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林昔拾 专题研究中医古籍经方论道
专题研究
条文
方剂
中药
病证
医案
中医古籍
伤寒论类
金匮要略类
经方论道
杏林昔拾 » 专题研究 » 经方论道
健忘斋医话
1#
小昔
小昔
  标题:冉雪峰治病八法
冉雪峰治病八法
2#
冉雪峰
冉雪峰
  标题:发表
  来源:冉雪峰医集
麻黄汤中用杏仁有二义,一寒闭热通,肺脏过劳,引起胸满气促,咳逆烦热,化热化水之渐,故用杏仁冷利,缓冲麻黄在生理上所引起的剧烈作用;一麻黄主成分为赝碱,难溶于水,而易溶于稀酸溶液,杏仁含氰酸,有溶解麻黄主成分,发挥其固有功能作用,不仅里气通则外气化云尔也。
麻黄桂枝二方,前贤多释为风寒二证之分界,此为中人以下说法则可。大青龙为发表重剂,其原本主治条文,开始即明标太阳中风四字,其又何说?其论伤寒见风脉,中风见寒脉或风寒营卫两伤,有是证用是药,不可不分,不必过分。分剖所以便病理上之认识,参错所以妙治疗上之运化也。
麻杏甘石汤,亦系因麻黄汤脱化而出,但其制已缓。麻黄汤用桂枝,所以温宣以鼓于外;麻杏甘石汤用石膏,所以清降以泄于内。惟其鼓于外,故无汗令有汗;惟其泄于内,故有汗又令无汗。外出为汗,下出为溺,在麻黄原具有此二者功用。而加桂枝加石膏,不过引面伸之,各自宜之而已。
麻杏甘石汤,系从麻黄汤剂加清热药;麻黄附子甘草汤,系从麻黄汤剂加温寒药;然二方俱去桂枝。在清热去桂枝,理显易见;在温寒去桂枝,义隐难明。所以然者,桂枝温宣,在太阳则利其鼓荡外出;附子温摄,在少阴则取其封藏内固。故此方虽为太阳微发汗之方,而仍寓少阴忌发汗之旨,其中颇费较量也。
药经愈风散,系荆芥一味,林氏去风丹,系浮萍一味。荆芥性温,浮萍性凉,二方已开后人辛温发表、辛凉解表之先河。宣散急驰,用药甚简,效力甚宏,卓尔先民矩美整。但古时脑之学说未昌,凡诸脑病,俱指为风,二方均以风标名,唯物启后人错误,此又不可不知也。
葱豉汤出葛洪肘后方,在温病原理未发明时,千余年前即知伤寒有多种。多种云者,即赅温病、热病等在内。而立此方为急不伤峻,缓不伤怠,不热不寒之斡旋,葛氏谊力,煞是可钦。千金孙处士及外台所载张文仲、崔氏,均有与此相类似之方,可见晋唐以来,此方风靡一时。此方在治疗上,已为后人开无限法门云。
发表剂以麻黄汤为正法,矩矱森森,精纯妥贴。后人畏而不用,反拟杂沓辛燥耗气伤液之剂代之,自谓稳妥而不知其有不稳不安者在。如九味羌活汤、十神汤、神芎汤、人参败毒散方等,其中效优者,犹复尔尔。外感坏证,多由此等方酿成,而昧者犹以为仲景毋治两感法,而此治两感,吾不知其所谓两感者作何解释,谬已。
银翘散、桑菊饮为温病开始主治之方。银翘散为辛凉解表平剂,桑菊饮为辛凉解表轻剂。银翘散侧重营分,温病开始有表证,得此表解热泄,即可向愈,原不为错,但所叙病源,伤寒从皮毛入,温病从口鼻入,果尔,温病又何必开始即治皮毛耶?恐有不能自圆其说也。
3#
冉雪峰
冉雪峰
  标题:吐法
  来源:冉雪峰医集
西法吐剂多用吐根。中法吐剂多用瓜蒂。吐根含吐根毒素, 瓜蒂含甜瓜毒素,二者均难溶于水,非大量,不致诱起胃肠发炎、呼吸障碍等中毒现象。而药吐病吐,病吐药中所含之毒素亦吐,恰到好处。数千年前中医即知择制此药为吐剂,且用散剂, 而不用煎剂,亦若知其难溶于水者,则谓吐法未央传可也。实证可吐,虚证不可吐,此为医林治疗习见语,然栀子豉汤,即是虚证用吐者也。伤寒吐下后,虚烦不得眠,反复懊侬,其证原有欲吐之机,故本方迎其机而导之。究之大证原能可大吐之证,大方亦能使大吐之方。清则心宁而其须吐,吐则热减,而不可当清。以清剂为吐剂,以吐法为和法,妙法纷呈,学者所当潜玩领会焉。
瓜蒂难溶于水,而易溶于酒精及醛,所含甜瓜毒素,故瓜蒂
散用散剂,利用其难溶于水原理。然则松罗瓜蒂酒用酒剂,酒渍一宿,所含毒素完全溶岀,诅不虑其发炎中毒乎?曰此方有松罗在,松罗所含松罗酸,类似近代抗生物质,有预防毒素刺激,制止发炎功能。古无化学,不知何体贴到此,殊可惊也。
藜芦较瓜蒂吐性为强,其毒性亦较瓜蒂为大,故中外学者均有慎用表示。吐方失传,瓜蒂久置少用,其不知为何种瓜蒂不为所用,中西同用之藜芦为得。济众藜芦散,将防风溶于藜芦之中;经验藜芦丸,将藜芦纳于南星之内;方制均具巧思。但学者须知,西药系提取精华,中学系生药混合为末,其含量用量均须严密考订也。
常山疗瘴厉疟毒,其吐力不在瓜蒂之下。然得甘草则吐,得黄丹则不吐。常山可代西药奎宁,医林周知。能刺激中枢神经, 使体温下降,又能阻止窒素排泄,以遏制体温升高,有根本之降热作用。近代科学家分析实验,谓提出之常山碱,其功用大奎宁四十八倍,殊堪惊异。
圣济白矶散、局方稀涎散,二方均用巴豆,巴豆猛勇疾驰,为峻下药而非峻吐药。惟其性悍厉,引赤发炎,最易惹吐。然使药物激惹脏器,炎赤而后达目的,此项疗法,殊无价值。故此二方,只为涂剂吹剂,而非服剂。古人不宁制方有法度,用方亦有法度。许去巴豆,改作内服,究之涂剂吹剂有不可去者在,又不可不知也。
铜绿乃铜与氧化合,盖胆矶为天然硫酸铜,铜绿为天然氧化铜。氧化铜毒性较烈,外人只作杀虫剂、腐蚀剂。若入催吐剂, 不如用硫酸铜,较为稳定。然衡以深层学理,不论药之有毒无毒,只论用之当之不当,惟其毒大,是以吐力亦大。当科学未昌明之时,此方即知用铜绿,深堪惊异。
梔子豉汤吐虚热,参芦散吐虚痰,催吐多用于邪实正实,此二方乃用于虚的方面。虚热为邪之虚,虚痰为正之虚,正虚似无事再吐。惟气滞而痰凝,实系于虚,痰凝而气愈滞,实更促虚, 而以吐之,不宁实不去,而虚以难复。他吐剂不堪受,惟参芦以补为吐,即以吐为快,恰到好处,学者当潜玩体认也。
4#
冉雪峰
冉雪峰
  标题:下法
  来源:冉雪峰医集
三承气汤,大黄均用四两,是其所谓大,所谓小,所谓调,其关系原不在大黄。大承气厚朴加大黄一倍,小承气厚朴减大黄一倍,调胃承气则朴与枳并去之。其方制方名承气,重在气字, 意义甚显。然大承气大黄后煮,小承气大黄合煮,调胃承气大黄先煮。前贤均潜心读过,学者辨彻。
桃仁承气汤下血分。胞中为血室,系贮血之所;膀胱名水府,系储尿之所;大肠出魄门系传导糟粕之所。三者连接,祗隔薄膜,前为膀胱间膈,后为大肠间隔。以故膀胱热结,可蒸动血室血自下。热入血室,其血必结,可藉大肠为出路。盖膀胱之热,可侵袭血室,而血室之热,亦可泄之于大肠。此证之生理、 病理、治疗,而其不明晰者也。
麻子仁丸系小承气加减,前贤多释为润下,比诸承气缓和, 其实非也。脾不为胃行其津液,胃阳偏强,化机或几乎停熄。故用小承气平偏亢之阳,用麻仁、杏仁启垂绝之阴。麻仁含有麻醉大脑物质,杏仁含类似氤酸物质,芍药为足太阴专药,中含安息香酸,为承气进一步疗法,非承气退一步疗法。兴奋而为润沃, 其斯为疗阴绝、脾约之的剂乎?
泻心汤渍取清汁、重药轻投,变治实为治虚,变治中为治上,此仲师方剂之妙。千金生地大黄汤,亦均用汁,甘寒苦寒化合,加添血中水分,减少血中温度。泻心汤是泻热而兼清心火,生地大黄汤是泻热而兼益肾水。泻热之力后方不如前方,补虚之力前方不如后方。仲师之方,惟孙氏能体会之,亦惟孙氏能变通之。
金匮大黄附子汤、千金温脾汤、外台桔梗白散,三方均温下药。第一方温泻其下,第二方温泻其中,第三方温泻其上。三承气分大、小、调,是横的;此三方分上、中、下,是竖的。然其论为寒下、温下,而其治疗目的为下、为邪实、为闭结,为通因通用则一也。此三方与三承气一例,用处甚多,不仅拘拘条文所叙各证治也。
金匮附方:外台走马汤、千金备急丸,亦系温下之方。一则用巴豆,而佐杏仁之含氤酸,其促助之;一则用巴豆,而佐干姜以助大热,佐大黄以助其下。二方药力颇大,靡阴不消、靡坚不擢、靡积不散,较前上中下三方又进一层。而走马汤之药生用捻取白汁,其行尤急,其行更速,走马状其快,准今名词,当易作电击性云。
中医下剂,多用大黄为主药,大黄内含卡太林,能刺激肠壁故下。含草宁酸,能收缩肠壁止泻。故服大黄泻下后,每呈闭涩状态。芦荟功同大黄,少用健胃,适量攻下,而其相反收涩作用。考当归芦荟丸、芦荟使子散等,仅用于除热疗疳。予所编《大同方剂学》,将用芦荟之更衣丸,列入下门,盖博采西法,而推广其用云。
大黄下性,并不暴悍,西药仅列缓下,但用大量亦可较为峻下。医林集要四制大黄丸,以大黄为主要药,用童便食盐,用醇酒巴豆,用当归二花,或浸渍,或炒映,将各药与大黄合成一体,蜜丸以缓和之,酒服以鼓荡之,可通气分,可通血分,可治实证,可治虚证。可入他剂合服或单独吞服。可借疗痼结坚癖。盖驭大黄功能至此乃发挥周到尽量。
5#
冉雪峰
冉雪峰
  标题:和法
  来源:冉雪峰医集
热入血室,血已结,为桃仁承气证,血未结为小柴胡证。所以然者,血室虽极深极下,仍隶属三焦,一气相连。现有身热, 入暮则剧,如疟门,其机仍出之气,故用小柴胡和枢以导利之。俾由注入于府者,仍由府出之治。小柴胡和腠理,小柴胡并和血室,仲师之用小柴胡可谓发挥其量,曲尽其能矣。
四逆证为阳气不贯注四末,诸四逆汤均属大温剂。或起下焦之真元,或振东方之生气,或招纳已散将脱之浮越。四逆散药既性平,服又量少,何以亦主四逆?所以然者,气机郁遏,枢机不利,各脏器交通隔绝,阳气不得宣畅,疏之导之,气通则阳回,阳回则厥回,柴胡和剂功用之大如此。
桂枝汤滋阴和阳,调和营卫,解肌发表,为仲景群方之魁。但麻黄汤用桂枝,桂枝汤不用麻黄。所以然者,麻黄用桂枝可以助其氤氤鼓荡外出之力,桂枝汤既为解肌,无事用麻黄开外。即令风寒两伤之证并见,亦祗用麻黄桂枝各半汤、桂枝二麻黄一汤,此表证有汗无汗之分界,上即麻桂二方方制之分界也。
小柴胡为和法,四逆散为小柴胡变相。方中四药平平,服量亦少,何以能治四逆重证,又方名均标出四逆。回阳救逆原宜附子、干姜、吴茱萸辈。但证非无阳,特阳气往来路道阻碍,惟与疏达气机、通经隧,俾脏器各各贯通,气通则阳回,阳回则厥愈,其功效与大辛大温同等。其机窍在此,而不在彼,和法功用之要为此。
桂枝汤以桂枝为主药,桂枝含桂皮挥发油,性易外越。用芍药苦而富含脂液者以监制之,俾温润和煦,冬日可爱,恰到和法好处。若稍偏倚,方制即变,如桂枝加桂、桂枝去桂、桂枝加芍药、桂枝去芍药等等,其适应治疗即各各不同。此可悟方剂组织法,方剂加减法;亦可悟随证裁化治疗,因病制宜治疗法。
桂枝汤系是和外,甘草干姜汤、干姜甘草汤是和内。甘草干姜汤,甘草在前,干姜在后,盖阴阳气并竭,调以其药,干姜不过暂时复阳之助耳。芍药甘草汤,芍药在前,甘草在后,盖复阴以芍药为首务,而甘草通处权会,甘草不过为芍药之辅耳。经方不宁药的重轻有法度也,药的次第亦有法度,学者不可不细心审察也。
平胃散一名对金饮子,出和剂局方,藿香正气散亦出局方, 后人纯阳正气丸、不换金正气丸等,均从此脱出。丹溪越鞠、谵寮六和,稍变其制,终不出其范围。可见古人立方,均有渊源。此方理脾除湿、和中解秽,可择处用多。但后人随证加减,多出名目,又释为治燥用,疗暑,妄谓大生津液,乱道误事矣,不可不辨。
逍遥散功在和表,义取开郁。归芍养血,术苓安中,表而求之里,以和里为和表之本,方制颇超。予所编方剂学和剂门逍遥散后补辑香汗散一方,轻可去实,且能逐秽,一物香汗散,较整个消遥散尤为简洁灵活。晚粧楼上,翠袖单寒,偶为风寒所欺, 不可无此轻灵妙婉之剂,俾香汗轻盈,一舒颦黛也。
调中益气汤,以补为升,以清为调,在东垣诸益气方中,实较清拔,然此亦就脾阳郁滞下陷者立法耳。苟燥火燔灼,胃阴枯竭,而可以升柴苍桔,调之益之耶。学者谓甘温除大热,又谓此等方降浊升清,且谓此等方大生津液,作求深反晦谬谈,君子所以恶乎横通也。
6#
冉雪峰
冉雪峰
  标题:温法
  来源:冉雪峰医集
大建中汤与小建中汤,特以轻重分大小,真是性质各别。小建中疗正虚,大建中疗寒实。小建中主治条文首曰诸虚百不足,大建中汤主治条文,首曰心胸中大寒。小建中列虚劳门,大建中 列腹满寒疝门,学者不可知其故矣。但二方均用饴糖,以化刚药而归之柔,柔中寓刚,刚中寓柔,为协其宜,且用在中焦营气斡旋,此所以用名建中也。
建中理中同是从中焦立法。服建中,炊顷饮粥食糜温覆。理中,食顷,饮热粥自温,勿揭衣被。不宁蕴谷气,温中气以和表,且覆衣被温表气以助中。此等斡旋处,学者当深深体会。至二方均用参近补,均用姜近温,不曰补曰温,而曰建曰理。建是从败后再造,理是向乱处整顿,较补较温,尤有深邃遥远意义。
理中汤是温中,附子汤是温下,干姜附子汤是合中下而并温之。理中汤用参术是双补脾胃,所以显理之真义蕴。附子汤用参术是由脾输肾,所以加温之原动力。后方单用姜附,不宁不用参术,并不用草芍,盖阴柔牵制,恐厥阳之难复;呆钝平补,防化机之淤滞,先其所急,学者须领会意旨。
真武汤、吴茱萸汤亦是温下温中。但理中汤是运脾阳,吴茱萸汤是振肝阳,附子汤是暖肾寒,真武汤是去肾水,取义各各不同。肝阳振而脾阳自运;肾水去而肾寒自除。虽是隔治,不啻正治,虽是变法,不啻常法。有病之机窍,在肝不在脾,在肾水不在胃寒。恰如其分,所投必效乎。
干姜附子汤中下并温,四逆汤侧重温下。四逆虽用干姜,乃温中以温下。其用甘草,中焦药为复味,仍是由中以输于下。所以然者,若下焦阳真亡,证为不治,故惟就中立法。观通脉四逆汤加干姜而不加附子,其精蕴跃跃显出。白通不用甘草,不加重干姜,前为由中以达四末,后由上下以交中耳。
通脉四逆汤、白通汤,两通字须着眼。虽曰回阳,只是通脉。通脉四逆加猪胆汁汤及白通加人尿猪汁汤,乃二方再进一步疗法。不宁亡阳,而且亡阴。或阳欲亡,而无阴维系以留恋;或阳欲回,而无阴起极以为复回之本。阳未回,防其牵制,阳将回,防其孤亢。识在防先,间不容发,知进退存亡,而不失其正,其庶几乎!
乌头原是兴奋药,但性烈有毒,少量即可由兴奋而转麻醉, 减少氧化,降低血压,故外人用为麻醉药、镇静药。并犹能疗何物风,能疗何物湿,而风湿麻痹者,乃冲动神经,中说所谓大气一转,其结自散。观大乌头煎、乌头汤、乌头桂枝汤各条,所叙主治义甚明显。然用其冲动至如醉状,吐逆不惜。现非以施手术麻醉为目的,殊有研究之必要矣。
天然硫磺中杂砒质,性颇燥烈,温而兼泽兼涩,与乌头、巴豆又另是一格。米硫丸用半夏导引,促助硫磺直入下极,与半夏 秫米汤用意同。彼方降其气即益其阳,此方纳其阳,即补其气。至黑锡丹、二气丹,一则硫与铅合,沉降理肾;一则硫与汞合, 兴奋人心。能涩能通,能降能升,其方剂较半硫丸又进一层意义,尤为弘深云。
7#
冉雪峰
冉雪峰
  标题:清法
  来源:冉雪峰医集
黄连解毒汤相传为太仓公立剂。此方用黄连、黄柏、黄芩、栀子四味苦寒药。后人三黄散、金花汤、三黄石膏汤等均由此化出。除热力大,但中说味过于苦,化燥涸液,西说过服苦味易惹胃肠发炎。若非燎原,幸勿轻投大剂。原以沃焦救焚,误投戕贼之阳,汩没生气,学者所当彻底了解。
犀角大青汤中有黄连解毒汤四黄苦寒加犀角之咸寒、大青之甘寒,为苦寒、咸寒、甘寒化合,又加甘草之调合,升麻之周转,无化燥遏液之弊,有解毒透络之功,此善用古方加减而别开生面者。至犀角地黄汤,撤去苦寒,而用甘寒,尤较清纯。究之各有适应,学者用之自为耳。
龙胆泻肝汤、当归芦荟丸、当归六黄汤,侧重苦寒,但三方中均用当归或黄芪、生地,以资润济,不似黄连解毒汤之毫无牵制。泻肝方用泽泻木通以通小便,芦荟方用大黄芦荟以通大便,均为热邪谋出路。六黄汤半清半补,另是一格。学者一察方剂内容,不难加以认清,投之恰如其证云。
济众大黄地黄汤与千金生地大黄汤同是用生地大黄,千金方二药均用汁,济众方将大黄末融纳于地黄汁内。一则于涤荡肃清邪热,一则缓缓斡旋,羁留药性。二方与泻心汤,彼为泻热以存阴,此为救阴以解热。
清宫汤、泻心汤,一清一浊,显而易见。清燥救肺汤与白虎汤一清一浊,晦而难明。白虎汤石膏用一斛,约合今之一两,清燥救肺汤石膏用二钱五分,常用习惯三钱,所以然者,石膏气清而质则重,以疗阳明中热则可,实难疗太阴蕴热,安可重投自戕已微生气。至知母苦寒,喻氏早已明论及矣,学者当细辨也。
钱仲阳泻黄散,藿香用叶助防风以达表,不由下泻,而由外枢,方制颇候义蕴。此系由犀角消毒饮、人参败毒散各方悟出。犀角大青汤之用升麻,龙胆泻肝汤之用柴胡,均含此义。东垣补中益气由各方含升柴而采用之,亦均含此义。又病在内而病之机窍在外,病在外而病之机窍在内,诸候斡旋,学者大可不必拘拘乎!
五汁饮疗温病热邪渐解,阴液已伤,故用此缓补、涵濡,学者多以平淡,卑勿高论。而二吴亦仅用于邪正俱衰,或虚热、虚人热病。惟叶香岩超越等伦,精义别开,谓实邪闭拒、徒用煎剂无益,择切合鲜药捣汁,每奏奇功。是此剂不宁用于热解阴伤以后,且用于热壅阴伤之前,学者当细心领会其旨趣也。
雷氏六神丸,乃国内名药,风行海内外,用之险重喉证有效,用于外证亦有效。此项秘方,不知何以由后人采得刊布。余前阅名方云南白药底单,药味平平,说者谓其中隐去砒石,不知此方亦有所隐去耶?然以蟾酥为主药,可以断言,蟾酥清热力大,解毒力大,强心冲激力均大,药皆精华,功自优异,清热剂不可少此一方,清热剂亦不可少此一格。
8#
冉雪峰
冉雪峰
  标题:宣通
  来源:冉雪峰医集
防风通圣散,徹内徹外,为气为血,不啻整个宣通剂之代表者。查河间宣明论所载,尚有贾同知通圣散、崔宣武通圣散、刘庭瑞通圣散三方,其用药与本方大同小异。从前方剂分类,有列宣通之剂者。其实内外气血,苟病痹阻,无不赖宣。大抵河间此方乃加减古方,或得之师友之间,并非划然戛戛独造也。
犀角消毒饮方内,并无犀角,因鼠粘子可治恶疮,解金石故以代犀角。升麻代犀角尚属形质,鼠粘子代犀角是为性能。此方用荆芥、防风两复味,又用通十二经之鼠粘子,似属表剂,仍从人参败毒散、普济消毒饮之例,俾毒从外消,然用鼠粘子分量大于荆防七八倍,他方鼠粘不过表药的附属,此方则表药为从鼠粘子的通里,药之轻重关系如此。
达原饮、三仙散目的在于表,用药却是治里。达原饮注重气分,三仙散注重血分,一开气闭,一开血闭。表之机窍在表, 一表了之,倘表之机窍在里,则此等方其何以济,于此可开无限法门。温邪坚伏募原者用此,麻毒深闭营分者用此,非温病非麻证亦可用此。二者义叉参错互用,或加之表剂用,要在恰赴病机耳。
宣通剂以清轻上达外出者为正治,华盖散、苍耳散、茶调散,均义取醒豁,其药品多轻灵,其涉浓郁香浊者,则为散调服,或以散剂作煎剂,微煎食后服,不失宣通正治本义。至鹤顶散、透顶散、上清丸,通关多用麝香、梅片、牙硝、朱砂、雄黄、寒水石之类,虽香窜醒豁力大,而石药泄降,方制又一大变矣。
感应丸、妙香丸均用巴豆,妙应丸用量更大,至三五十枚之多。然谓疗时感伤寒、解毒、退潮热、疗惊痫、亦若兼疗热病也者。盖妙香丸中,龙胆牛黄麝香腻粉辰砂金箔,清风豁痰、镇惊有特长。巴豆确大热大毒,而去外膜,油净研为面,则热毒锐减,仅佐各药涤荡冲激,得其热毒反佐之益,而不受热毒正面之害,方制之妙如此。
凡宣通剂多轻清,感应、妙香二方中,巴豆则大温大毒而重浊,二方中之腻粉、辰砂、金箔则复坠重而降泄,以列宣通类门实为变中极变。然病机万岐,药各适宜,此固有不合轻清,不合上达、外出,而惟赖此毒烈镇降,以抗危状者。知正而不知反, 知常而不知变,未足以弘宣通之义也。
普济消毒饮为李东垣当泰和间大头瘟流行时所拟,其时医者多用而愈,亦云此诛伐无过。热在心肺,上壅头面,病以适其所为宜,此方不从下消,而从外消,其义颇超。但用升麻、薄荷引导诸药,上行斯可已,柴胡胡为者,柴胡宜改用大青叶,不失立方之意。
甘露消毒丹、神犀丹为叶天士疗温疫之方。前方适阳壅热壅犹易知,后方用含酵母之香豉,含安母尼亚之犀角,协同菖蒲清热起阴,既防阴气之枯涸,又以防血液之败坏壅塞。芳香大臭均破积,此方用金汁而不用麝香,实补安宫、至宝、紫雪、碧雪所未有。通阳不在发散而在利小便,救阴不在滋液,而在起阴气,明此,二方之精意显昭矣。
9#
冉雪峰
冉雪峰
  标题:补法
  来源:冉雪峰医集
小建中系由桂枝汤脱化,桂枝汤为群方之魁,小建中汤即为补方之首。虚劳至阴阳气并竭,扶阳则阴灭,益阴则阳危,不易着手,而仲师立小建中一法,起损怯于败坏之余,从化海资生处着力。参术为补中正药,一概摒弃,盖不是补中,而是建中。温煦中枢,润沃枯朽,氤氯以鼓荡之,方义诚超,岂后世所可企及。
炙甘草汤即复脉汤。伤寒脉结代,重在复脉,故名复脉汤。虚劳阴阳气并竭,重在调中,故名炙甘草汤,炙甘草之名,仍是小建中之义。此方孙处士由小建中汤对面悟出。营者水谷之精气,卫者水谷之悍气,彼用人工水谷精气之饴,此用人工水谷悍气之酒。彼用刚剂,此用柔剂,彼用刚中之柔,此用柔中之刚。把握阴阳解化,非孙氏其孰能与斯。
虚劳自以小建中、炙甘草二方为正治。但如劳倦伤脾,形气衰少,阳气下陷阴中,阴虚生内热,内不化则外不化,其表证颇似外邪,其病原却是内伤,因创补中益气一法,实脾益胃以升清阳,脾喜甘而恶苦,喜补而恶攻,喜温而恶寒,喜通而恶滞,喜升而恶降,此方正中,其妙无穷,东垣谊力大是可钦,不愧为金元四大家的杰出。
大补阴丸,并无补药。名大补阴丸乃平火、熄火、摄火、急救其阴。虚劳阴气渐竭,燥火燔炽,汗出不止,阴愈伤,热愈炽,热愈炽,阴愈伤,病理生理适得其反,不可津竭髓枯,以至于死之不止。此际去一分火热,即保一分阴液,留一分阴液,即保一分之元。此关不透,遇此等证,将无救药。脾阳下陷,东垣悟出补中盖气;肾液枯竭,丹溪又悟岀此方,此实为功力悉敌。
补润药首推炙甘草汤,后贤生脉饮、琼玉膏均从此脱化。炙甘草汤中有姜桂,又酒水各半煎,为柔中寓刚。生脉琼玉统甘 润。龟鹿二仙胶另具意义,又适其用。外台生地黄煎、十味煎药多用汁,取其清轻,润而兼轻清而并疏,在补润剂中又另是一格。前方中有鹿角胶,后方中有葛根汁,均又具意义,柔润不伍镇潜,而伍升举,颇具巧思,玩学有得,可以头头是道。
鹿之督脉通,龟之任脉通,龟鹿二仙胶,龟版、鹿茸同用, 任督环周,河东输转,自较无情草木疗效为优矣。虎潜,用龟版补而兼清兼降;班龙丸用鹿茸,补而兼温兼升。虎潜中有虎骨、羚羊,既潜滋之,又鼓荡之,化机活泼。班龙丸中胶霜并用,气质浑全,又佐附子,鼓舞兴阳之力已大,何必再用阳起石,不必务求速效,孤注一掷,方士之不技耳,学者辨之。
鹿能延年,以之入药,疗效自优,全体皆可药用。景岳有全鹿丸。玉鹿峻乃牡鹿阴精,其物难寻;鹿髓筋易取,圣惠有鹿髓丸,以髓补髓,又合近今脏器疗法,方剂举重若轻,清超脱俗;韩氏医通有异类有情丸,龟鹿同用,有合称二仙丹之意;龟和猪骨髓同用,又合称大补阴丸意义;龟和虎胫骨同用,有合于虎潜丸意义;一方两兼数方之义。四方内主药均气血有情,与前鹿髓丸媲美。特有清浊之辨耳。
腽纳脐补肾兴阳,功效甲于群药。局方有腽纳脐丸,较杂沓,虽可速效,竭液耗气当防。紫河车古已多用,集成方有混元丹,颊铃乾坤精蕴有河车丸,均以此味为主药,此药促助内分泌,是一种近新的组织疗法,应用尤广。盖得先天精血之气结成,故能以类相从,补后天精血亏损之病。他动物脏器疗法尚隔一层,若紫河车,此则以人治人,尤为亲切,录此殿末,用补以上补法之未尽云。
返回经方论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