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林昔拾 专题研究中医古籍经方论道
专题研究
条文
方剂
中药
病证
医案
中医古籍
伤寒论类
金匮要略类
经方论道
杏林昔拾 » 专题研究 » 医案
风寒
1#
小昔
小昔
  标题:风寒
伤寒中风医案汇集
2#
熊寥笙
熊寥笙
  标题:桂枝汤治太阳中风
  来源:中医难症论治
张××,男,17岁。
1930年,予任巴县中学校校医,时届冬月,学生多患外感,有伤寒、有中风,各因体质之强弱及受邪不同,患病各异,有轻有重。一日下午,一同学扶张某来校医室看病。症见头连项强痛,自汗出,发热,恶风,舌质正常,苔薄白有津,脉浮弱,不数。予曰:此太阳中风证,为表虚之侯。治宜用经方桂枝汤温通卫阳,解肌发汗。
桂枝9g 白芍9g 炙甘草6g 生姜9g 大枣9g
二剂,水煎,分三次服,每日一剂。
药后汗出,诸症俱减。二日后复诊:已能自己行动,不须人搀扶。讯其尚有何症?曰:觉人晕,四肢乏力,仍微恶风。因思仲景《伤寒论》第10条云:“风家表解而不了了者,十二日愈”之训,续投玉屏风散两剂以善后。
防风6g白术12g黄芪18g甘草3g
二剂,水煎,分三次服,每日一剂。
按:本案桂枝汤证,即太阳中风证。城市中人麻黄证少见,桂枝证则较多。太阳中风,发热汗出,此为营弱卫强,故使汗出。自汗与发汗迥别,自汗乃营卫相离,发汗使营卫相合,自汗伤正,发汗驱邪,故桂枝汤为解肌发汗圣药。《伤寒论》原文第95条云:“太阳病,发热汗出者,此为意弱卫强,故使汗出,欲救邪风者,宜桂枝汤”。本条为仲景自注桂枝汤之功效,故患者服之而病愈。
3#
熊寥笙
熊寥笙
  标题:桂枝汤治太阳中风变证
  来源:中医难症论治
李××,男,17岁。
患者为一学生,家住南岸。星期六下午回家休息,星期日即感头昏痛不适。星期一凌晨,过江赶来学校上课。季冬天气,北风凛冽,遂感寒而痛加重。来校医室就诊,诉昨日觉头昏痛,颈部有不适感,以病不重,仍勉强支持上课。今日星期二,觉头痛加剧,项连背强直不舒,俯仰困难,行动转身都不便,汗出,发热,怕风。脉诊:浮缓,举之有余,按之不足。舌诊:舌不红,苔薄白润泽。予曰,时值季冬,病为太阳中风证。太阳经脉起于目内眦,上额发巅,其支者,从巅至耳上角,其者,从巅入络脑,还出别下项。风邪入侵,太阳首当其冲,故头痛为必有之症。今头连项面痛,为风邪由太阳经脉自上而下,进一步深入,致终气不
舒,面项背拘急强直,所以今日病较昨为剧。法宜解肌以祛风,生津以柔润筋脉,拟桂枝加葛根汤治之:
桂枝6g 炒白芍6g 炙甘草6g 生姜9g 大枣9g 葛根18g
二剂,水煮,分三次服,每日一剂。医嘱:药须温服,服后覆取微汗,不须啜粥。三日讯其病情,谓服一剂后,病已减半,二剂服完,病愈。
按:本案为桂枝汤之变证:示人以临证用药之机要,以广桂枝汤之应用。运用古方,药症相对、丝丝入和,则不必加减,若证与药有出入,有一药不对证,则必须加减,灵活化裁,药随病变。桂枝汤类,共有十九方,除桂枝汤外,其余十八方,均系桂枝汤加减而成,谓经方不可加减者,盖未深研《伤寒论》耳。
4#
熊寥笙
熊寥笙
  标题:桂枝汤治太阳中风重症
  来源:中医难症论治
陆××,男,40岁。
患者为一公务员,因公出差,清晨乘船过江,衣着单薄,时值初冬,遂感冒。翌日公毕回家,自购参苏丸一瓶,约18克,服之未愈。旋即去某西医院服解热剂效亦不显,至第四日来中医院就诊。自诉:头后枕部连项疼痛,转动不自如,如失枕状,怕风,须紧闭窗户;兼自汗出、发热、肌肉触之觉痛。诊脉:浮缓。舌象:舌不红,苔薄白。病属外感无疑,参苏丸为治老年体虚感冒,内有痰滞胸闷,咳嗽痰多的对症药。今病员之所患非一般伤风,乃太阳中风证也。风邪伤卫,入于肌腠,故恶风特甚,四肢肌肉触之即痛,为其特征。因而以桂枝汤解肌发汗,调和营卫,为贴切治法。
桂枝9g 炒白芍9g 炙甘草6g 生姜9g 大枣9g
二剂,水煮,分三次服,每日一剂。
医嘱:服药后啜热稀粥一碗以助药力,温覆取微似汗出。第三日来诊,讯其服药后情况。谓如法服药一剂,即汗出病减大半,二剂服完,即感一身轻快。现仅觉精神不振,胃口欠佳,拟五味异功散加味以调理之。
按:本案及张案桂枝证(太阳中风证)同一病形,唯证状略有轻重之不同耳。桂枝证之发热汗出,稍不小心,即易与“温病之发热汗出”相混。辨证要点:中风发热,汗出恶风,脉浮缓;温病发热、汗出,不恶寒,反恶热,脉浮数。辨证准确,又要遣方用药,有胆有识,敢于“有是证,便用是药”,不要犹豫不决。
5#
熊寥笙
熊寥笙
  标题:桂枝汤治太阳中风误用辛凉不解
  来源:中医难症论治
唐××,女,70岁。
述患外感已十日,头痛恶寒,精神困疲,胃纳不佳。初未就医服药,延至第三日,始就某中医诊治。医调年老之体,多属阴虚,虽时届冬月,恐难胜辛温发表之剂,拟银翘散三剂加减为治,并谓银翘散凉中有辛,亦可疏表。第一剂服后,未见好转。接服第二剂,头痛恶寒更甚,以为日久病重药轻,药力未到,又将第三剂尽服之,病益加剧,竟至不起。因人介绍,特来就诊。证见头项强痛,恶风(头戴皮帽,身着重裘),发热汗出,口不渴,大小便正常,脉浮缓。舌质淡,少苔,润泽。予曰:病为太阳中风,非外感风热,服银翘散,此误也。风邪不去,反为辛凉药所遏,故病益加剧。《伤寒论》原文第6条云:“太阳病,发热而渴,不恶寒者为温病。”今恶风(同恶寒)如此之甚,虽发热,自觉毫无恶热感,更无口渴现象,脉亦不数,虽冬月亦有冬温,而此实非温病银翘散证。脉症合参,明明是一个桂枝证摆在眼前,遂疏方用桂枝汤祛风解肌,调和营卫为治。
桂枝9g 炒白芍9g炙甘草6g 生姜9g 大枣9g
三剂,水煎,分三次服。每日一剂。
医嘱:经云:“发表不远热”。此方辛温解肌,既治病,又救银翘散之误。病属表虚中风,虽已经过十一日,但未化热,未传变,更无阴虚证象,年虽高,但有是证,便用是药。患者唯唯,遂执方而去。后四日复诊,谓服药尽三剂,即汗出病解,近半月之病,三剂而愈,言下深表感谢!
按:桂枝汤为太阳中风,表虚自汗,发热恶风的对证良药。医者不知辨证,妄谓近世无桂枝证,桂枝汤无用,不能治病。有清以来,多习用辛凉方剂,桂枝汤不但医家不敢用,病家亦多不敢服。一般辛凉之剂,如桑菊、银翘,服之平平,不见功过,医者易于藏拙,病人亦多乐用,认为吃了总不坏事。辛温之剂,对证则收效速,误用亦反应快,医家病家,都敬而远之。本案患者,服银翘致误,若不辨证论治,仍以银翘敷衍下去,则病情之变化,将不知伊五胡底也。回忆此案,良深感慨!
6#
熊寥笙
熊寥笙
  标题:桂枝加葛根汤治太阳病项背强痛
  来源:中医难症论治
李某,男,18岁。
时值季冬,一日突变严寒,北风凛冽,未及时加衣,遂感寒致病。自述:昨日感头昏痛,颈项不舒;今日头痛加重,项连背强直作痛,俯仰不自如,行动亦感困难,并发热,汗出,恶风。予诊其脉浮缓无力,苔薄白,舌质不红。曰:“时值冬季,病为太阳中风证。”今头连项背而痛,为风邪由太阳经脉自上而下,进一步深入,致经气不舒,而项背拘急强直,所以病情较昨日加剧。法宜解肌以祛风,生津以柔润筋脉。拟桂枝加葛根汤主之。
桂枝6g,白芍6g,炙甘草6g,生姜9g,大枣9g,葛根24g。
三剂,水煎,分三次温服,每日一剂。
嘱:药须温服,服后,覆取微似汗,不须啜粥。复诊:药后病减其半,继以原方进退用药,调理而安。
按:本案为桂枝汤之变证,并示人以随证用药之机要。病因体异,方随病变,故方须加减,不可执一而不知权变。桂枝汤加减共十几方,如能灵活掌握,加减化裁,一方变多方,即可治多种病变。
7#
熊寥笙
熊寥笙
  标题:小柴胡汤治虚人外感
  来源:中医难症论治
谢某,男,36岁。
述感冒已三日,时作惊寒,不思饮食。曾去联合诊所诊治,服荆防败毒合剂120mL,两天服完,病未好转,仍不欲饮食。复诊认为伤食恶食,改服楂曲平胃合剂120mL,两天后,病仍如故。至第七日,来中医院就诊,要求服煎剂。症见头角痛,胸胁苦满,热一阵,冷一阵,口苦无味,不思饮食;苔薄白,脉浮弦。予曰:病非风寒在表,亦非食填中宫,乃少阳伤风半表半里证,故服荆芥、楂曲等合剂无效。法宜合解少阳,使半表半里之邪内彻,枢机一转,病即解关。小柴胡汤主之。
柴胡9g,黄芩9g,法夏6g,生姜6g,党参9g,大枣6g。
三剂,水煎,分三次服,每日一剂。
药后病解,饮食恢复正常。
按:本案为少阳柴胡证,体虚外感多有之。伤寒一日太阳受之,二日阳明受之,三日少阳受之。若其人体虚,亦可经传少阳,不经阳明再传,所谓血弱气尽,腠理开,邪气因入是也。在外感病中,今人体质较弱,柴胡证尤为多见。但自温热学说盛行于世后,医者多谓温热病多,伤寒病少,温病不胜柴胡之升散,用之最劫肝阴,为温病禁药,于是小柴胡汤,医家多相习不敢用,恐遭不白之冤。其实柴胡性寒味苦,远不如麻黄、桂枝、羌活、独活之辛燥刚烈,其解热疏肝,功效甚著。惟肝肾阴虚,津液涸竭,舌光无苔,是所当禁,其解外感风寒诸病,只要对证,均可辨证施用。若不加辨证,岂但为温病禁药,即伤寒亦不可乱用。仲景《伤寒论》对柴胡证极为重视,故特提示柴胡证及桂枝证,其他方剂,均无此提法。
8#
熊寥笙
熊寥笙
  标题:麻黄汤治春月伤寒
  来源:中医难症论治
钱某,男,30岁。
1967年春,时值阳历三月,春寒犹甚,旬末,天忽下雨,冷如寒冬。钱某,下田栽秧,感受寒邪,归家后即卧床不起。我立即扶杖奔赴其家诊视。切诊:六脉浮紧有力。舌诊:舌色正常,尖边俱不红,苔薄口。问诊:头痛如劈,一身痛如被杖击,骨节疼痛,怕冷厉害,发热无汗。大小便无异常。诊毕,予曰:此伤寒证也,虽时届春令,而天气严寒,治同冬月,不可误为春温,仍以伤寒诊治。方用麻黄汤开表发汗,透达表邪,可以一剂而愈。
麻黄(去节先煎去沫)12g,桂枝9g,杏仁9g,炙甘草3g。
一剂,水煎,分三次服,每四小时服一次。
次日走访,谓服第一次药后,觉怕冷稍减;服第二次后,得汗,觉头痛身疼去十之六七;服完第三次药,觉全身轻松,热退神清,尽剂而愈。
9#
万泽东
万泽东
  标题:太阳伤寒证
  来源:万泽东医案
毕×春,男,62岁,农民,法库县二区榆树屯。
于仲冬穿水捕鱼,感受寒凉。自觉恶寒发热,头项强痛,身痛,无汗。曾自用便方发汗,汗出不多,病亦未解,第三日转增狂躁不安。诊其脉浮而有力,一息数达五至。
诊断:发热恶寒,头项强痛,是太阳表证,本无疑义。惟脉浮有力,数达五至,且兼狂躁不安,其人必蕴有内热,为外寒所郁,壅塞熏蒸之故,非纯属太阳伤寒之表证可知,故不用麻黄汤之温散。其狂躁不安,又非大青龙汤证之轻微烦躁可比,因此又不能用表里双解之大青龙汤。宜以宣散达表,兼清解之法。
处方:青连翘五钱,薄荷叶四钱,天花粉四钱,白芷三钱,细辛八分,甘草二钱。
水煎二回,分二次服,每次送服散剂一付。
散剂方:朱砂一钱,甘草末一钱,冰片二分,薄荷冰三分。
共研细末,分为两付。
复诊:服药二次,皆得微汗,表证已解,亦不狂躁,思食粥汤。诊其脉仍有力略数,舌有白苔,但少津液。此乃表邪虽解,而蕴热未清,应再予清解之剂。
处方:青连翘四钱,薄荷叶二钱,玄参四钱,天花粉四钱,生石膏四钱,甘草二钱。
水煎二回,分二次温服。
效果:药服尽剂,其证霍然而愈。
按语:散剂方系《医学衷中参西录》所载之急救回生丹。薄荷冰具有发表之性,服之能汗解;冰片、朱砂为镇狂乱之有效药。散剂与汤剂合用,共奏达表清热及镇心安神之效。复诊已不狂躁,故不用回生丹,仅服清解内热之汤剂。
10#
万泽东
万泽东
  标题:太阳中风证
  来源:万泽东医案
王×汗,男,29岁,教员,法库县小学。
于初冬晚餐后,有汗外出,而感风邪。病已三月,延余诊视。六脉浮缓,头痛发热,汗出恶风,但无麻冷。然有时作呕,微喘,面红,微渴,舌苔色白,周身关节疼痛。
诊断:太阳中风,风伤卫,而卫外之气必虚,加以风邪内扰,津液不固,则自汗出;而头痛恶风、脉浮而缓,皆太阳中风固有之证;其面红,是中风之邪仍郁于表之征;微渴,汗出耗津之象。宜调和荣卫、散风为主,兼清解其热之法。
处方:桂枝尖五钱,白芍五钱,甘草三钱,大枣七枚,生姜三钱,防风二钱,知母四钱。
水煎二回,分二次温服。继啜粥一碗,覆取微汗,忌汗多出。
复诊:药服尽剂,脉静身凉,诸证悉除。
按语:其脉象浮缓、头痛、发热、汗出、恶风、舌苔白、身痛,用桂枝汤以调荣卫。其面赤、微渴,知有浮热,故加知母,亦能缓解姜桂之热。加防风以散风邪,且能引经。
返回医案 12
熊寥笙·桂枝汤治太阳中风《中医难症论治》
熊寥笙·麻黄汤治春月伤寒《中医难症论治》
万泽东·太阳伤寒证《万泽东医案》
万泽东·太阳中风证《万泽东医案》
万泽东·伤寒兼狂乱《万泽东医案》
万泽东·伤寒少阳重证《万泽东医案》
万泽东·伤寒少阳证《万泽东医案》
万泽东·伤寒太阴证《万泽东医案》
万泽东·伤寒过汗不解《万泽东医案》
万泽东·孕妇伤寒《万泽东医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