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林昔拾 专题研究中医古籍经方论道
专题研究
条文
方剂
中药
病证
医案
中医古籍
伤寒论类
金匮要略类
经方论道
杏林昔拾 » 专题研究 » 条文
101.伤寒中风有柴胡证但见一证便是不必悉具凡柴胡汤病证而下之若柴胡证不罢者复与柴胡汤必蒸蒸而振却复发热汗出而解
1#
小昔
小昔
  标题:伤寒论第101条
伤寒中风,有柴胡证,但见一证便是,不必悉具。凡柴胡汤病证而下之,若柴胡证不罢者,复与柴胡汤,必蒸蒸而振,却复发热汗出而解。
2#
任应秋
任应秋
  标题:伤寒论第101条
  来源:伤寒论语译
【校勘】《玉函经》:“有柴胡”作“小柴胡”。《玉函经》《千金翼方》:没有“病”字,“若”字,“却复”的“复”字。成无己本:亦无“复”字。
【句释】“伤寒中风”,汪琥云:“谓或伤寒,或中风,不必拘也。”往来寒热,胸胁苦满,嘿嘿不欲饮食,心烦喜呕等,都是吃柴胡汤的主要症状,但是在临床上这些症状不一定都要齐备,有一二种就行了,就叫不必悉具,悉,皆也,具,备也。“蒸蒸而振”,钱潢云:“蒸蒸者,热气从内达外,如蒸炊之状也。邪在半里,不易达表,必得气蒸肤润,振战鼓栗,而后发热汗出而解也。”
【串解】成无己云:“柴胡证是邪气在表里之间也……但见一证便宜与柴胡汤治之,不必待其证候全具也。邪在半表半里之间,为柴胡证,即未作里实,医便以药下之,若柴胡证仍在者,虽下之不为逆,可复与柴胡汤以和解之。得汤邪气还表者,外作蒸蒸而热,先经下里虚,邪气欲出,内则振振然也。正气胜,阳气生,却复发热汗出而解也。”
本条旨在说明,病不变,药亦不变。
【语译】无论太阳中风或伤寒,只要出现了某一个柴胡汤的症状,便得服用柴胡汤,不一定机械地要所有柴胡汤的症状都齐全了才能服用。但要注意一个问题,柴胡汤证病变的性质为半表半里,切莫要误用下剂,服了泻下剂后,如柴胡汤证依然存在,仍当继续用柴胡汤,一定要使它抵抗力逐渐地增加,由战栗而发热而出汗,整个病变才能好转。
3#
刘渡舟
刘渡舟
  标题:伤寒论第101条
  来源:伤寒论诠解

伤寒中风,有柴胡证,但见一证便是,不必悉具。

【解析】本条论述使用小柴胡汤要抓住少阳的主证。
少阳病症状很多,临床上不可能在一个患者身上同时全部见到,因而也无需诸证俱备,才可用小柴胡汤或其他柴胡剂。“但见一证便是,不必悉俱”,讲的就是这个意思。“一证”当活看,不要认为就是一个证,更不能认为是任意一个症状。而应该理解为一两个能确实无误地反映出少阳病病变特点的主证,如见到往来寒热或胸胁苦满等,便可使用小柴胡汤。因为往来寒热、胸胁苦满是少阳病具有特征性的证候。往来寒热反映了邪在半表半里,正邪斗争有进退出入的病变特点;胸胁为少阳之专位,苦满反映了少阳气郁,疏泄不利的病变特点,除此之外,或者见到口苦、喜呕;或者见到呕而发热等一两个主证,也可诊断为少阳病。
本条言简意明,旨在告诉读者临床辨证时要善于抓主证。不仅少阳病如此,其他各经之病亦当仿效而行。

凡柴胡汤病证而下之,若柴胡证不罢者,复与柴胡汤,必蒸蒸而振,却发热汗出而解。

【解析】本条论述柴胡证误下后的证治及机转。
少阳病属半表半里证,本不应泻下,但在临床上又容易犯误下的错误。因为少阳受邪,往往影响三焦气化不利、津液不畅,致使津气不能下达而有不大便的见证。此时若用小柴胡汤外疏内达,使上焦得通,津液得下,胃气因和,在表者可濈然汗出而解;在里者则使大便得下而解。若不遵此法,但见不大便即贸然使用下法,则为治疗之逆,其结果可能出现三种情况:一是造成坏病,甚至转成下利不止、水浆不入等重证;二是邪传阳明,而成阳明有关的诸证;三是其人正气尚旺,尚没有因误下而发生特殊变化,而柴胡证仍在的,则仍可用小柴胡汤治疗。然由于误下之后,证虽未变,但正气毕竟受挫,值此之时借药力之助,正气奋起向外抗邪,而见“蒸蒸”振战,然后发热汗出而解。这就是正邪交争,战汗作解的一种表现。但需要说明的是,上述病情在临床上并不一定皆能发生战汗,同时也有虽未经误下而仅是因为病程稍长,药后却出现战汗作解的。因此不可拘泥于文字。
返回条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