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林昔拾 专题研究中医古籍经方论道
专题研究
条文
方剂
中药
病证
医案
中医古籍
伤寒论类
金匮要略类
经方论道
杏林昔拾 » 专题研究 » 病证
郁证
1#
小昔
小昔
  标题:郁证
郁证临证指南
2#
熊寥笙
熊寥笙
  标题:郁证论治
  来源:中医难症论治
郁证是气机郁滞所引起的疾病的总称。历代医家对郁证,有不少论述,如《素问•至真要大论》有“诸气膹郁,皆属于肺”的病理和病机分析,《素问•六元正纪大论》有“木郁达之,火郁发之,土郁夺之,金郁泄之,水郁折之”的五郁论治。后世医家对郁证的阐发,莫过于朱丹溪、张景岳两家。而丹溪之论郁在临证时尤切合实用。何谓郁?滯而不通,或结而不舒之谓也。何谓郁证?就是人身气血失调,结聚不通而发生的各种病变。朱丹溪曾说:“百病皆生于郁。”可见郁之为病,掺杂在各种疾病之中,涉及面相当广泛。人身百病,千变万化,不可穷诘,但中医认为不病于气,即病于血,如其气血和平之时,则百病不生'《丹溪心法》说:“气血冲和,万病不生,一有怫郁,百病生焉。”《云笈七签》说:“户枢不蠹,流水不腐”意谓运动不息,故不蠹不腐,人身亦然,气血调和即无病,一有郁滞,则当升不升,当降不降,当变化不变化,因而就病变百出了。
郁之为病,不外七情和六淫两个方面,七情之邪,如怒伤肝则气上,思伤脾则气结之类。六淫之郁,如寒邪之郁于营卫,风寒湿三气杂至合而成痹之类。内伤之郁,多系情志不遂,外感之郁,总由邪不解散。气本无形,郁则气聚,聚则似有形而实无质。郁证的表现比较复杂隐微,不是那么显而易见。由于气郁则生湿,湿郁则生热,热郁则生痰,痰郁而血不行,血郁则食不化,而为胸膈似阻,心下虚痞,脘闷腹胀不食等症。这一系列的病情演变过程极为复杂曲折。又兼郁证形成一般患者都不自知,医生亦往往忽视,有久病而生郁者,则为前病所惑;有郁久而生病者,则为近病所迷;有因服药杂乱而成郁者,则为药误所混,很难洞悉郁证症结之所在。因此,郁证是说理易,实践难。治郁证务要遵守《内经•至真要大论》:“谨守病机,各司其属,有者求之,无者求之,盛者责之,虚者责之,必先五脏,疏其血气,令其调达,而致和平。”这就是说,首先要把疾病的病理弄通,治病求本,才能很好地解决治疗问题。郁证的治疗法则,《内经•六元正纪大论》已启其端,所谓木郁达之等五郁治法,这仅是一个原则性的提示,即按达、发、夺、泄、折五法去治,未必能尽获全功。因为郁证涉及面广,治郁之外,则气郁必先理气,湿郁必先燥湿,热郁必先清热,痰郁必先祛痰,血郁必先行血,食郁必先消食,或一法单施,或二法并行,或数法兼用。在郁证外如有其他兼证,当随证施治,则更为全面。
3#
万泽东
万泽东
  标题:论肝病
  来源:万泽东医案
诸气为病,《金鉴》言之甚详,各有治法。惟郁怒伤肝一证,较其他气病为多。方书多用香附、青皮、枳实、厚朴、延胡索等理气之品治之,愈者很少;亦有愈者,恒多转为怯弱等证。此等药物可暂用,不宜久服。盖肝之为病,多由郁怒而得,怒则伤气,气伤更不可用开破平泻之品,克伐太过,多生他变,不可不慎。肝病采用舒和滋养等法治之,愈者甚多,且无后遗之证。盖肝为将军之官,易动难静,中藏相火,为元气之萌芽。如情志不畅,肝失其条达之性,常横恣躁急,使一身之气化皆逆而不顺。其证似实,而实中有虚。治之者如骄将悍卒,须恩威并济,宜舒和滋养,不宜开破平泻。《医学衷中参西录》载有肝脾双理丸,变通为散剂,名舒肝散,随汤剂送服,治肝气诸病,莫不获效。若由于气滞郁塞而形气实者,则用开导之法。气逆上攻,胸膈胀闷,或痰壅喘嗽,或便,或呕哕,凡属于气之逆者,常用苏子降气汤加减治之。
返回病证
熊寥笙·郁证论治《中医难症论治》
万泽东·论肝病《万泽东医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