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林昔拾 专题研究中医古籍经方论道
专题研究
条文
方剂
中药
病证
医案
中医古籍
伤寒论类
金匮要略类
经方论道
杏林昔拾 » 专题研究 » 中药
柴胡
1#
小昔
小昔
  标题:柴胡概述
来源:柴胡为伞形科植物柴胡(北柴胡)或狭叶柴胡(南柴胡)的干燥根。
产地:北柴胡,主产于东北及河南省、河北省、陕西省;内蒙古自治区、山西省、甘肃省亦产。狭叶柴胡习称南柴胡,又名红柴胡,主产于 东北、陕西省、内蒙、河北省、江苏省。
炮制:拣去杂质,除去残茎,洗净泥沙,捞出,润透后及时切片,随即晒干。
性味功效:苦、辛,微寒。归肝、胆经。解表退热,疏肝解郁,升举阳气。可治疗表证发热及少阳证,肝郁气滞,气虚下陷、脏器脱垂,疟疾寒热等病证。
用法用量:煎服,3~9g。解表退热宜生用,且用量宜稍重;疏肝解郁宜醋炙,升阳可生用或酒炙,其用量均宜稍轻。
药材性状:
北柴胡:呈圆柱形或长圆锥形,长6~15cm,直径0.3~0.8cm。根头膨大,顶端残留3~15个茎基或短纤维状叶基,下部分枝。表面黑褐色或浅棕色,具纵皱纹、支根痕及皮孔。质硬而韧,不易折断,断面显纤维性,皮部浅棕色,木部黄白色。气微香,味微苦。
南柴胡:根较细,圆锥形,顶端有多数细毛状枯叶纤维,下部多不分枝或稍分枝。表面红棕色或黑棕色,靠近根头处多具细密环纹。质稍软,易折断,断面略平坦,不显纤维性。具败油气。
饮片特征
北柴胡:本品呈不规则厚片。外表皮黑褐色或浅棕色,具纵皱纹和支根痕。切面淡黄白色,纤维性。质硬。气微香,味微苦。
醋北柴胡:本品形如北柴胡片,表面淡棕黄色,微有醋香气,味微苦。
南柴胡:本品呈类圆形或不规则片。外表皮红棕色或黑褐色。有时可见根头处具细密环纹或有细毛状枯叶纤维。切面黄白色,平坦。具败油气。
醋南柴胡:本品形如南柴胡片,微有醋香气。
以下为北柴胡图片
北柴胡原态.png
北柴胡根.png
北柴胡饮片.png
以下为南柴胡图片
南柴胡植物.png
南柴胡根.png
南柴胡饮片.png
2#
冉雪峰
冉雪峰
  标题:冉雪峰论柴胡
  来源:冉雪峰医集
柴胡种类甚多,各地药市所售不同,形态既殊,性味自别,有北柴胡、南柴胡、银柴胡、红柴胡、软柴胡、竹叶柴胡等等。唐容川所言川柴胡未见,各柴胡均用根,唐言一茎直上,中空有白瓢,似兼用茎。以予阅历,竹叶柴胡气清,与古柴胡相去不远,但不象形如所谓中空有瓢似膜网者。银柴胡性平,尚可用。红柴胡辛温燥烈,正与古柴胡气味相反,唐容川所谓比羌独活更烈,殆即指此。凡少阳火化较旺,及温热病用之,辄汗出烦渴,目赤耳聋,谵妄,故医林多以非伤寒正少阳不可用。江浙薛叶派更视如鸩毒,相戒终身不用。此非柴胡之过,乃药市伪种繁多,今之柴胡非古之柴胡也。因其种类多,性味别,故历代学者论柴胡之学说,亦纷杂无定,群言淆乱。折衷于圣,本经曰味苦,则凡味辛烈者,非柴胡也;曰性平,别录曰微寒,则凡性温热者,非柴胡也;甘而微苦,平而微寒,乃是少阳由阴出阳之象,其臭香乃合火郁发之之义;瓢空似网,乃象三焦膜网之形。再即本经条文寻绎,曰主心腹肠胃结气,由心至腹以及肠胃,是躯腔内凡脏腑俱包括在内,三焦发源肾系,内连脏腑,躯腔内五脏六腑往来交通道路,俱在三焦膜网之中,柴胡能疏利膜网,故统治五脏六腑结气。不然,柴胡亦气味俱薄之药物耳,何能心腹肠胃结气俱治耶?曰饮食积聚,肠外包裹鸡冠状网油,即三焦也,小肠受盛化物,功用均在鸡冠状油,王清任谓为气府。中焦如沤,化气行水,功用均在网油,内经谓之决渎之官。三焦畅达,则食道、水道通利,尚何饮食积聚之有。曰寒热邪气,三焦不惟内连脏腑,并外通皮毛,里气通则外气和,腠理间细薄白膜,亦三焦之物,内外一气相含,故和腠理。昔贤谓为少阳专药,主寒热往来,仅识得此一句,而所以然之理尚未明。曰推陈致新,不惟五脏六腑道路在三焦,人身新陈代谢各项相互机窍,亦无不在三焦,三焦为存元气之府,火往上行,水往下行,气化能出,一片化机,陈推而新致矣。微苦则降,微寒则清,是柴胡为降药,而非升药;为清药,而非燥药;为通里药,而非解表药。其燥者,伪叶乱之也。其升其表者,乃功用推出也。邹澍张山雷两家,颇能入理深谈,于治疗方面,裨益不少,究之于柴胡真正之功用,尚未达一间云。
3#
恽铁樵
恽铁樵
  标题:恽铁樵论柴胡
  来源:论药集
柴胡《本草经疏》下云:仲景小柴胡汤同人参、半夏、黄芩治伤寒往来寒热,口苦耳聋,胸胁痛,无汗,又治少阳经疟往来寒热,亦治似疟非疟,大便不实,邪不在阳明者;在大柴胡汤,治伤寒表里俱急;伤寒百合证有柴胡百合汤。东垣治元气劳伤,精神倦怠用参、芪、白术、炙甘草、当归,佐以柴胡、升麻引脾胃之气行阳道,名补中益气汤,此方去当归加茯苓、猪苓、泽泻、干葛、神曲名清暑益气汤;同四物去当归,加泽兰、益母草、青蒿,能治热入血室,同升麻、干葛等能升阳散火;同生地黄、黄连、黄柏、甘草、甘菊、玄参、连翘、羌活、荆芥穗治暴眼赤。柴胡性升而发散,病人虚而气而升者忌之,呕吐及阴虚火炽炎上者,法所同忌。疟非少阳经者勿入,治疟必用柴胡,其说误甚,不可久服,亦无益精明目之理。尽信书,则不如无书,此之谓也。今柴胡俗用有二种,色白黄而大者曰银柴胡,用以治劳热骨蒸;色微黑而小者,用以解表发散,《本经》并无二种之说,功用亦无分别,但云银州者为最,则知其优于升散而非除虚热之药明矣。《衍义》所载甚详,故并录之。冠宗奭《衍义》曰:柴胡本经并无一字治劳,今人方中,鲜有不用者,呜呼!凡此误世甚多。尝原病劳,有一种真藏虚损, 复受邪热,当须斟酌用之。如《经验方》中治劳热,青蒿煎之用柴胡正合宜耳,服之无不效,热去即须急己,若或无表热,得此愈甚,虽至死人亦不悟,目击甚多,可不戒哉?日华子又谓补五劳七伤,《药性论》亦谓治劳乏羸瘦,若此等苟病无实热, 医者执而用之,不死何待?注释本草一字不可忽,万世之后, 所误无穷也。
按:今之习用者有银柴胡、北柴胡,又有书竹柴胡者,谓论竹叶柴胡,即银柴胡也,时医认银柴胡为调理药,当即本《药性论》,曾见用此杀人者屡屡,故吾于此药,敬而远之。惟小孩伤寒系风温,咳而将作痂子者,柴胡、葛根同用,颇能收透发之效,见气急者不可用;女人经行淋沥不净,见潮热为虚,柴胡、鳖甲、青蒿同用,为效颇良。若暑湿温用之,为祸最烈,通常所见疟疾,皆兼暑湿者,用小柴胡治之,不但无效,且变症 百出,若用常山三、两剂即愈。熟读《伤寒论》者,往往泥古,虽与力争,亦不信,可慨也。
本站收录按:柴胡品种多样,混乱,恽氏所说竹叶柴胡即银柴胡大概因品种混乱而起,不知恽氏所说银柴胡究竟是何种柴胡。
返回中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