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林昔拾 专题研究中医古籍经方论道
专题研究
条文
方剂
中药
病证
医案
中医古籍
伤寒论类
金匮要略类
经方论道
杏林昔拾 » 中医古籍 » 伤寒论
伤寒折中
1#
欧阳履钦
欧阳履钦
  标题:伤寒折中
  来源:伤寒折中
民国·欧阳履钦 撰
2#
欧阳履钦
欧阳履钦
  标题:自序
  来源:伤寒折中
仲圣所著《伤寒》,未经秦火,竟有谓残缺遗失,殊非全豹。或谓叔和编纂失次,变改原文。余疑其说而未有以正之,然终不敢以人言为信。乃日取原文而熟读之,坐卧而苦思之,有半日而得解者,有数日而得解者,有求之《内》、《难》而得解者,有参之事物而得解者,积之三十年,无一字一句一节有不能解之处,乃知前之所言诬也。于是明其体例,表其络脉,显其照应,平淡中见高深,玄微处合简易,详加诠解,互证经文,病状类似,尤析毫末,编辑成书,名曰《伤寒折中》。盖古注之先得我心者,应仍其旧,间加引伸,不敢没古人之名。或合诸家而稍有去取,即非取自古注,亦得之明师益友之启迪,非立意以为高,实折合而得其中也。方后附汤头歌括,于病脉、药品分量、煎法、服法,赅括无遗,欲为学者开一方便法门,且近博而约之之义,或不以虫技见讥于大方也。大乱方殷,愧余不能执干戈以卫社稷,又不甘虚生为社会蠹,午会中天乱,极当治医学国粹,势濒绝续,聊存一线,其亦有补于文明之先导也乎?
民国辛巳仲冬欧阳逸休序于湖南中华国医讲习所
3#
欧阳履钦
欧阳履钦
  标题:谭序
  来源:伤寒折中
余尝读仲圣《伤寒论》,辄叹吾国文化之盛集,医学之大成,无逾于汉代,文人学士莫不奉为圭臬。即外人之研究医学者,亦无不以此为强种之基也。无奈欧风东渐,日趋简易,遂束斯书于高阁,余少有志于此而未逮也。乃于民二十五年入湖南国医专校,二十八年得聆欧阳履钦先生教诲,伤寒疑团了然,胸中顿开茅塞矣。先生早岁留学东瀛,道隆望重,回国后历任湖南南路师范及各校重职,嗣因太师母年高,承欢膝下,谢绝人事,居恒以阐发先圣医学之精微为己任,冀开后学之捷途,著有《燃犀录》、《药性表解》,并修订《汤头歌括》,早已脍炙人口,诚活人之宝筏也。民三十年春,余供职湖南中华国医讲习所,天假复会教授之暇,执经问难,无间晨夕。时念伤寒艰深,学者终难领悟真义,同人等请求先生详加注释,名曰《伤寒折中》。自春徂冬,寝馈不忘,始得成书。窃念注《伤寒》者,,自宋以来不下百余家,求其毫无疑义则不可得,惟先生积久功深,精思独到,虽于其介字、状字、助字,亦不肯率尔操觚,至于钩玄摘微,以经解经。如伤寒之发热为抵抗热,麻桂所以助其抵抗方,合以热治寒。太阳病未解,脉阴阳俱停,停后脉微,为混沌初生。五苓重在丙辛化水,栀豉治汗吐下未误之余邪。伤寒以太阳始,厥阴终,及厥阴终篇尤发抒绝大伟论。全书精义,大抵类是,皆道人所不能道,大义微言得以大白,寰宇千载下,如获仲圣耳提面命矣。当此沧海扬尘之时,竟有此空前之作,先生不自秘惜,行将公诸同好,知其著意,发扬国粹,即所以巩固国基,识见有独到也。说者谓先生名逸休,为修园再世,竟前生未竟之志,逸休亦修也,殆其然欤!
民国三十年冬受业谭天相敬序于湖南中华国医讲习所
4#
欧阳履钦
欧阳履钦
  标题:桂序
  来源:伤寒折中
衡阳欧阳履钦先生,吾师也。吾师自东瀛留学归,历任湖南南路师范及各校教授。嗣因母老辞职归养,且体古训为人子者不可不知医之旨,遂于定省之余,潜心岐、黄、仲圣之遗书,不数年深入堂奥,藉此以济人之急,救人之危,虽费不吝,虽劳不辞,多不受酬,踵门者则概谢之,求方取药,络绎于门,欢声载道,数十年如一日。故衡清人咸呼为仁人孝子,良有以焉,此吾师治医之一梗概也。余幼羸弱,历普中后入湖南国医专科学校,以期体智俱进。旋适七七事变,母校由长迁衡,余教务长刘公岳仑,见履师《药性表解宰要》等杰作,阅其文即深慕其人,三四往聘,履师屡以母老不远游辞,继感聘延之恳切,思为振兴国医,计义难坚却,遂从所请,每周教授三日,余则归家待亲。弹指韶光一期过去,太师母日就衰颓,乃不复出。
越庚辰,余与先辈萧翁湘楫,创办湖南中华医学讲习所,于耒阳惟教务一席莫获帡幪,深念非借重履师,不足以坚学子之景仰,决然往聘,幸蒙俯就,是时太师母已归真有年矣。
履师来所,教授《伤寒》、《金匮》两科,感原文之词古义深,注家之卷帙浩繁,尚有多数条文为诸家所略,以及互文演义、囫囵嗌下者,亦复不少,难合授受。履师心痛于此,遂执犀利之笔,折中于《伤寒》百家注,略者详之,缺者补之,为俾一辈莘莘学子读之了然,以除往日莫中缺疑之叹,此《伤寒折中》之所杰作也。
是编吾师执笔于辛巳春,阅十月而始成。其中发前人之所未发,释诸家之所莫详,千载多疑之《伤寒》,一旦冰释无疵。而今而后吾辈读《伤寒》者,迎刃而解矣!
兹及本所第一班学生行将毕业,束简成册,聊赘刍荛,为示《伤寒折中》之渊源,行见吾国医学从此发扬光大,卜作者之精神,足以充贯宇宙也。
受业桂楫行舟谨识于中华医学为讲习所教导室
5#
欧阳履钦
欧阳履钦
  标题:桂序
  来源:伤寒折中
炳南十二失怙,从母授书,闲阅医籍,余母见而感曰:“汝父自归田后,昼夜执医书不释卷,弱女继父志,嗟慰我心。”然医者,民命之所司,非精研其奥,难免杀人之咎。遂于庚辰岁,考入中华医所,辛巳得读履钦夫子所注《伤寒折中》,于教授时详加发挥,领悟之下心花怒放,跃然而喜。我夫子本有金炉大愿,欲救民间未来疾苦,医学特发见之一斑耳。从来注《伤寒》者,不下百家,而其议论多歧,各执所见,以致千余年来,学者莫衷一是。今我夫子之注解,释千古疑难,实为余等之万幸也。其注阴阳传变、气化盈虚、章法照应、语句颠连者,夫子旁征曲引,罕譬而喻。如太阳,释太阳寒水为阴阳之升降;阳明,释太阳阳明得寒水,濡润燥土;少阳,释三焦实包全身,风火清畅,生机条达;太阴,释土得其位,气自和平;少阴,释脉微细,心肾又各有阴阳;厥阴终篇一大结,作明前、后何部为腹、背,详为致辨。此皆我夫子之确论,空前绝后之妙义也。尤其具广长舌,口吐莲花,抑扬顿挫,听之令人忘倦,故同学各有心得。讲授完成,适值毕业,感恩厚待,亲同慈父,援笔为序,喜得夫子之心传,从此能继父志矣,非敢为文也。
女弟子祁阳桂炳南拜序辛巳仲冬序于中华医学讲习所
6#
欧阳履钦
欧阳履钦
  标题:郭序
  来源:伤寒折中
范文正公有言:“不为良相,便为良医。”盖良相之惠于世也,总其功不外安民,而良医之惠于世也,救人命于未危,起垂危以再生,其功不亚于安民。动念及此,跃跃欲试。洎民三十年春,投入中华医学讲习所,服膺欧阳夫子之讲授。夫子担授者,《伤寒》也。《伤寒》一书,汉张仲景所作,通之者不徒今世罕见,即历代亦凤毛麟角耳。夫子究是书者三十余年,其于奥义微旨,靡不了如指掌。尝摘注中要点,语余侪曰:读《伤寒》法,虽于虚字不可稍忽,否则难免黑白混淆之虞。如六经提纲,均言某经之为病,“之为”二字大有意义。脉浮而紧,不可视与浮紧同例。浮而紧,言以浮为主而带紧,浮紧则平举也。无汗而喘,喘而汗出,汗出而喘,“而”字以上为因,“而”字以下为果。续得寒热复厥者,“续”字、“复”字,表前另有证状,全书虚字皆作如是观。又如表热里寒,白虎四逆治之各别。因脉有浮滑浮迟之不同,证有下利清谷之特异。戊癸合化,各有偏胜,一则从戊土之化,一则从癸水之化。厥阴见证多同太阳,以辰戌大阳司天,巳亥厥阴司天,巳辰同属巽卦,亥戌同属乾卦,为天门地户之枢纽。诸如此类,不胜枚举。无如夫子如长江大河,汪洋而下,吾侪不能如尾闾之收也。注释既竣,署名《伤寒折中》,更取而反复读之,见其辨证辨脉毫末不遗,处方用药批却导疑,曩昔疑图一旦尽释矣。或有疑于心者,今世科学盛行,夫子留学东瀛有年,且以科学擅长,曷不以科学释之,而仍执往昔之哲理,舍其新而旧是谋乎?岂知科学产于哲学,犹有形生于无形。科学之用固大,惟不适于医药,假令以科学法制成药汁、药精,余独见其不可。夫用药者,用其性也。人心之不同如其面,药之有形以藏性,犹人之有形以藏心也。根主升,梢主降,头主补,茎主通,枝达四肢,中空发表,内实攻里,轻清走上,重浊走下,臭味液色不同,各走其道,造为精汁,形之不存,是毁其性而用之矣!化学上有二物原子量、原子价,方程式均同,而为用不同,性不同也。故根者不可枝,叶者不可子,丸者不可汤,散者不可胶,分煎、合煎、久煎、暂煎、重煎、各种水煎、麻沸汤浸煎,均具至理,凡以用其性耳。此皆闻之夫子,因于其序首发之,群疑可释,信心可坚矣。
民国辛巳仲冬受业郭陶汉拜序于中华医学讲习所
7#
欧阳履钦
欧阳履钦
  标题:目录
  来源:伤寒折中
辨太阳病脉证并治上篇
桂枝汤方
桂枝加葛根汤方
桂枝加附子汤方
桂枝去芍药汤方
桂枝去芍药加附子汤方
桂枝麻黄各半汤方
桂枝二麻黄一汤方
白虎加人参汤方
桂枝二越婢一汤方
桂枝去桂加茯苓白术汤方
甘草干姜汤方
芍药甘草汤方
调胃承气汤方
四逆汤方
葛根汤方
葛根加半夏汤方
葛根黄芩黄连汤
麻黄汤方
大青龙汤方
小青龙汤方
辨太阳病脉证并治中篇
桂枝加厚朴杏仁汤方
干姜附子汤方
桂枝加芍药生姜人参新加汤方
麻黄杏仁甘草石膏汤方
桂枝甘草汤方
茯苓桂枝甘草大枣汤方
厚朴生姜甘草半夏人参汤方
茯苓桂枝白术甘草汤方
芍药甘草附子汤方
茯苓四逆汤方
五苓散方
茯苓甘草汤方
栀子豉汤方
栀子甘草豉汤方
栀子生姜豉汤方
栀子厚朴汤方
栀子干姜汤方
真武汤方
小柴胡汤方
小建中汤方
大柴胡汤方
柴胡加芒硝汤方
桃核承气汤方
柴胡加龙骨牡蛎汤
桂枝去芍药加蜀漆龙骨牡蛎救逆汤方
桂枝加桂汤方
桂枝甘草龙骨牡蛎汤方
辨太阳病脉证并治下篇
抵当汤方
抵当丸方
大陷胸丸方
大陷胸汤方
小陷胸汤方
文蛤散
白散方
柴胡桂枝汤方
柴胡桂枝干姜汤方
半夏泻心汤方
十枣汤方
大黄黄连泻心汤方
附子泻心汤方
生姜泻心汤方
甘草泻心汤方
理中丸方
赤石脂禹余粮汤方
旋覆代赭石汤方
桂枝人参汤方
瓜蒂散方
黄芩汤方
黄连汤方
桂枝附子汤方
桂枝附子去桂加白术汤方
甘草附子汤方
白虎汤方
炙甘草汤方
辨阳明病脉证并治篇
大承气汤方
小承气汤方
猪苓汤方
蜜煎导方
土瓜根导方
猪胆汁方
茵陈蒿汤方
吴茱萸汤方
麻仁丸方
栀子柏皮汤方
麻黄连轺赤小豆汤方
辨少阳病脉证并治篇
辨太阴病脉证并治篇
桂枝加芍药汤方
桂枝加大黄汤方
辨少阴病脉证并治篇
麻黄附子细辛汤方
麻黄附子甘草汤
黄连阿胶汤方
附子汤方
桃花汤方
猪肤汤方
甘草汤方
桔梗汤方
苦酒汤方
半夏散及汤方
白通汤方
白通加猪胆汁汤方
通脉四逆汤方
四逆散方
辨厥阴病脉证并治篇
乌梅丸方
当归四逆汤方
当归四逆加吴茱萸生姜汤方
麻黄升麻汤方
干姜黄连黄芩人参汤方
白头翁汤方
8#
欧阳履钦
欧阳履钦
  标题:辨太阳病脉证并治上篇
  来源:伤寒折中
太阳之为病,脉浮,头项强痛而恶寒。
(太阳巨阳也,生于水中,水能内照,阴中有阳也。水于卦为坎,坎中爻太阳也。于时为冬,冬至一阳来复,至立夏而极,于乾太阳生于水中也。水化气则为寒,寒化则为太阳。综言之,太阳化则为寒,寒化则为水,总为温度之升降,即阴阳之循环也,故谓之太阳寒水。夫阴阳原无穷极,数之可百,千推之可千万,动则生阳,静则生阴。故太阳一经之中,又生而为二,手太阳小肠属火,足太阳膀胱属水,阴与阳互相调和,太阳寒水与少阴热火互相调和,本寒与标阳互相调和,小肠火与膀胱水互相调和,无有偏胜则不为病,所谓:“一阴一阳,之谓道也”,偏胜则为病。盖太阳为诸阳主气,有通体、分部之不同,通体太阳,如天主周身,皮肤毫毛肌表,一似天之环绕于地;外分部太阳,如日主头项脊背尾闾血室,一似日之旋转缠度。此首明太阳,主通体之毫毛,而复有循经之分部也。太阳之为病,脉浮,言太阳运行于周身之肤表,病通体之表阳,故其脉应之而浮也。头项者,太阳经脉所循之分部也,病在表而涉于分部,故强痛也。恶寒者,恶本寒之气也。盖太阳之上,寒气主之,以寒为本,以热为标故也。恶寒又有在经、在气之分,在经则背恶寒;在气则全身恶寒,此太阳病之提纲也。以后各节凡以太阳病冠首者;皆有脉证在内,不以太阳病冠首者,则六经通论也。)
太阳病,发热,汗出,恶风,脉缓者,名为中风。
(太阳病,寒为太阳之本气,流动则为寒风,风中于肌腠,则身内之阳热外出,与寒风抵抗而发热。发热者,热发于外也,与身热之为热邪者不同。风中肌腠,皮毛疏而后入,疏则不固而汗出,伤寒则无时不恶寒,中风则见风而始恶风。风性散漫,浮之中又见其缓脉,以一息四至为平,所以纪其行度,缓则表其状态也,此风邪开发通体之毛窍,而薄于通体之肌腠,如矢石之中人,名为中风。)
太阳病,或已发热,或未发热,必恶寒,体痛,呕逆,脉阴阳俱紧者,名曰伤寒。
(太阳病,寒伤皮肤,其阳旺者,即与抵抗而发热,阳弱者或一时不能与抵抗而未发热,以皮肤较肌肉于道为远,故有不即发热者。要之伤寒必恶寒,非若恶风见风而始恶寒。邪外束则体痛,寒邪内侵则呕逆,其于脉也,阴尺阳寸俱于浮中见紧,紧似牵绳,以寒主收引,而邪正相持也。此寒伤遍体之表阳,名曰伤寒。)
伤寒一日,太阳受之,脉若静者,为不传也;颇欲吐,若躁烦,脉数急者,为传也。
(寒气外入,先中皮肤,太阳居三阳之表,故一日太阳受之。脉若安静而不数急,则证亦安静,而不传于他经也。颇欲吐,即少阴欲吐不吐之见证,若兼见足少阴之躁扰不宁,手少阴之心烦不安,诊其脉之行度,则一息过于四至而数,察其脉之状态则急疾,此脉为病进,而证见少阴,乃由太阳之表而传入少阴之里也。)
伤寒二三日,阳明、少阳证不见者,为不传也。
(六经正气相传,一日太阳,二日阳明,三日少阳,四日太阴,五日少阴,六日厥阴,二日不见阳明身热。汗自出、不恶寒反恶热之外证,三日不见少阳口苦、咽干、目眩之外证,为邪气不随正气而传也。)
太阳病,发热而渴,不恶寒者,为温病。若发汗已,身灼热者,名曰风温。风温为病,脉阴阳俱浮,自汗出,身重,多眠睡,鼻息必鼾,语言难出。若被下者,小便不利,直视,失溲。若被火者,微发黄色,剧则如惊痫,时瘛疭。若火熏之,一逆尚引日,再逆促命期。
(太阳主一身之表,温病之在表者,亦得谓之太阳病。有冬伤于寒,蕴积化热,感春合而出于表者,有温邪从口鼻而入肺胃,肺胃不受邪而仍出于表者,故亦发热,然因于热而发热,非比伤寒中风,因于寒身内阳热外出,与之抵抗而发热,故发热而渴,不恶寒,此为温病。治寒宜用辛,治温宜用凉,乃为补偏救弊之法。非若伤寒中风之因于寒,可用辛温以助阳热之抵抗寒邪也。若误以辛温之药发汗是以热助热,热极生风,火得风而益炽,一身灼热炙手可畏,名曰风温。风温为病,以风为气之动,温为火之气,风上行,火炎上,故脉尺寸俱浮。热蒸则自汗,伤气则身重,伤神则多眠睡。风温在表,内合于肺,肺开窍于鼻,则鼻息必鼾,肺主声,则语言难出。尔时若误下者,则津液竭于下,而小便不利。津液竭于上,则目系紧急而直视,甚且失溲矣。若更治以火灸烧针,微者土津伤而皮肤发黄,剧则热亢攻心如惊如痫,热炽风涌,时为抽掣瘛疭,津伤之甚,色如火熏之黑黄。是被下为一逆,一逆尚可苟延,被火为再逆,再逆不能续命。推而言之,凡服一切消导之药,皆犯被下之禁。凡服一切辛热之药,皆犯被火之禁也。)
病有发热恶寒者,发于阳也;无热恶寒者,发于阴也。发于阳者,七日愈,发于阴者,六日愈,以阳数七,阴数六故也。
(此节未冠太阳病,乃六经通论也。发谓起病之点,太阳未发热而恶寒、体痛、呕逆。阳明病得之一日,不发热而恶寒。少阳病但恶寒而脉弦细,便是病发于阴。三阴病反发热,便是病发于阳。阴阳不可征,征之于水火,七为火之成数,六为水之成数,故愈以七日、六日为期也。)
太阳病,头痛至七日以上自愈者,以行其经尽故也。若欲作再经者,针足阳明,使经不传则愈。
(《内经》曰:“七日太阳病衰,头痛少愈。”是行太阳之本经,非传经之谓也。行之为义,与天同体。日月星辰,各有行度,故有一日一夜脉大会于手太阴者,有六日传遍六经者,有六日而一经始周者,犹钟表之备有纪周纪日、纪时、纪分之机轮也。若欲作再经者,则是欲传阳明经,针足阳明经穴原穴,以截阳明之来路,而太阳之邪亦泄。若未欲作再经,则亦不必针矣。)
太阳病,欲解时,从巳至未上。
(阳中之太阳,通于夏气。巳午未时,一日之夏气也。得天之旺气,以助人之旺气,而病可解矣。)
风家,表解而不了了者,十二日愈。
(柯韵伯曰:不了了者,余邪未除也,七日表解后,复过一候,而五藏元气始充,故十二日精神慧爽而愈。此虽举风家,伤寒概之矣,如太阳七日病衰,头痛少愈,曰衰,曰少,皆表解而不了了之谓也。六经部位有高下,故病有迟早之不同,如阳明二日发,八日衰,厥阴至六日发,十二日衰,则六经皆有七日解,而十二日愈矣,若误治之不在此例。)
病人身大热,反欲得近衣者,热在皮肤,寒在骨髓也;身大寒,反不欲近衣者,寒在皮肤,热在骨髓也。
(《金鉴》曰:身体为表、藏府为里,此以内外分表里也。皮肤为表,骨髓为里,六府为表,五藏为里,此以身体之浅深、藏府之阴阳分表里也。病人身大热,谓通身皆热,三阳证也。反欲近衣者,乃是假热,虽在皮肤之浅,而真寒实在骨髓之深,阴极似阳证也。身大寒,谓通身皆寒,三明证也。反不欲近衣者,乃是假寒,虽在皮肤之浅,而真热实在骨髓之深,阳极似阴证也。此以人之苦欲,测其寒热真假,而定阴阳之证也。当与少阴厥阴病论中,表热里寒,里热表寒,脉滑而厥,恶寒不欲近衣,口燥,咽干等证参看。)
太阳中风,阳浮而阴弱,阳浮者,热自发,阴弱者,汗自出,啬啬恶寒,淅淅恶风,翕翕发热,鼻鸣、干呕者,桂枝汤主之。
(阴阳指营卫而言,从浮脉中辨阴阳,且辨浮弱也。阳浮即越人曰三菽之浮,肺之浮也,肺主皮毛,取之而得者即卫分之浮也,六菽之浮,心之浮也,即营分之浮也,营分之浮较之卫分之浮,则无力而弱,故曰阳浮而阴弱也。卫为风客则卫邪强而发热,故曰:“阳浮者,热自发。”营受邪蒸,则营不固而汗出,故曰:“阴弱者,汗自出。”营卫不和,则肌表疏缓,本中寒风,故有啬啬欲闭之状而恶寒,淅淅欲开之状而恶风,身内阳热外出,与之抵抗而发热,翕翕者若合羽所复言,热在表也。风热上壅则鼻鸣,风热上逆则干呕。法宜用桂枝汤之温以助阳,调和营卫,抵抗寒风。桂枝辛温,阳也,芍药苦平,阴也,桂枝合甘草,辛甘化阳,又得生姜之辛,同气相求,可恃之以调周身之阳气。芍药得大枣、甘草之甘,苦甘合化,可恃之以滋周身之阴液。取大补阴阳之品,养其汗源,为胜邪之本。又饮粥以助之,取水谷之津以为汗,汗后毫不受伤。此万全之策,所以为诸方冠也。)
9#
欧阳履钦
欧阳履钦
  标题:桂枝汤方
  来源:伤寒折中
桂枝(三两,去皮)  芍药(三两)  甘草(二两,炙)  生姜(三两,切)  大枣(十二枚,擘)
上五味,㕮咀,以水七升,微火煮取三升,去滓,适寒温,服一升。服已须臾,啜热稀粥一升余,以助药力。温覆令一时许,遍身染染微似有汗者益佳,不可令如水流漓,病必不除。若一服汗出病差,停后服,不必尽剂。若不汗,更服依前法。又不汗,后服小促其间,半日许令三服尽。若病重者,一日一夜服,周时观之,服一剂尽,病证犹在者,更作服,若汗不出者,乃服至二三剂。禁生冷、粘滑、肉面、五辛、酒酪、臭恶等物。
(古之一两,约今之三钱。古法分温三服,则一服只三分之一,今折作三钱为一服可耳。惟枚数古今无异,三分一可用四枚,后仿此。)
(项强头痛汗憎风,桂芍生姜三两同,枣十二枚甘二两,解肌啜粥被温蒙。)
太阳病,头痛,发热,汗出,恶风者,桂枝汤主之。
(陈修园曰:此承上节而推广桂枝汤之用也,桂枝汤调阴阳、和营卫,为太阳中风之主方,而其功用不止此也。凡中风伤寒杂证,审系太阳之风病,医者必于头痛、发热等公同证中,认出汗出一证为大主脑,汗出则毛窍空虚,因而恶风者,桂枝汤主之,不必问其为中风伤寒杂病也。第审其汗出,斯用之无有不当矣。)
太阳病,项背强几几,反汗出恶风者,桂枝加葛根汤主之。
(太阳脉,连风府、上头项、挟脊、抵腰、至足、循身之背,今病不止,头项而背亦强,其状几几,有如短羽之乌,欲飞而不能飞。循经下行则应无汗,反汗出是邪入经输,肌腠经输皆实,而皮毛虚,虚则汗出、汗出则恶风。且将由经输而入阳明,单用桂枝汤不足以治之,加葛根之蔓延似络者,以走经输,且以断阳明之前路。)
10#
欧阳履钦
欧阳履钦
  标题:桂枝加葛根汤方
  来源:伤寒折中
桂枝(三两,去皮)  芍药(三两)  甘草(二两,炙)  生姜(三两,切)  大枣(十二枚,擘)  葛根(四两)
上六味,以水一斗,先煮葛根减二升,去上沫,内诸药,煮取三升,去滓,温服一升。不须啜粥,余如桂枝将息及禁忌法。
(葛根四两走经输,项背几几反汗濡,只取桂枝汤一料,加来先煮阳明趋。)
太阳病,下之后,其气上冲者,可与桂枝汤,方用前法;若不上冲者,不可与之。
(太阳根于至阴,足太阳之气由至阴而上于胸膈,由胸膈而出于肌腠,由肌腠而达于皮毛,外行于三阳,内行于三阴,气从此而出入,邪亦从此而出入,所谓其气者,指此而言也。本太阳病之桂枝证,而误下之其气仍上冲者,是里气充实能拒邪,不以下之故从肌腠而下陷,仍可用桂枝汤治之,如前啜粥、温覆之法。其气若不上冲,则是从肌腠下陷,此为坏病,不可再与桂枝汤也。)
太阳病三日,已发汗,若吐,若下,若温针,仍不解者,此为坏病,桂枝不中与也。观其脉证,知犯何逆,随证治之。
(陈修园曰:然而不可与者,又不止此太阳病,三日已,三阳为尽,发汗则肌表之邪当解,若吐则中膈之邪当解,若下则肠胃之邪当解,若温针则经脉之邪当解,而仍不解者,此为误治之坏病,坏病不关肌腠,故桂枝汤不中与也。观其脉证,知其犯发汗之逆,或犯吐、下、温针之逆,随其变证而救治之。)
桂枝本为解肌,若其人脉浮紧,发热汗不出者,不可与也。当须识此,勿令误也。
(柯韵伯曰:解肌者解肌肉之汗也,皮肤之汗自出,故不用麻黄。若脉浮紧是麻黄汤脉,汗不出是麻黄汤证。桂枝汤无麻黄,开腠理而泄皮肤,有芍药敛阴津而制辛热,恐邪气凝结不能外解,势必内攻为害滋大耳,故叮咛告诫如此。)
若酒客病,不可与桂枝汤,得汤则呕,以酒客不喜甘故也。
(病人之好恶不同,则用药亦别出心法,药不下胃,则不中病。酒客喜苦,若桂、甘、大枣味甘,为酒客所不喜,得之则呕,反伤其胃,虽有桂枝证,不可与桂枝汤也。推之凡不喜苦酸等味者,亦宜知所避择也。)
喘家作,桂枝汤加厚朴、杏子佳。
(素有宿疾,亦宜兼顾。若喘家有桂枝证,则加厚朴从脾而输其气,加杏子从肺以利其气。亦犹当归四逆证,内有久寒,则加吴茱萸、生姜也。)
凡服桂枝汤吐者,其后必吐脓血也。
(柯韵伯曰:桂枝汤不特酒客当禁,凡热淫于内者,用甘温辛热以助其阳,不能解肌,反致涌越,热势所过,致伤阳络,则吐脓血可必也,所谓桂枝下咽,阳盛则毙者以此。)
太阳病,发汗,遂漏不止,其人恶风,小便难,四肢微急,难以屈伸者,桂枝加附子汤主之。
(阳加于阴谓之汗,阴虚者不可发汗,阳虚者亦不可发汗。阳虚者则病亦随阳虚而变,发汗虚其阳气,阳不能固,遂漏不止,漏则恶风。阳为气,气化不行,则小便难。四肢者诸阳之本,阳气者柔则养筋,阳虚则筋失其养,四肢微见拘急,难以屈伸。夫固表敛液莫如桂枝,然阳气大虚非桂枝所能独任,必加附子以回真阳,而太阳之阳方有所本也。)
返回伤寒论 12345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