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林昔拾 专题研究中医古籍经方论道
专题研究
条文
方剂
中药
病证
医案
中医古籍
伤寒论类
金匮要略类
经方论道
杏林昔拾 » 专题研究 » 方剂
桂枝加附子汤
1#
小昔
小昔
  标题:桂枝加附子汤
  来源:伤寒论
桂枝加附子汤专题研究
2#
周凤梧
周凤梧
  标题:桂枝加附子汤
  来源:周凤梧方剂学
[组成]桂枝、芍药各9克,炙甘草6克,大枣7枚(擘),生姜(切片)、熟附子各9克。
[用法]水煎2次分服。
[功效]调和营卫,扶阳固表。
[主治]恶风,漏汗不止,小便难,四肢微急,难以屈伸,以及寒疝,腹痛,手足厥冷,身痛不仁。舌质淡,苔薄白,脉浮细或浮弱。
[方解]本方即桂枝汤加附子而成。表证未罢,故仍用桂枝汤解肌散邪,调和营卫;漏汗不止,是卫阳不固;小便难,乃汗多津枯;四肢急为筋脉失于温煦。加附子温经扶阳,阳复则表固汗止,汗止则津不外泄,阳复津回,则诸症自愈。桂枝汤既能解表,又能和里,而附子外能扶阳固表,内能温里散寒,故对寒疝腹痛,手足厥冷,身痛不仁等症,自能取效。
[临床运用]1.《千金要方》治产后表虚,汗出不止,小便难,四肢微急,难以屈伸,即用本方,方中附子用2枚。
2.本方加重用量,再加黄芪、党参、龙骨、牡蛎,可治整个半身汗出如珠、身寒肢冷、麻痹等症。
[使用注意]本方主要作用是调和营卫,扶阳固表,非回阳救急之剂。若元阳虚脱而见大汗淋漓,四肢厥冷,脉微欲绝,并无恶风表证者,则非本方所能奏效,当用四逆汤之类,以温壮元阳,挽救厥脱。
[按语]本方载于《伤寒论》20条之下。原文:“太阳病,发汗遂漏不止,其人恶风,小便难,四肢微急,难以屈伸者,桂枝加附子汤主之。”指明本方证是因发汗太过或汗不如法之误治,以致表证未解、表阳已虚(漏汗不止),亡津脱液(小便难)之候,故治法应解表扶阳两者兼顾。但阳虚汗出,实以阳虚为本,故以扶阳固表为急务,因而在桂枝汤的基础上,仅加一味附子以大补表阳,庶阳气得复,肌表自固,不仅外邪可解,漏汗自止,而肢急、溲难等症亦可获愈,此乃“治病求本”之例,殊堪深切领会。
3#
陈潮祖
陈潮祖
  标题:桂枝加附子汤
  来源:中医治法与方剂
[组成]桂枝10克 芍药10克 炙甘草10克 生姜10克 大枣15克 附子(炮) 15克
[用法]水煎,温服。
[主治]外感风寒, 发汗太过,汗出不止,恶风,小便难,四肢微急,难以屈伸。
[证析]表证当汗,但发汗太过,阳气随汗而泄,将会亡其表阳。阳虚不能卫外,阴津失去固护,故汗出不止,汗后腠理空疏,故恶风,汗多于外则津亏于内,故小便难,过汗阳损阴伤,四肢失去阳气温煦和阴津濡润,故四肢微急,难以屈伸。
[病机]过汗亡阳,表虚不固。
[治法]调和营卫,回阳固表法。
[方义]本证由于过汗亡阳,以致表虚不固而漏汗不止,汗出阴伤,筋脉失濡而致手足屈伸不利,虽然津液已伤,却不必救其阴津而只需补其阳气,阳气旺盛则表卫固密,表卫固密则津不外泄,津不外泄则筋得其濡。所以回阳固表才是当务之急。本方即桂枝汤加熟附子而成。桂枝汤调和营卫,附子温经复阳。阳回表固,则恶风汗出自罢,表固汗止则津液自回,津回阳复则小便自利,四肢拘急自伸,充分体现了治病求本精神。
此方证反映了表卫阳虚的自汗恶风,阴津受损的小便困难,筋脉失濡的肢急难伸三类证象。前两证是基础物质亏损,后一证是组织结构失和。由于切证象都由过汗亡阳,表虚不固所致,所以只须回阳固表,诸证也就随之而愈。若从对证角度分析,桂附温阳,是补充阳气,芍药益阴,是补充阴津,芍药、甘草柔肝缓急,是柔和筋脉,由此看来,本方既是治病求本之法,也是对证之方。
[应用]以自汗恶风,小便较少,四肢微急,兼见舌淡脉缓为其用方指征。
4#
左季云
左季云
  标题:桂枝加附子汤
  来源:伤寒论类方汇参
一、用量
(一)仲景
于桂枝汤内加附子一枚,炮去皮,破八片,余依前法。
(二)洄溪
桂枝汤内加炮附子一钱半。
二、定义
此因发汗太过,津脱阳虚,为制招补亡阳,散寒止汗,并御虚阳之温方也。
三、病状
太阳病,发汗遂漏不止。此发汗太过如水淋漓,或药不对症之故。其人恶风,中风本恶风,汗后当愈。今仍恶风,则表邪未尽也。小便难,津液少。四肢微急,难以屈伸者,四肢为诸阳之本,急难屈伸,乃津脱阳虚之象,但不至亡阳耳。若更甚而厥冷恶寒,则有阳脱之虑。当用四逆汤矣。桂枝加附子汤主之。
四、脉象
浮而大。
五、药解
(一)是方以附子加入桂枝汤中,大补表阳也。表阳密则漏汗自止,恶风自罢矣。津止阳回,则小便自利,四肢自柔矣。是故桂枝、附子同服,则能止汗回阳。
(二)此汤为表证未除,心力已衰者而设也。心主营,营弱者汗自出,汗出则阳走。附子味辛,能刺激腺体,使分泌旺盛,其气温补心,又为强心专剂。
六、煮服法
上六味,以水七升,煮取三升,去滓,温服一升。
按:近用附子之方,必嘱冷服,恐热服令人呕吐。此云温服一升,系指漏汗无虚热而言,若内有虚热者,则凉服为是。
七、服后现象
服附子微有热象及小便短赤者,是阳回之佳象。今人以服附子而见舌干燥渴,疑惑附子所致,复投寒凉,前功尽弃,良可叹矣。更有视附子为毒药,遇有发热口渴,虽脉已细数,虚脱在即,竟不敢用,不得已亦以淡附塞责,可嗟执甚!故舒驰远曰:用桂附诸汤,惟恐其阴不去而阳不回,服后微有热象及小便短赤者最妙。可见姜、附之不忌口渴舌燥,观此益信。
八、本证漏不止与大汗出之异点
服桂枝汤大汗出,而大烦渴,是阳陷于里,急当滋阴,故用白虎加参汤以和之。此用麻黄汤发汗,遂漏不止,而不烦渴,是阳亡于外,急当扶阳,故用桂枝加附汤固之。要之,发汗之剂,用桂枝不当,则阳陷于里者多,用麻黄不当,则阳亡于外者多。因桂枝汤中有芍药而无麻黄,故虽大汗出而玄府尚能自闭,但能使阳盛,断不致亡阳,同一不当也。而有阳陷宜滋阴,阳亡宜扶阳之别如此。
九、本证漏不止与真武汤汗出不解之异点
此证发汗,汗遂不止。是阳中之阳虚,不能摄汗。所以本证之恶风不除,而变证有四肢拘急之表,小便难之里。故仍用桂枝加附子以固太阳卫外之气。彼证发汗,汗遂不止,是阴中之阳虚,汗虽出而不彻。所以彼证之发热不除,而变证见头眩身振之表,心下悸之里。故假真武汤以固坎中真阴之本。就两汤本证变证发现之比较,则两汤用药之异点明矣。简言之,真武汤是救里寒亡阳之失,急于回阳者。本汤是救表寒漏风之失,急于温经者。
十、本证漏不止与自汗出用芍药甘草汤似同实异之点
彼证脚挛急,在未汗前是阴虚。此证四肢急,在发汗后是阳虚。且自汗因心烦,其出微,而遂漏。因亡阳,故不止,小便数,尚不难,恶寒微,不若恶风之甚,脚挛急,尚轻于四肢不利。要言之,此之微、急、难以屈伸,是诸寒收引。彼之两胫拘急,是阴液不养其筋,一为阴竭,一为阳亡。且即此而悟阴虚阳虚之病,此其似同实异之点也。
附: 《医医病书》自汗论
自汗不止,今人悉用黄芪、浮麦,他法概不知之。
1.伤寒漏汗,治以桂枝加附子汤。
2.中风自汗,治以桂枝汤。
3.风温自汗,治以辛凉,佐以苦甘,如桑叶、连翘之类。
4.中暑自汗,治以白虎。狂汗不止,脉芤者,加以人参,亦有用生脉散处。
5.阳虚自汗,轻则用人参、黄芪,重则用桂枝、术、甘。
6.肺虚自汗,用沙参、麦冬、五味子、霜桑叶之类。
7.心虚自汗,用秋小麦、人参、枸杞、柏子、龟板之类。重者,用龙骨、牡蛎、救逆汤。
8.阴虚不受阳纳之自汗,即盗汗。治以介属潜阳,大固肾气。
9.湿家燥家自汗,均以护阳为主。
10.痰饮咳嗽自汗,即用发汗之麻黄,单用其根,以收太阳归纳之气。
附录:《伤寒指掌》自汗论
1.伤风则恶风自汗。
2.伤湿则身重自汗。
3.中暑则脉虚、烦渴、自汗。
4.湿温则妄言自汗。
5.风温则鼾眠自汗。
6.柔痉则搐搦自汗。
7.阳明则潮热自汗。
8.劳倦则身倦自汗。
9.亡阳则漏不止自汗。阳明胃土虚,中寒,脾不约束津液,横溢四肢,犹如阴淫盛雨滂沱,故汗出而冷也。
十一、本证小便难与五苓散相似之点
此汤小便难,是膀胱之水寒结,与五苓散之水结相似,故五苓用桂以温之。此方更加附子者,正所以温散水结也。
返回方剂
桂枝加附子汤《伤寒论》
周凤梧·桂枝加附子汤《周凤梧方剂学》
陈潮祖·桂枝加附子汤《中医治法与方剂》
左季云·桂枝加附子汤《伤寒论类方汇参》