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林昔拾 专题研究中医古籍经方论道
专题研究
条文
方剂
中药
病证
医案
中医古籍
伤寒论类
金匮要略类
经方论道
杏林昔拾 » 专题研究 » 条文
19.凡服桂枝汤吐者其后必吐脓血也
1#
小昔
小昔
  标题:伤寒论第19条
  来源:伤寒论
凡服桂枝汤吐者,其后必吐脓血也。
2#
陈伯坛
陈伯坛
  标题:伤寒论第19条
  来源:读过伤寒论
喘家且可作桂枝,凡服桂枝无问题矣,即吐亦无人加意也。无何吐脓血,夫谁不委过桂枝耶?吐而曰必,则势难幸免可知。必而曰凡,则时常见惯可知。又曰其后必吐,明明其前不吐矣。更何辞以辩护桂枝耶。又不曰不可与,明明不禁其与矣。抑何恃而不顾虑桂枝耶。彼得汤呕者,呕汤也,无贻患也。服汤吐者,未必吐汤,而且一再吐也。岂非桂枝之咎耶?吾谓桂枝犹艰于所遇也。下文服桂枝汤后发生他证者,大都桂枝之原动力,为热邪所利用。桂枝先阖而后开,热邪遂先人而不出。如其不得汗而得吐者,桂枝非无反动力以却邪也。无如桂枝非吐剂,吐之转予邪以上膈注胸之路,瓜蒂汤不能为后盾也。瓜蒂吐胸有寒耳,非吐胸有热也。惟勿治之以观其后而已。曰必吐脓血,殆即厥阴之热气有余。彼发痈脓,此吐脓血,痈脓脓血亦何常之有。厥阴唾脓血为难治,尚有麻黄升麻之主剂。呕家有痈脓不可治,尤有脓尽自愈之明文。况太阳非主血所生病,又何关重要乎?喘家吐脓血又何若?喘满状类肺痈,脓血恐非愈兆。酒客吐脓血又何若?呕酒带血则有之,若脓血随其后,究非酒客所宜。则凡服桂枝汤吐者,皆可与桂枝者也,然必脓血尽而余邪始告肃清,桂枝还有知己哉?长沙非奚落桂枝也,为责备桂枝者打破后壁,狐疑者听,笃信者亦听。如欲舍桂枝以易他方,则宁缺毋滥也。
3#
冉雪峰
冉雪峰
  标题:伤寒论第19条
  来源:冉注伤寒论
冉雪峰曰:自此以上,共四节(第16、17、18、19条),系研究桂枝汤反面,示人不
可误用。明得反面,乃愈明得正面。明得反面不可与,乃愈知正面恰当与。邪在皮毛,而不在肌腠,病的部位不同,外有风邪,而内蕴热邪,病人的素质不同,用之须知加减,故举喘家为例;用之须防转变,故举吐者为例。脓血非一朝一夕所酿成,故曰其后,必者,必之于理。素质热壅,再投甘温,甘增壅,温助热,热壅太甚,必致痈脓。就其吐的一候,可以探知其内的热壅。观其热壅一候,可推知其后的吐脓血。其后必云者,乃推阐预料之词,非必事实有决定性的,必然尔尔。各家于必字少体察,故不免误会。甚或改脓字为浓字,殊嫌穿凿。凡字亦当着眼,见得具如此素质,用如此方治,即有如此病变,由后溯前,因果显昭,凡的意义,不止一种一项,不必专就肺痿肺痈方面解说。时贤包识生谓前节为营实之禁,次节为卫实之禁,后节为营卫俱实之禁。曹颖甫谓前节言不可与,言其正也。次节言加厚朴杏子仁,言其权也。后节言甘味壅塞,必吐脓血,极其变也。均各节连贯读,颇有意义,各有各的体会,各有各的认识。尤有进者,本节服桂枝的吐,与上节得桂枝的呕,大抵相似,维呕与吐,俱属上逆上冲。前节上冲者,可与桂枝汤,此节上冲者又不可与桂枝汤。盖前节上冲,是正尚旺,当用桂枝扶持,此节上冲,是邪已甚,禁用桂枝激惹。为正为邪的界畔,即可与不可与的核心。似不可与,却又可与,似属可与,却又不可与,此中分际,毫厘千里。自辨桂枝证,出桂枝方起,至辨桂枝可与不可与止,告一小段落,以后再就其脉其证其治推阐,学者分篇分段分节,潜心玩索,细细体认,庶可贯彻其微言奥旨云。
返回条文
伤寒论第19条小昔《伤寒论》
伤寒论第19条陈伯坛《读过伤寒论》
伤寒论第19条冉雪峰《冉注伤寒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