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林昔拾 专题研究中医古籍经方论道
专题研究
条文
方剂
中药
病证
医案
中医古籍
伤寒论类
金匮要略类
经方论道
杏林昔拾 » 专题研究 » 条文
14.太阳病项背强几几反汗出恶风者桂枝加葛根汤主之
1#
陈伯坛
陈伯坛
  标题:陈伯坛伤寒论14条
  来源:读过伤寒论
太阳循背行,人身之背面,即太阳之正面也。正面上有外面表面,发于阳则外证现外面,发于阴则表证现表面。其外面表面不与人身相背者,太阳不反张,则不触不背矣。乃无反张之形,而有反张之势,是正面如反面。形容之曰项背强几几,若反翼之鸟者然。其反且背也,非太阳故为拗状也。项背似有葛藤在,手太阴肺为牵引,而后皮毛强为之合也。假令阖而不开,则外证作表证论矣,无汗而已。否则上开下不开,下焉不能翻为上。阴不升亦无汗,或下开上不开,上焉不能翻为下,阳不降亦无汗也。本证则上开下亦开,独项背为中梗。手足太阳尽有反动力,翻无汗为有汗,故曰反汗出,岂徒谓其不当如是反如是哉。谓太阳与项背,本不相反而适相反也。胡不曰反恶风耶?风邪非袭入太阳署之底也。特恶其俨与项背争强弱,复牵引太阳之面,转令太阳无强力以反入,亦无强力以反出。反而不折,故不曰如柔痉状也,当以桂枝汤为禁剂,恐其收易而放难。惟有仿系铃解铃之法,太阳方翻作太阴方,则禁剂变为神剂矣。桂枝加葛根汤主之,详注方后。
2#
陈伯坛
陈伯坛
  标题:陈伯坛14条.桂枝加葛根汤
  来源:读过伤寒论
桂枝加葛根汤
此变通桂枝汤之头一法。存桂枝之名,而所加者葛,不易方之易方。如桂枝之法,而仅去者粥,不易法之易法。葛之义,针对项背之葛藤。根之义,拨正阴阳之互根也。手太阴之根,互足太阳者也,能行使麻黄发表证之汗,发之自能收。足太阴之根,互手太阳者也,能行使桂枝解外证之汗,系之而后解也。若手太阴越俎与外证相持,则左矣。以其没收桂枝证入毛脉之中,虽有桂枝汤而不适用。太阳得其反,实太阴失其正也。葛根入土最深,得土味最厚,本草称其起阴气。味起阴气三字,正教人物识葛根的真诠。盖起地气以为云,自尔引天气以为雨。一味药能上下其阴阳,已非寻常所可及。尤异在右旋者根,而左旋者纹。更莫名其转圜之妙,即谓手足太阴,首以葛根为更始可也。凡用葛根,皆本此义。特变桂枝之阖力为开力,则本节为滥觞耳。
3#
冉雪峰
冉雪峰
  标题:冉雪峰伤寒论14
  来源:冉注伤寒论
冉雪峰曰:此节承上文胪叙桂枝脉证,而出其方,又推广桂枝之用,不仅限于中风,其所以解说桂枝汤者,至详且尽。此节乃言本桂枝证,而邪渐袭入经输,太阳病未解未罢,仅用桂枝汤未尽扣着,犹差一黍。仲景全书,有一证,即有一证治法,故本节主桂枝加葛根汤,与本节下文葛根汤条类似,但有一风一寒的区别。寒闭太阳表层,而邪袭经输,则为下葛根汤证。风扰太阳里层,而邪袭经输,则为本条桂枝加葛根汤证。葛根藤蔓延引,气质清轻,能起阴气,俾内陷之邪,由阴而出之阳。但葛根气味甘平,升举之力不大,故加麻黄之大有力者,与葛根提先同煮,浑合为一,助葛根直由经输深深之处,奋发而达于外。宋本有麻黄,即具此义。麻黄是助葛根升陷,不是助桂枝发表。麻黄汤中用桂枝,桂枝汤中不用麻黄,此则开桂枝汤用麻黄的变例。方名桂枝加葛根,葛根不与桂枝先煮,却与麻黄先煮,殊堪深味。宋林亿校正,疑此方为是桂枝中但加葛根,疑之诚是,但是浅一层,为中人以下说法则可,未足尽仲景深邃奥义。窃谓用麻黄不用麻黄,或麻黄多用少用,在审汗的多寡,邪的内外轻重,未可一概肯定。再桂枝汤,桂枝芍药均三两。此方既用桂枝名称,不知何以均减作二两。准之桂枝加附子、桂枝加人参,凡称桂枝汤,均不变易原有量数。此方可发汗篇,芍药作三两,玉函全书,桂枝均作三两,各有意义。二药以均作三两为近是。若葛根汤均作二两,则是方制已变,无所不可,且此二药若不作三两,则与葛根汤药品量数煮法服法均同,将何以别其为葛根汤,为桂枝加葛根汤,直是衍文重出。学者当密较量,实事求是。
4#
小昔
小昔
  标题:伤寒论第14条
  来源:伤寒论
太阳病,项背强几几 ,反汗出恶风者,桂枝加葛根汤主之。
桂枝加葛根汤方
葛根四两 麻黄三两(去节) 芍药二两 生姜三两(切) 甘草二两(炙) 大枣十二枚(擘) 桂枝二两(去皮)
上七味,以水一斗,先煮麻黄、葛根,减二升,去上沫,内诸药,煮取三升,去滓,温服一升。覆取微似汗,不须啜粥,余如桂枝法将息及禁忌。
返回条文
陈伯坛伤寒论14条陈伯坛《读过伤寒论》
陈伯坛14条.桂枝加葛根汤陈伯坛《读过伤寒论》
冉雪峰伤寒论14冉雪峰《冉注伤寒论》
伤寒论第14条小昔《伤寒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