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林昔拾 专题研究中医古籍经方论道
专题研究
条文
方剂
中药
病证
医案
中医古籍
伤寒论类
金匮要略类
经方论道
杏林昔拾 » 专题研究 » 经方论道
程祖培医学要语
1#
萧熙
萧熙
  标题:真武汤方义
  来源:萧熙医林遗录
程师祖培,以西医而研究中医学,从已故名医陈伯坛先生受《伤寒论》,数十年来,恪遵师说,多所会心。每与讲论医事,赚恳到,语必称引师说,而曰伯坛师云云,具见师徒之谊,感人弥切。下录诸论,类多陈氏遗规,于此,亦足征程师之至性矣。
(一)加减
关于用经方有无增损药味问题,须视病程具体情况而定,以真武汤为例:
少阴真武有加减,太阳真武无加减。      
(二)病机
太阳真武,其病机为“水深火热”——如水益深,如火益热。少阴真武,其病机有三:肾水凌心,故头眩;寒水射肺,故喘;水邪侮土,故浮肿。      
(三)发热
太阳有发热或汗出,一般人不敢用真武汤者,盖由畏其发热,殊不知太阳之真武证,其发热者,乃由于水气凌心,激动中见之热,故水深而火热;治法以去其水气为重点。少阴无发热,其用真武汤,自与太阳不同,而病能方机,在以“理肾水”三字为重点。      
(四)气质
太阳真武,注重在水气——以其为气,无质,其义与小青龙汤证之心下有水气,正复相同。少阴真武,注重在肾水——以其为水,有质,镇其水以温其经,和其阴而复其阳也。      
(五)发汗
太阳发汗,不同于太阳病发汗。
太阳病发汗,有麻桂青龙之表证。
太阳发汗,在于行水散寒(生姜)而复阳温经(附子)。《伤寒论》云:“太阳病,汗出不解,其人仍发热,心下悸,头眩,身动,振振欲擗地者,真武汤主之(太阳中篇第82条文)。”是则太阳病,既已发其汗,而其人仍发热者,为肾水搏于太阳经之故。肾水凌心,故心下悸而头眩;水邪上泛,则太阳经气被迫,故身动而振振欲擗地。茯苓桂枝白术甘草汤条,所谓发汗则动经,身为振振摇者,于此颇近,而真武之动经与水邪,又复更深一层。
太阳病发汗,其运用汗剂,手面可略宽,所谓绰绰然有余裕。
太阳发汗,则务须撙节,必须固护水谷之精气,而行水散寒,丝毫不可浪费。      
(六)阴阳各复其位
太阳之真武与少阴之真武,机理不同,治疗目的亦异。太阳真武,人畏用,少阴真武,人少用,然三阴三阳,真武共二条,皆不外恢复阴阳之本位。      
(七)崇土制水
真武汤治水,或治浮肿,有其特具的风格,《金匮》之水肿五水,非必真武之所主也,盖真武不单纯在治水,其要旨为崇土以制水,故真武汤方中,白术不能减。犹忆曩年(新中国成立前多年)为人戒烟,创用半边真武汤,用白术、生姜两味,若烟瘾五分至一钱者,姜、术用二两左右;烟瘾在一两者,姜、术用两半至三两。烟瘾深者,在戒烟临尾阶段,常见水泄,因而多有不能坚持者,服半边真武汤,十之七八告痊。常谓真武全方真义,在与姜、术。
伯坛师曰:“此殆亦见吾子之聪明也。”偶然一得,而谬膺师誉如此。      
(八)茯苓、芍药
真武汤之用云苓,乃降天之气,天气者,肺气也,故降天气以定喘。白芍入太阴,取其养脾之阴,此遵伯坛师之教范,而自为运用者。犹记师言云:“芍药殿春末之花,能收炫烂残阳。”真武汤方义之精蕴,此语已轻轻点出,传神之笔也。      
(九)真武汤方之全貌
真武汤之全方,其义理与疗效,为崇中州之土运,而镇北方之水神,其机近于抽象,可冥悟,而不可即也。伯坛师有二语状之,终身雒诵之,未忍忘,师之言曰:“其尊严如岳峙,其镇静若渊渟。”真武汤之具体塑像,历历如画,不仅理致可掬,抑亦可观赏其全貌矣。
2#
萧熙
萧熙
  标题:四字伤寒
  来源:萧熙医林遗录
1.寒邪初侵,只到化。
2.病久,则到气。如《伤寒论》云:“太阳病,下之后,其气上冲者,可与桂枝汤,方用前法,若不上冲者,不得与之(太阳上篇第15条)。”
3.病重,则到经,所谓筋惕肉瞤者是。
4.更重,则到脉,如《伤寒论》云:“太阳病,未解,脉阴阳俱停(太阳中篇第94条)。”此则涉及脏腑,而连系到《金匮》。
3#
萧熙
萧熙
  标题:伤寒与杂病之转变
  来源:萧熙医林遗录
伤寒之始终,是厥阴与太阳。
“金匮”之变衍,在经络与脏腑。
此二句,包括伤寒及“金匮”。
厥阴为终,太阳为始,何以厥阴在前?以春为风,厥阴属风木,故以风气为先,此指无病时六经之顺行,有病时则逆行,自太阳始,到厥阴终。
4#
萧熙
萧熙
  标题:伤寒与寒伤
  来源:萧熙医林遗录
(一)寒邪与人
伤寒者,人自伤于寒,六经依次传变,故其关键在传经。
寒伤者,寒自伤于人。所谓寒伤,陈修园主之最力,陈乃承张隐庵之说,盖其最心折于钱塘张氏也。      
(二)传经
伤寒由经传:经传则传,经不传则不传;主动在经。《伤寒论》云:“太阳病,头痛至七日以上自愈者,以行其经尽故也,若欲作再经者,针足阳明,使经不传则愈(太阳上篇第8条)。”      
(三)之为病
六经皆有“之为病”,着一之字,是史家大书特书的笔法。太阳之为病,之字紧跟太阳,则太阳自开其局,引邪入门,其弦外之音,于此可见。然则“太阳之为病,脉浮,头项强痛而恶寒”,乃机体自作自为,其义殆有如裸身以迎风露,招寒而入,所谓“冬不藏精,春必病温”、“冬伤于寒,春必病温”者,可与此互参。
5#
萧熙
萧熙
  标题:中风与风中
  来源:萧熙医林遗录
《伤寒论》之中风,与前条义同,是人为的,如火船撞石,由于自己不善将护,自为引致风邪。
《金匮》之中风,实际是风中,乃风之中于人,故不论体质好,亦能变起仓卒,如肥壮之人,或营养太过者,亦竟有中风之患,此所谓卒病,如以石撞船,防护不易,所谓“客气邪风,中人多死”是也。
6#
萧熙
萧熙
  标题:顺逆
  来源:萧熙医林遗录
中医左肝右脾,其部位之解释,亦有一说,如对席而坐,相值握手,则对方之左右,适与我相反,故肝脾不能以机械之方隅言。
又如医学上顺逆一词,亦须视时地而论,人处天地间,脚向下,头朝天,故为顺。然以孕产为例:人自母胎出腹时,头向下,脚后出,则谓之顺产。
此顺逆须结合时地等具体情况,从全面来看待也,六经之终始,其平时与病时之顺逆,亦如此。
7#
萧熙
萧熙
  标题:《伤寒》《金匮》之主题
  来源:萧熙医林遗录
(一)五行六气
《伤寒卒病论》,所述不止六气,亦有五行。
《伤寒》以六气为主,《金匮》以五行为主。      
(二)脏真
《金匮》之论点,在于脏真,脏真以五行为本,所谓“脏真通与心”“脏真通与脾”等。肺以金为脏真,肝以木为脏真;类此,即五行的气化,亦即五行之真。病邪侵入,先化后气。
脏真与真脏不同,所谓“真脏脉现”者,现于脉,即为真脏。      
(三)三阳二阴
五行即五气。《金匮》之五气,即三阳二阴:心为阳中之太阳,肝为阳中之少阳,肺为阳中之太阴,此属三阳;脾为阴中之阴,肾为阴中之少阴,此属二阴。
《金匮》以三阳二阴为主,《伤寒》以三阳三阴为主。
8#
萧熙
萧熙
  标题:吴萸、四逆、理中、真武
  来源:萧熙医林遗录
(一)四逆
四逆者,中土之脾阳衰败,阴寒由四旁而来,自手冷至腕曰厥,自手冷至肘为逆。然四逆与理中汤之中寒者,又自不同。      
(二)不能代用
伯坛师曰:“吴萸、四逆、真武,不能同鼎而烹。”此指方药各有专经,非谓果不得以同煮也。盖若真武证,则不当以吴茱萸汤代之,以吴茱萸汤为阳明篇方药,阳明与少阴乌能主观互易?若阳明与少阴,两经递相转化,则少阴不治取阳明,故少阴篇有吴茱萸汤——其实吴茱萸汤是化降阳明之寒浊。      
(三)三焦
吴茱萸汤,为上焦药;理中者,理中焦;真武,为下焦药;理中不能用于下焦,大论有明文垂训,其他亦然。
三焦者,水谷之道路,上焦得通,津液得下,胃气因和,吴茱萸直透上焦,化降寒浊之邪,故主头痛而吐涎沫。
9#
萧熙
萧熙
  标题:吴茱萸汤治眼疾
  来源:萧熙医林遗录
(一)吴茱萸之方机
眼科用吴茱萸,以吴茱萸为上升药,吴茱萸味浊,主补五脏之浊,此所谓浊,与寒浊不同,《内经》云“清阳实四肢,浊阴归六腑”,即浊阴也;又曰“食气入胃,浊气归心,淫精于脉”,亦浊气也。然其证,一定要有寒浊,才可用吴茱萸,盖取其升清降浊也。吴茱萸之外,方中之生姜,温中而去水气,正所以佐吴茱萸而化阴浊之邪。      
(二)病例
抗日战争时,行医香港,有南北行街一小童,13岁,眼起翳膜,不能视,已成丧明之痛,与吴茱萸汤,服之大奏功效,膜渐薄,五六剂即愈。凡寒浊之眼,投之皆准,风邪湿浊亦可,热眼则严忌。
10#
萧熙
萧熙
  标题:烦躁
  来源:萧熙医林遗录
吴茱萸汤证,有烦躁欲死,此“欲死”而已,不仅不至死,一用吴茱萸,则阴阳相见,而病愈矣。故其烦躁,乃阴阳不相遇之烦躁。寒浊杜塞于阴阳之交,而不致全然中断者,此际生机反油然而作——盖其阴阳固欲相贯,只待寒浊廓清耳。阴阳不相遇,寒浊横阻,而生机转萌,则所谓“不及黄泉,无相见也”,可喻此旨。
返回经方论道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