以酒蒸大黄、白芍、天花粉、黄芩、秦艽、麻仁之类,苦泄润导,以削其势。
头痛,或作或止,少气懒言,脉虚恶寒,不能食,乃脾肺气虚,清阳不升,法宜升阳补气,主以补中益气汤加细茶叶、蔓荆子之类。
头痛自鱼尾上攻,目眩,脉细或芤,此属营血不足,虚风作痛,产后亡血,多有此证,宜补血熄风,四物汤加菊花、蒺藜,或芎归汤。
芎归汤:川芎 当归酒洗
头痛喜按,手足厥冷,口吐涎沫,脉沉细而缓者,此肝阳不足,虚风上犯,名曰厥阴头痛,法宜苦温,以化阴霾,吴茱萸汤主之;若眩晕 抽掣,巅顶胀痛,手不能近,畏见阳光,脉弦大而芤,或弦细而数者,则属肝阴不足,风火上冲,名曰厥阳头痛,法宜育阴熄风,大定风珠主之。
头痛耳鸣,或兼牙根酸软,甚则痛时如有火热上冲泥丸者,乃肾阴不足,龙火浮越,法宜壮水之主,以制阳光,主以知柏八味丸加玄武板、枸杞、桑头、蒺藜之类;若肾阳不足,阴气逆行而上,头痛不可忍,其脉举之则弦,按之则坚者,此上实下虚,法宜益火之源,以消阴翳, 附桂八味丸主之,黑锡丹亦主之;更有精气两虚,头脑空痛,腰脚痿弱,脉微细者,宜填补精气,主以龟鹿二仙胶与鹿茸之类。
3#
姚国美
姚国美
  标题:头痛
  来源:病理学讲义
头为天象,周身气血朝会于斯。故外感内伤之邪,皆能相害,或蔽覆其清明,或瘀塞其经隧,邪正相搏,而痛以作。其为病也,名目虽繁,要不外以六经六气辨之。因风而痛者,则抽掣作痛,或兼恶风,或兼昏眩,以风主疏泄,又主动播,腠理为之开,经脉为之不舒也。因寒而痛者,则收引作痛,多兼恶寒,以寒主凝泣,卫气不伸,营血不行,经脉为之细急也。因热而痛者,头热胀痛,近烟火尤甚,以热性弥漫,经脉为之胀满,火能助热,得火热而愈甚也。因湿而痛者,则头重而痛,或首如裹,以湿性重浊,能损人之阳气,头为诸阳之会,清空之窍为之不利也。因燥而痛者,动作则痛,必兼烦渴引饮。面赤便秘,以燥伤津液,阳明胃实故也。因火而痛者,则痛如劈,必兼烦热,以火性暴烈,上炎则痛剧,内扰则心烦也。此六气之邪为害不同,而头痛之现象亦异之大较也。若欲知邪之所犯为何经,又当察其痛之部位。头痛连项者,为邪犯太阳,以太阳之脉,交巅络脑别下项也。痛在额间连目眶者,为邪犯阳明,以阳明之脉,起于鼻之交顿中,上达头维也。痛在耳前发际者,为邪犯少阳,以少阳之脉,上抵头角绕耳前也。痛在巅顶者,为邪犯厥阴,以厥阴之脉,与督脉会于巅也。惟太少两阴经脉,皆络舌本不上头,而亦有头痛者,以太阴为脾脉,脾主升清,若清阳之气,或为湿遏,或被痰阻,则头重而痛矣。少阴为肾脉,肾主骨髓,髓为骨之充,脑为髓之海,或肾阴不足,虚阳无附而上攻,或脑海受邪,则头脑作痛。《经》所谓“头痛巅疾,下虛上实,过在足少阴巨阳,甚则人肾”是也。此又邪犯六经之大较也。六气者病之原因,六经者病之所在。外感固以六淫之侵袭,由经脉而传脏腑;内伤亦以六气之偏胜,由脏腑而波及经脉。所不同者,外感得天气之偏,自表而人,宜有表证相兼内因则为情欲所伤,邪自内发,症与表病悬殊。外感多在阳经属邪实,故邪不解而痛中不除;内伤多在阴经属正虚,故痛或作或止。前贤论头痛有云,“暂病当重邪气,久病当重元气”,即指此也。更有邪客阳经,惟凑于一边,痛连额角,久而不已,为偏头痛者;有真气不守,厥而上行,天门真痛,上引泥丸,《经)所谓“头痛甚,脑尽痛,手足寒至节,死不治”,为真头痛者。一则气血偏虚,系病之变态;一则阳气败绝,系病之最危,此皆学者所当知也。
4#
万泽东
万泽东
  标题:论头痛
  来源:万泽东医案
《素问·调经论》曰:“血之与气并走于上,则为大厥,厥则暴死,气复返则生,不返则死”。尝读此节经文,虽知其证极为严重,其现何症状未曾经验,无从解索。嗣于临床之时,凡遇暴烈头痛、目胀、耳鸣、头目眩晕等症,其脉浮大弦硬者,初用龙胆泻肝汤及芎芷石膏汤等,治之不效,后于泻肝汤中去柴胡,加紫苏子、牛膝等兼降逆气,治之仍无效,甚感束手无策。闻西医同道有脑充血证,其症状与此相似,始恍然大悟“血之与气并走于上之大厥”的真相。人之气血,原相并重。前贤有云:“气为血之帅,气行则血行”,未有脑部血充而气不充者,故经云:“气复返则生,不返则死。”诚以气能复返则血随之而返,不致充而又充,故能得生。乃遵《医学衷中参西录》所载建瓴汤加减,重用敛降之品以引逆上之气血返而下行,收效甚捷。此证病因不一,兼证亦繁。有因肾气大虚,失其蛰藏之职,不能固摄收敛,以致厥逆上冲,使气血并充于头部,或其人素失保养,或年迈体弱,操劳过度,致得斯疾,于建瓴汤加枸杞、熟地、山萸肉等,敛降之中兼峻补肾气,以复其蛰藏之本,则血之与气自能下安故宅,不致上充而愈;或肾气既虚,复因肝气肝火妄动,挟冲脉之气上冲,使气血随之上逆而成者,必头胀痛剧烈,或兼呃逆胁痛等症,于建瓴汤加茵陈、桂枝等,用磨铁锈水煎之,治以舒和镇降,使引逆上之气血下行,不再上充而愈。兼证尚多,随证审辨,用药加减,庶不致误。
返回病证
姚国美·头痛《诊断治疗学讲义》
姚国美·头痛《病理学讲义》
万泽东·论头痛《万泽东医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